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二代绿灯/616美队
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Halbarry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靖苏、双关

【双关】我的网恋女朋友是我的哥哥

※ 一个奇怪的脑洞,灵感来自空间看到的一个真实故事:“我的网恋男朋友是我的哥哥”。

※ 年轻的双关,时间21世纪初,大关研究生在读+警队实习期,小关刚被武警部队开除,互联网还没彻底普及,最热门的网上交流渠道是聊天室和少许几款聊天软件。

※ 7k5字一发完,全篇都是充满bug的胡言乱语。



dlrowgnikcuf:我还以为那小子最后也得不到清白,多亏了你!

19771120:谢谢。

19771120:等等,你一开始就知道他是清白的?

※※※

关宏宇一开始没想过要去碰电脑这个新玩意儿。

那个年代出生的很多男孩子,童年都是抽烟打架看碟泡妞过来的,电脑是什么,没听说过。

而到了部队里,关宏宇别说电脑,连手机都碰不了了,就给家里打个电话还要排长队,有时候实在不耐烦等,就索性当作没这回事。麻烦的是每年回家,他哥便会板着脸,就这一茬展开一场延展性十分可观的思想教育。

一来二去,关宏宇也烦了,某次他猛地推开关宏峰,眯起眼睛笑得阴森森的:“得了吧,如果只是想让我多打几个电话,怎么爸妈不亲自来说?你就是想寻个由头训我对吧?我告诉你关宏峰,你那点学院派的花拳绣腿在我面前根本不管用,当还是小时候不成?惹急了我,就算你是我哥,我也照揍不误!”

关宏峰愣在原地,任由他踩着拖鞋踢踢踏踏从身旁扬长而去的那一刻,关宏宇觉得自己取得了革命性的胜利。他心底那股邪火窜得特别旺,觉得他哥简直可笑,翻来覆去就只一句“爸妈会担心你”,那他自己呢,他关宏峰怎么不能问句他过得好不好,怎么不问他在部队里表现如何,他在敞亮的大学教室读他那破书的时候,是不是心里还特别嫌弃那个不学无术考试落榜于是只能去发挥一下打架特长的弟弟?

关宏宇在武警部队的最后一个任务,被一把刀直直地捅进腹部,寸许的伤口疼得他眼前发白,他用最后的力气绞断了那人的咽喉,然后便再也动不了了。血止不住地流出来,很快在关宏宇身下淌出一湾小潭,关宏宇倒在地上看天,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关宏峰。

他想起曾经最堕落的那段时光,他伙同一帮子狐朋狗友抽烟喝酒挑事,把日子过得跟团揉皱的废纸。某天他哥找到他时,他已经喝得半醉,手还搂着一小太妹的腰。四周异常安静,关宏峰天生做警察的料子,他就是有那么一种能把周围人压下去的气场,平静无波的眼神甫一和人对视,就仿佛能刺穿人心底所有的迷障。

少年关宏宇醉醺醺地抬眼看他:“哟,这不是那谁吗?”

他哥扬手扇了他一巴掌。

那一巴掌打得他灵魂出窍,打得他恨之入骨,少年关宏宇在被窝里哭了几个小时,想凭什么他要管我,凭什么他要用他好学生的标准来要求我,凭什么我要被他打,凭什么,我的人生中要存在这么个人来和我对比来让我受苦?哭完后他又百思不得其解,凭什么你这么对我,我还是听了你的话?

多年后关宏宇在濒死之际任由自己的意识一寸寸湮灭,某个念头轻飘飘划过脑海:我快死了,哥,如果你知道了,会不会让你开心点?他总是不乐意给家里打电话,因为他怕如果是那个人接听的话,他会忍不住告诉他他想他。


关宏宇14岁,觉得喜欢是天底下最简单的事,小小的悸动藏在心底,无需开口、无需回应,只想凑到那人身边去逗他笑,只想看他无可奈何的眉眼。

关宏宇24岁,觉得喜欢果然是个害人的玩意,永远控制不住该陷多深,不能开口,不能奢求回应,他活该带着它一起下地狱。

关宏宇没能见着地狱长什么样。死亡很吝啬,不到时候,就不会带你走。他被同队战友及时找着了,一路送进急救室前,只来得及拽着医生的袖子满手满脸都是血地威胁着谁敢通知他家里他就跟谁拼命。

手术做得很成功,生死关里这么走过一遭,关宏宇仿佛被打通了什么关窍,觉得过去曾让他仿徨的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的人生只属于自己,关宏峰?好学生正在几千里远的地儿读着书做着警察梦,干他屁事?


