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此博目前主米英&双关
APH米英本命,除此之外法贞普洪不可拆,推北米亲情向。
白夜双关主无差,不过年上年下互攻都吃啦,就是不一定会写。

各种欧美日漫小说游戏武侠国产剧都看,墙头无数,什么都可能发。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我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不要拆,不要拆……

【双关】从何起(一)

Summary:雪夜关宏宇意外得知关宏峰暗恋自己,还没想好要如何应对,一睁眼就重回了213刚发生的时间点。除了靠着先知想找出陷害自己的人证明自己的清白,他还面临一个难题: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又因为什么,他哥才会对他产生那样的感情?

这大概是个……“你喜欢我什么?我立刻改”的故事。



他哥有些不对劲。

这已经是关宏宇第三次瞄向身旁的关宏峰了。

被明目张胆打量的人则眉梢都没动一下,大概是习惯了关宏宇没头没脑的突发奇想,对他莫名其妙的举动连最基本的好奇心也欠奉。

关宏宇已经熬过还会为此忿忿不平的时期,他早就看透了,平常他也就是他哥身旁随便的一棵树、一朵花或一块石头,只有必要的时候,才会多出个弟弟的身份。

所以为什么会觉得他哥不对劲呢?关宏宇寻思着,约莫是因为他不说话了吧。

关宏峰不说话并不奇怪,怪就怪在,他们刚刚还在忆苦思甜、回忆青春呢,气氛这些年来从没那么好过,然后毫无预兆的,就戛然而止了,在这天也是白的地也是白的除了他们俩的衣服瞧不见别的颜色的地方,这么突然的寂静还怪渗人的。

难道是我说错什么话了?关宏宇已经惯于被欺压的本能先于理智开始自我反省。

他刚刚的最后一句说了啥来着?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哥啊,我现在马上就要当爹了,你还是一老光棍呢。”

哦。

关宏宇努力忍住大笑的冲动,觉得自己找到了症结所在。

这莫不是……嫉妒?他哥原来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关宏宇幸灾乐祸,叫你从小到大都瞧不上我撩妹,这不,终于后悔了?关大队长哟,你弟我长着和你同一张脸,却总是更受欢迎,那可是有原因的。就你这闷葫芦样,啧啧,活该。

转念一想又觉得有点可怜,琢磨着罢了罢了,谁让我是你弟呢?为亲哥解决终身大事义不容辞,等回去就撮合一下你和刘音,关小爷出手快狠准,等修成正果了肯定要讨个红包当辛苦费。


冬季天黑得早,关宏宇为晚上的露宿问题犯了愁,考虑到要让篝火常燃不灭,他干脆趁着还有光亲自动手挖了个背风的雪洞,以防他哥黑暗恐惧症一发作就直接在这荒山野岭交代了。你说他哥这人吧,总是不知道掂量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身手这么差劲也敢龙潭虎穴地闯,都这么多次了,要是没了他,这人的尸体怕是早凉了十七八遍了。你可是我哥,虽然就大了几分钟吧,但总是让弟弟我来为你操心是怎么回事?

入了夜,果不其然,光源就剩那么点火撑着,关宏宇机械地添着柴,就怕一个不小心给灭了。关宏峰先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沉思,待开口就一口一个废物累赘地称呼自己,把关宏宇吓得赶忙安慰。他哥几年来拼死拼活就给自己捞了个黑暗恐惧症,指不定这回的车祸再附赠个PTSD之类的,为那颗脆弱的心灵着想,可万万不能再刺激下去了。

这一安慰他们就顺势聊了起来,关于未来,关于关宏宇那马上就要出生的孩子。

可惜再温情的时刻他哥都不会忘记要泼冷水,一句“找到陷害你的人之后怎么办”把关宏宇问得哑口无言。

“……那你就更要替我照顾好小饕餮了。”良久,关宏宇认真地说。

关宏峰神色恹恹地瞥了他一眼,便转头去盯那风中飘动的火星,眼底的光明明灭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并没有明确拒绝,关宏宇想着之前聊天时他哥脸上近乎温柔的笑容,猜这沉默便是关宏峰的承诺了。不需要言语,也不需要动作,如果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他深信不疑,那便是他哥了,毕竟,从出生起就有个双胞胎兄弟的几率有多大呢?一样的DNA,一样的容貌,一样的疤痕,从表面看,他们的差别已经只剩下指纹了。哪怕嘴里总是放着狠话,他还是义无反顾地为他这个不成器的弟弟辞了职,做尽了瞒天过海、违背原则的事情,哪怕那什么都不说的态度还是那么惹人生厌,但关宏峰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束缚了他、又拯救了他,他欺骗了他,又保护了他。

