目标幸运S+

【本命是米英/法贞心头好/北米亲情向赛高/普洪厨】

(全职)- 伞修、喻黄、双花
(欧美)- 盾铁[漫画]、超蝠、AM、SD、狼队、银红姐弟、百合组[POI]、Megstiel、GD[NCIS]、DH、GGAD、WonderSteve
(游戏)- 沈谢、紫红、青霄
(武侠)- 陆司[原著]、王白、飞欢[原著]、卓司、卫聂、沈王[原著]
(日漫)- 带卡、柱斑、朱修、快新
(其它)- 瓶邪、楚路、靖苏、楼诚、台丽

【【重度洁癖,以上,拒拆!!!】】

【陆小凤 x 司空摘星】七个赌

《七个赌》


CP:陆小凤 X 司空摘星


突然的脑洞,冷CP就是要自给自足,他们真可爱,请告诉我如今这不是一人圈。

为了保存灵感先码了个开头存起来,剧情已经有个大致轮廓,待有思路了再继续。



一:美人赌(1)


床帐的颜色是暧昧的,美人的容颜是赏心悦目的。

陆小凤没有喝酒,但他仿佛已经醉了。

一个正常的男人,在美丽的女人面前总是容易醉的。

“我美吗?”而这个女人正站在陆小凤身后,双手轻环着他的脖颈。她的呼吸轻柔,她的声音也温柔,一个美丽的女子对情郎的呼唤,只要不是块石头,就能被这种柔软的情思融化。

“美,美极了。”陆小凤愣了几息,方苦笑道。他虽不是块石头,却想当块石头,才得以于此时此刻不受煎熬之苦。

“那你为何不肯回头看我一眼?”女人挑了挑眉,嗔道。

“我怕我看了,就忍不住想做点什么。”陆小凤深深叹了口气。

“你要真忍住了,我反而会怀疑你有什么毛病了。”女人毫不避讳地咯咯笑了,她的眼神很亮,妍丽的眉眼随着这笑更加灵动起来,如同幽谷中终于盛开的一朵花,娇艳却又不沾半点烟火气。谁想她这一笑毕,陆小凤便火烧屁股一般跳了起来,他像个不解风情的棒槌,逃命似的大步朝门外走去,竟是打算直接离开了。

“给我站住!”突然的变故让女人又气又恼,“你这没良心的家伙,有什么要紧事需要现在去做?”

“自然要紧,”陆小凤停住脚步,他苦笑着,他也只能苦笑,“大概是天下第一要紧的事情。”

“说来听听?”这女人善变如斯,上一刻心中愠怒,这一刻便满腔好奇。

“陪朋友喝酒岂非是天下第一要紧之事?”陆小凤终于回过头,“总比陪朋友睡觉好。”

“而且我不和男人睡觉。”他淡淡地补充道。

女人错愕地看着他,她秀美的脸透着苍白,如同遭到了巨大的羞辱,嘶声道,“你竟说我是个男人?陆小凤,你张大你的眼睛,我从头到脚,哪里像个男人?”

“哪里都不像,”陆小凤不想看他,于是他低下头,全神贯注地瞧着脚边的地面,似乎那儿不知何时生出了花儿,“可你就是个男人。”

“不仅是个男人,还是个混账猴精,专门捣蛋,”讲到这里,他已经咬牙切齿,“上回真该把你扔进河里,一了百了。”

“那我也该把你踢下悬崖,想必你这只鸡扇扇翅膀,还是能飞起来的。”那先前还不承认自己是男人的家伙后退几步躺倒在床上,手撑在后头悠然看他,眼里满是狡黠,明明用着同样的容貌,绝代美人的气度却半分都没剩下。

“你这小贼,可骗得我好狠!”陆小凤冷笑道。

“我什么时候赶着骗你了?”司空摘星眨了眨眼睛,“明明是你这家伙见着女人就走不动道。”

不待陆小凤反唇相讥,他又道:“我知道你这小子有点小聪明,可我还是想不通你是怎么发现破绽的。为了演好这个女人,我在青楼里吃住了两个月,快被脂粉味熏晕了,才确保已经万无一失,就算是你,也不该识破得这么快的。”

“你唯一的败笔就是出现在我面前,我可是天底下最了解女人的男人。”陆小凤说这句话的时候,像个腼腆的小姑娘一样,连笑容都带上了羞涩。

司空摘星瞪着眼看他,目光闪动,半晌之后哈哈大笑起来,他笑时只有嘴巴咧开,那张虚假的美人脸上却没有了表情:“好好好!陆小鸡啊陆小鸡,你等着,这次被你破了,还有下次,等我瞒过了你,那我易容的本事便可以去争个天下无双了。以及,别忘了那个赌,我还没有输。”

“都六个月了,你还不死心?”陆小凤道,“我等你一见面就跪下喊我大叔等很久了。”

“不,你还是乖乖等着给我挖蚯蚓吧!”司空摘星话音未落,人就像一朵云般从床上飘了起来,又飘出了屋,和他造出来的美人一起融进了窗外的夜色里。

陆小凤坐在原地没有动弹,好一会儿他才拍开一壶酒,小口地喝着,憋在心口的那股气随着酒液下肚,总算是消停了点。

先前他只知道这小贼在轻功方面独步天下,却不想他在易容方面也有着可怕的天赋,如今只怕已经踏入了其他人一生都达不成的境界。

此时的陆小凤并非日后那个声名赫赫的四条眉毛陆小凤。他年轻得顶多只有两条眉毛,另两条还没来得及长出来。他其实并没有足够的阅历看破司空摘星那将精气神都模仿得惟妙惟肖的伪装。故而过往的记忆像是一个个笑话,他头昏脑涨、又怅然若失。

让他获悉真相的契机是肩膀上的伤。除了司空摘星,没人知道他肩上有伤,会刻意避开直接碰触他肩膀的人,除了司空摘星再无他人。

陆小凤又灌了一口酒,他眼神迷离地看着窗外,到此时才真真切切有了几分醉意。

交到新朋友本该是让人愉快的事情,可这个新朋友却摆明了以看他不愉快为乐。

一想到司空摘星走前眼里那促狭的似乎在宣告胜利的光芒,年轻人特有的争强好胜就让陆小凤恨得牙痒痒。他的里子、面子,似乎都随着他瞎了眼认不清性别丢干净了。

所以他绝不能再输了那个赌。

深沉的醉意并着睡意涌上之时,陆小凤终于想起了一件事,他慢吞吞地摸了摸口袋,里头先前放的物什果然不知所踪,司空摘星不会单纯扮个美人来逗他玩,他是贼,自然是要偷完东西再走的。所幸他早有预料。

醉意朦胧间,陆小凤从胸口摸出一物,然后他笑得像只吃到鸡的狐狸。

那贼日后若再说他只偷真的东西,他就把手上这玩意儿砸他脸上去。


六个月前,京城——




TBC

评论(1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