可人生的奇妙之处,就在于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关宏宇伤养好后没多久,就因为一个意外,被部队扫地出门了。直到流落街头他依然坚信着那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只是这意外的代价有些惨痛,让他的未来再度半路夭折。

积蓄还有些剩余,但现在的问题哪是钱,走完了整个手续被剥除了武警资格的关宏宇,完全不敢让家里知道这件事。他只要想象一下前次回家临走前父母殷切的眼神变为失望,而他哥用“本性难移”的表情扫他一眼然后掉头就走,就觉得连心脏都一抽一抽地在疼。

秉承着能瞒一天是一天的方针,四处瞎逛的关宏宇鬼使神差地走进了一家网吧。

关宏宇从小到大什么都玩过,就是没碰电脑,一是他还是毛头孩子时这玩意儿尚未兴起,二是许多人认知里电脑就等于大型的游戏机,又没手柄又不能挪地儿,等后来摸到了真枪,就更是对传说中格外火爆的CS之类嗤之以鼻。当一个人突遭大变,失去了前进目标,对许多事物丧失了兴趣的时候,曾经不屑一顾的东西也能瞧着顺眼起来。关宏宇花了点时间把操作搞明白了,便随意挑了几个电脑游戏试手,倒也品出几分久违的新鲜感。在用天生的交际好手腕和周围的常客混熟了之后,关宏宇更是从他们口中了解到,电脑远不止游戏,还有个功能更丰富的平台,叫做网络。

网吧按小时收费,费用不算便宜,但如果通宵包夜则会免掉许多,无处可去的关宏宇没怎么犹豫,就把又脏又乱坏境不敢恭维的网吧当成了自己的临时居所。他连森林沙漠都住过,怎么会去嫌弃至少有个屋檐的地儿?切断了自己与外界所有的联系,方寸大小的屏幕成了那段时间关宏宇唯一的寄托,仿佛只要有枚鼠标有块键盘,现实中的纷纷扰扰便再也无法战胜他。

就是在这样浑浑噩噩的状态下,关宏宇结识了崔虎。

在网吧已经被学生全面占领的时代,关宏宇和崔虎这个年龄的人已经算老家伙了,常来的不是无业游民、重度上瘾者就是手头颜色不干净的。关宏宇对三教九流的人物判断很准,他没多久就肯定了这个高高胖胖长得颇为憨厚还有些结巴的家伙,和道上脱不了关系。话虽这么说,他如今已经不是武警,别人背景如何他无权干涉也不想干涉,崔虎不仅合他眼缘,而且还真的是来好好上网的。

“唉,来来来,哥们,这账号怎么取名?”关宏宇把崔虎拽过来,给他看屏幕上的框。

“碧海银沙聊天室?”崔虎搓了搓手。

“怎么这副表情?你莫不是没玩过?”

崔虎摇摇头:“当然、玩过。就是什么人都能进,人一多,就有点、有点乱。你可以试试OICQ。”

关宏宇满不在乎地点了点头,得知可以随意取名,当场敲了一行“fuckingworld”出来。直到崔虎一脸好奇地问这洋文是啥意思,又觉得确实不太好,索性把字母掉个头,成了“dlrowgnikcuf”。除碧海银沙和崔虎力荐的QICQ外,他还申请了好几个有聊天或网上交流功能的网站和软件,全用了同样的名字。

关宏宇的众多聊天平台中最让崔虎稀奇的是一个破案主题的论坛,聚集了一群刑侦爱好者,学术氛围很浓,传说公安学校的大学生和在职警察有兴趣都会在此出没。关宏宇一副桀骜坐不住的性子,却每天都会安安静静地上去逛一圈。

“关哥,你不、不是要去考警校吧?”某天崔虎开玩笑道。

关宏宇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他当即关掉网页,点了根烟猛吸了几口,才咬牙切齿地说:“我最恨警察,虎子,以后少跟我提这两个字。”

崔虎约莫是错误理解了那句话,以为在暗示道上有门路,待关宏宇更热络了几分,关宏宇任由他误会,也不澄清。那近乎于惩恶扬善的武警生涯已经离了他太远,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像是一场梦。

17岁的关宏宇躺着打游戏打得正欢,见关宏峰进来斜睨了他一眼:“哟,我们的大警官回来了。”显然偷看了他哥报的志愿。

关宏峰没理他的挑衅,他在关宏宇身边坐下,见屏幕上的角色再度显示已死亡,便拿过他弟的手柄,当场打出了一个高分局。关宏宇目瞪口呆,蹭过去求攻略,关宏峰给他解释了好半天,关宏宇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在离他哥咫尺之遥的地方,晕晕乎乎地想为什么这次不收掉他的游戏机。“志愿填好了吗?”关宏峰轻声问。

关宏宇没吭声,他瞧着他哥沉静的脸,突然问:“唉哥,你为什么想做警察?”