无论发生了什么,那都是他的兄弟,是这个世界上距离自己最近的人。

某种奇怪的伤感蓦地涌上关宏宇心头,关宏峰看火,关宏宇就看关宏峰,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看什么,仿佛只要他哥在身边,目光放在他身上就是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一时之间,谁也没有再说话。

呜咽的风吹打着光芒暗淡的篝火,偌大的天地间,似乎只剩了他们两个。


关宏宇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他迷迷糊糊地醒了,连眼皮都没掀开,凭着对光线本能的感应,就知道天还没亮。长期的昼夜颠倒和通宵不知不觉搅乱了他的生物钟,大半夜突然惊醒对他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了。

他本能地眯眼朝篝火看去,确认还没熄,这才放心地咂了咂嘴,准备翻个身继续睡,就在这时,近在咫尺的地方却传来了积雪被踩踏的声音。

狼?

关宏宇的心揪了起来,睡意一下子湮灭了,他仍然闭着眼,身体却紧绷了起来,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暴起。

谁料他等来的却不是野兽的爪牙,而是一双轮廓熟悉的手。


这双手替他理了理歪掉的帽子,又整了整发皱的绒衣,然后轻轻拂过他的额头,小心拨开被风吹得凌乱的额发,一整个过程缓慢而温柔,却让关宏宇毛骨悚然起来,突然睁开眼吓人的心思也淡了,他强迫自己自然地呼吸,佯作仍在熟睡的样子。

从小到大,他哥好像从来就没有这么对待过他。就连还是丁点大的小屁孩同睡一床的时候,最常发生的也是互抢被子,抢不过就干脆把对方踢下床。

他们八字不合从小时候就能看出端倪。无论他惹了多少事,无论他出了多少风头,那个只比他大了几分钟的哥哥总是用那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冷淡地看着他,高高在上的,几步远就似隔了两个世界。

哪怕关宏宇不愿承认,他一直都是怕着关宏峰的,怕他的冷淡,怕他的严厉和训斥,现在他知道了,他甚至还怕他真的表现得像个哥哥一样,那打破了他所有的认知,冰天雪地里,在他的胸膛点燃了一把火。

关宏宇感到他哥将手挪开了,还没来得及舒上一口气,他就险些骇得抽搐过去。

他哥用嘴唇代替了手,轻柔地贴在了他的脸上,那股温润的湿意缓缓挪动,最后颤巍巍地停留在他的唇角。

一触及分。

……的一个亲吻。

和轻不可闻的一声叹息。


关宏宇快死了。

他听着他哥的脚步声远去,整个人神游天外,连动弹一下手指都没力气。

他明明闭着眼,却分明有种眼前发黑、天旋地转的眩晕感。

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然而再精彩也比不过他哥给他带来的这份惊喜……惊吓了。

他苦中作乐地想:他总是能发现他哥可爱的一面,比如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只会趁心上人睡着时偷亲他。

……心上人。

操。

我他妈是你亲弟!

你他妈怎么下得了嘴?!


关宏宇有种立刻跳起来把他哥揍到半死的冲动。

也考虑着是否应该收拾收拾远走他乡。反正我他妈是个通缉犯,之前纯粹脑子抽了才会去住警察家。

在心中咆哮了好久,关宏宇才堪堪冷静了下来。

他精疲力竭,大脑一片空白,浑浑噩噩的,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思考些什么。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你是我的亲生哥哥,但我永远都不懂你。

是什么让你对我起了这种……这种恶心的心思?

——“哥啊,我现在马上就要当爹了,你还是一老光棍呢。”

——关宏峰沉默着不再说话。

关宏宇将所有绝望的呜咽压在喉咙之中,唯有泪水不受控制地流淌而下。

对不起,哥。

如果我知道我会让你难过的话……

如果我知道……


关宏宇睁开了眼睛。

篝火消失了,雪原消失了,关宏峰也不见了。

他坐在沙发上,窗帘被拉得紧紧实实,鱼缸里老虎正安静地摇摆尾巴。

关宏宇尚且凌乱的心跳几乎骤停。

这他妈——

又发生了什么?



TBC



评论(15)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