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带土/美队,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我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不要拆,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德哈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靖苏、伞修、双关

【双关】从何起(二)

Summary:雪夜关宏宇意外得知关宏峰暗恋自己,还没想好要如何应对,一睁眼就重回了213刚发生的时间点。除了靠着先知想找出陷害自己的人证明自己的清白,他还面临一个难题: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又因为什么,他哥才会对他产生那样的感情?

这大概是个……“你喜欢我什么?我立刻改”的故事。

前篇戳:(一)


关宏峰静立在警局大楼前。

阳光丝丝缕缕地垂落下来,他凝视着不远处黑洞洞的警局大门,似是在为这光明中的一抹黑暗而叹息。间或有路过的警员瞧见他,礼节性地喊完“关队”,一个个的还没走远便已经忍不住开始窃窃私语。

关宏峰无动于衷。

他的心跳起初还很急促,然后愈来愈缓,随着某些半生都顽固地攀附着他躯体的东西在无限光明中一寸寸湮灭。

舍了愧悔,舍了不甘,舍了对“苦”这一字的认知。

才能煅出铁石心肠。


周巡的手臂毫无交际距离认知地搭了上来。

“怎么着老关,魔怔了?好心提醒个,你再迟几分钟上去,老顾可要发飙了。”他空余的另一只手上还夹着个啃到一半的馒头,笑容灿烂得与往常无异。

而这才是最异常的地方,关宏峰想。

不过又有何妨,他本就打算和上面对着干。

被周巡半提醒半指引着踏上那道命运阶梯的时候,关宏峰心里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接下来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旁人的每一个反应,都在他的设计中。这个局他事先反复测算、仔细推敲,预留下了生机,只要好好走完全程,就不一定会被逼到绝路。

唯一的先决条件,是他的弟弟……必须配合。

——他会的。

那张已经被关宏峰亲手玷污了的照片此刻就贴心口放着,对折的那一面朝内,此刻错觉般渐渐升腾起的温度烫得灼人。

——……一定会的。


关宏峰那腔近乎自负的自信在推开家门的那一刻崩塌了。

“宏宇?”他不可思议地喊了声。

刚熬过楼道那片黑暗的关宏峰额上还沁着汗,他跌跌撞撞地在屋里走着,连卫生间都不放心地搜了一遍。

没有,哪里都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关宏峰习惯性地摸向下巴,他站在鱼缸边,表情阴沉地盯着老虎,眼神难得有些恍惚。

就算他再怎么不愿相信,他那从未停止过运转的大脑也已经先一步推理出了答案。

屋里似乎有人草草地打扫过一遍,鱼缸里的水也被换过,冰箱里昨夜的剩菜剩饭不见了,牙膏牙杯菜刀和碗具都有被动过的痕迹,关宏峰拿起其中一样检验,指纹却意外被擦拭得十分干净。

关宏宇走了。在他铺展好一切,殚精竭虑地筹谋的时候,他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关宏峰的住所、本人以及本人的保证似乎都不能带给他丝毫安全感。

他甚至没有打算告别,而是选择了直接消失的方式,鉴于他们这些年来如履薄冰的兄弟关系,做下这个决定看起来不会让他生出丝毫犹豫。

自出事以来见面至今,突然沦落为重案通缉犯、被吓坏的关宏宇只对他说过三句话。

第一句,在惊慌失措地冲进他家门的时候。

“哥,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人。”

第二句,在他冷静地提出“警方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给我一个证明你确实是清白的理由”后。

“你什么意思?!哈,我就知道你看不上我,也不相信我,说吧,打算什么时候把我交给警察?”

第三句,是今早他临出门前,经历大变后一度反应过激,彼时终于冷静下来,只是显得有些无精打采的关宏宇红着眼眶主动问的。

“……亚楠,她还好吗?”


“我知道你没有杀人。”

“我不会把你交给警察。”

“亚楠很好,比你好多了,”关宏峰对着镜子一字一句地回答,末了露出个关宏宇式的笑容,“……也比我好多了。”

这一夜关宏峰打开了屋内所有的灯,在灯火通明之中静坐了一个晚上。

他没有阖眼,总觉得一旦放松警惕,伍玲玲就会在某个角落出现,如毒蛇一般贴近他,低声喊他的名字。

“关宏峰,”她的脸上会挂起饶有兴味的笑容,看进他早已烂得千疮百孔的内心,“你活该。”

“你!活!该!”


清晨的时候关宏峰听见了门开启的声响。

他像是从一个绵长的梦境中醒来,本能地想握住配枪,却意识到从今往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再也摸不到枪了。于是他站起身,从旁抄了把刀在手里,竭力保持冷静,大脑则飞速运转着揣摩来者的身份。

入侵的人影已经转过墙角,关宏峰瞥见一张被蒙得严严实实的脸,暗道不好,不再犹豫先发制人地挥刀砍了过去。

“等一下——”来人险之又险地避过,遂怪叫道,“哥,是我,是我啊!”