关宏峰抬眼看他,眼神中闪烁着某种让他喘不过气来的东西:“因为这是我能做到的事。宏宇你……”

24岁的关宏宇却已经记不清他哥最后说了什么。


崔虎出事了。

事不小,闹得沸沸扬扬的。这小子搞网恋,被神不知鬼不觉骗走了一大笔钱,这也就罢了,对方还反咬一口把他告了,出示了聊天记录汇款单等证据,向他索要更多赔偿。崔虎哭得眼睛都花了,关宏宇嫌他这么个人高马大的家伙哭起来太丑,让他去找个地儿冷静一下,顺便提前躲着可能很快就要发出来的通缉令。那个年代里网络诈骗还是个新名词,不光法律里没有这个条目,也很少有人会闹到司法程序去。崔虎本身就有案底,要让人信他无罪实在难。关宏宇也没有办法,这可不是打一架就能解决的事,他登上好久没上的破案论坛,不出所料这里很多人都在讨论这起案子。令他失望的是,众人的话题都围绕在这案子的性质属于哪类,该如何定罪,没人关心嫌疑人是不是被冤枉的。他刚准备叉掉页面,一个ID突然跳了出来。

19771120:案件本身还有疑点,现在定罪还为时过早。

关宏宇瞧着这行组成名字的数字觉得有些眼熟,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唉这不是我生日吗?

本来想走的念头淡了,关宏宇继续刷新,发现这ID在这论坛权威性还挺高,她这么一发言,不少人就开始追问疑点在哪儿,还有欢迎回来好久不见的。19771120一个个有礼貌地回复,末了详细地分析了一下现有的公开消息。关宏宇读了,发现条理清晰、简单易懂,还原的那部分线索竟然和崔虎告诉他的情况差不多。他点进19771120的用户资料,发现这还是个姑娘,年龄和他本人一样大,ID里的年份十有八九就是出生日期。

这就是缘分啊,关宏宇在电脑前托了托下巴,很难得地起了兴致。他登了号,也加入了发言的人群中。

dlrowgnikcuf:喂那个谁,嫌疑人以前干过类似的事情,这案子真是他干的也不奇怪,你是在试图为一个前科犯脱罪吗?

19771120:我是在试图为此案中的无辜者脱罪。

dlrowgnikcuf:哦,你怎么就能肯定他是无辜的?

19771120:我不能,证据能。

这对话简直进行不下去!关宏宇有些抓狂,略一犹豫,他的发言就淹没在了刷屏中,崔虎有一点没说错,聊天室只要人一多,就会显得特别乱。

接下来几天他都在关注那个坛子,与他同龄的姑娘一直没有上线,她引起的话题倒是被炒得热了起来。关宏宇从众人的讨论中得出了些信息,原来19771120就是坛子里的传说之一,具体是警校学生还是在职警察不知道,但不管是哪一个,她确实曾经帮忙解决过许多难题,坛子里一半的成员都崇拜她。

关宏宇去找了崔虎,崔虎还在哀悼他逝去的爱情,但已经恢复理智不再哭了,听关宏宇问,就说对方是个电脑高手,所有电子证据都是伪造的,要查出来很难,末了发誓不管这次结果如何,他有朝一日定会精通电脑,让她付出代价。关宏宇拍了拍他的肩膀,觉得这个理想十分感人,需要鼓励。临走前他怔了下,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连理想都没有了。


19771120上线了。关宏宇浏览了些她过去的发言,几乎迷上了看她说话,这姑娘的气场和整个网络世界格格不入,冷静的、克制的,尤其在讲到案件时最为迷人,她用整个灵魂倾注于此,不偏不倚、一心一意地寻求真相。所以她的结论总是让人无法反驳,且心甘情愿地去认同。

19771120:网络诈骗案,破绽出现了。

不过几天,还关注着这案子的人就已经少了许多,关宏宇见没人回答,便亲身上阵。

dlrowgnikcuf:是什么破绽?