关宏宇一把扯下蒙脸的口罩,惊恐万状,显然对毫无防备之下遭袭,差点死在亲哥手上后怕无比。关宏峰也煞白了脸,他上下打量着本以为已经远走高飞的弟弟,脸颊挂着崭新的、来自打架斗殴的伤痕,身上还有股不甚明显的消毒水味,显然这一夜过得精彩至极。

一股怒气直涌而上,关宏峰放下刀,扬手就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关宏宇捂着脸退后了几步,垂头不语。

关宏峰怒极反笑:“能耐了是吧,清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个什么身份?要不要再提醒你一遍?关宏宇!全世界都在找你,现在打开电视还能看见你的照片!想出去就出去?蒙一块破布就觉得自己安全了?敢情你等着给我直播你脑门吃枪子是不是?怎么,委屈着你了,玩了一夜,还舍得要回来?”

关宏宇的脑袋快垂到胸口了,他乖乖站着等关宏峰骂完,才嗫嚅道:“哥,你先听我好好解释成吗,这都有原因的……而且我怎么可能不回来,连我都不在了的话,你怎么办?”

关宏峰一口气打在棉花上,只自己一个落得满嘴腥甜,被骂的人却不痛不痒。

他弟脸上那副倔强的表情熟悉又陌生,他曾在不同的年岁里看到它,但并非每一次都代表着不愉快的回忆。

气蓦地泄了大半,关宏宇肿胀青紫的侧脸便在关宏峰的视线里清晰了起来。他先前那一下的力道够狠,可以说是伤上加伤了。

一种莫名的冲动让他上前了两步,伸出手,作势要触碰那块伤处。

“啪——”

关宏峰怔住了,他还在半空的手被关宏宇猛地挥开,动作流畅地如同拦截住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关宏宇也发起了愣,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干了什么,一脸不知所措、近乎绝望地看着关宏峰。

“那个,哥,这是因为……不不不,我只是条件反射……对,条件反射。”


少年关宏宇抱臂而坐,鼻孔朝天,一副油盐不进的熊样。

关宏峰甫一照面,便肯定地说:“你又打架了,这次是和谁?”

关宏宇骂骂咧咧地呸了一口:“还能是谁,就那帮子阴魂不散的傻逼,胆子只有针尖儿大,不敢找我麻烦,就跑去校门口堵你,哈,也不瞧瞧就他们那眼神,能分得出我们俩谁是谁?既然撞上了正主,我哪舍得浪费这么个把他们揍得满地找牙的大好机会?”

“歪理,”关宏峰盯着关宏宇的脸,平静地说,“你再来这么一次,爸妈那儿我可就兜不住了。”

“哥?!”关宏宇委屈极了,他痛心疾首道,“这架可是为了你才打的!”

“……我并不需要。”关宏峰犹豫片刻,还是伸手碰了碰关宏宇脸上瞧着有些骇人的淤青。他的力道很轻,手指很凉,轻轻揉捻的时候,有种温柔的仪式感。

关宏宇一跺脚,眼泪刷地掉了下来。

“长点记性,”关宏峰从口袋里掏出一盒跌打创伤药,掺和着弟弟的眼泪给他抹上,“说过很多次了,要记住什么该做,什么不该。”

关宏宇用鼻子哼了一声,以自以为没人听得见的声音不服气地嘟囔着:“不过大个几分钟,你以为你是我爸?这么招人厌,要是哪天连我都不帮你了,我看你还能得意到几时……嘶——操,关宏峰你轻点,想杀了我吗?!”

我哪舍得?关宏峰想。

那时的关宏宇至多打个无伤大雅的群架,没有被武警部队开除,没有贩卖盗版碟,也没有三番两次被拘留的案底,面对他哥的斥责,他仍可以毫不心虚地怼回来,眼中闪动的那道光亮,恰似漫天星辰匿于其间。

被那双眼注视着的关宏峰不过沉思片刻,便已经拟出了好几种无需暴力的报复手段。

少年的世界曾那般干净纯粹。

不过是——

谁要伤害了你,我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如今的关宏峰瞧着他弟战战兢兢四处闪躲、就是不敢和他正面对上的眼神,几乎有些想笑。

关宏宇条件反射避开了关宏峰的触碰。

任何感情走到了尽头,总会不经意露出最真实那一面的。

没关系。

关宏峰面无表情,他的灵魂仿佛飘在至高处,正冷眼旁观着发生的一切。

这不过是伤害了你的我,所应该付出的那份代价而已。



TBC


下章切回小关视角。

这篇应该不会有什么攻受之分,毕竟连感情戏都八字还没一瞥呢_(:з」∠)_


评论(7)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