19771120:我已经将我的具体发现整理好交给警方,细节现在是机密。

“交给”?这么说她应该是学生了,只是这撩了一把却不给解谜的?关宏宇想问“那你为什么要特地跑过来说?”,然后就想到了几天前,某个网友问过她有决定线索了可不可以来告诉大家一声,19771120只回了一个“好”,很快就被诸多信息盖了下去。

关宏宇忍不住笑了笑,觉得这姑娘简直太有趣了。

“兄弟,你自由了。”崔虎的指控被撤,警方反过来去追捕告他的人,据说已经掌握了关键线索。他热泪盈眶,握着关宏宇的手说全世界就你相信我是清白的。

不,还有一个,关宏宇想。他脑袋一热,打开了和19771120的私聊,一句话已经发了出去。

dlrowgnikcuf:我还以为那小子最后也得不到清白,多亏了你!

他等了一天一夜才等到大忙人上线,简单的“谢谢”后,突然跟了句“等等,你一开始就知道他是清白的?”

关宏宇傻眼了,他满嘴跑火车地搪塞了没多久,就焉哒哒地承认自己认识那个前科犯。

dlrowgnikcuf:他是个好人。

19771120:至少你的坚持没有错。

她回避了问题,关宏宇觉得有种熟悉的酸涩感在心里升起,在这个准警察看来,前科犯不会是好人,认识前科犯的人,也同样不会好到哪里去。

秉承着正义感行事的道德完人——是关宏宇最讨厌的那种人。

第二天,他就要到了19771120的QLCQ号。

19771120:我基本不在线。

dlrowgnikcuf:没事,我说,你听着。


为了和19771120有共同话题可以聊,关宏宇拿出了当年上学的劲头,去翻了些刑侦方面的书籍看,崔虎发现了震惊无比,连话都不会说了,关宏宇朝他挑眉一笑:“泡妹子。”崔虎立即给他竖了个拇指。

彼时关宏宇已经不住在网吧,手头的钱只出不进也不是长久之计,崔虎给他推荐了一条路,深知这一去回不了头的关宏宇甚至没多犹豫,就点了头。这让他随后跟19771120说话都心虚了起来,可心中却着实没有多少后悔。

只要不让家里知道,赚什么钱不是赚?道上许多年轻人都有这样的想法,他们大多都沦陷在了对金钱权利的追求里。关宏宇却很清醒,他给自己定了规矩,一不碰毒、品,二不涉人口,三不动性命。不仅不碰,有些事情看不过眼他还会给警方透风。一来二去总有被发现的时候,他曾被一群人围殴差点没命,事后养好伤,就又无所顾忌了。

dlrowgnikcuf:最近特别忙?唉我跟你说,还是要歇歇的,年纪轻轻如果把自己身体搞垮了,以后怎么办呢?

19771120:我可以歇,有罪的人不会。

dlrowgnikcuf:……警察都跟你一个样的吗?

19771120: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

关宏宇不得不再次承认19771120确实是个与众不同的姑娘。她对年轻姑娘钟爱的衣着打扮无动于衷,流行的音乐也不知道几首,人生中全部的心思可能都放在破案上了。尽管时不时就被关宏宇天马行空的话题难住,但她绝不会视而不见。如果关宏宇随口问她一首歌好不好听,就算时隔多日,她也一定会先去听一遍,然后给出一个评价,从很难听到很好听十分随机毫不客气,还会顺便给出她这么评价的理由。认真到可笑,认真到可爱。

我已经很久没有恋爱了,关宏宇看着屏幕这样想,我不知道她的长相,我不知道她的声音,我不知道她的家境她的学历她的生活……

——我已经很久没有恋爱了。

年关已近,离开部队后的第一个新年,关宏宇坐立不安、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这是第一个他没回去过的年,连提前的通知都没有。爸妈会怎么想,关宏峰会怎么想……麻烦就当我去出秘密任务了吧!关宏宇自暴自弃地打开QLCQ,意外地发现19771120竟然在线,不仅在线,她还刚主动发了条信息过来。

19771120:新年快乐。

dlrowgnikcuf:新年快乐!!!你在看春晚吗?

19771120:嗯。

dlrowgnikcuf:发生什么了?你似乎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19771120:你怎么看出来的?

dlrowgnikcuf:嘿嘿,你看我们生日是同一天,所以一定存在心灵感应!

19771120:胡说八道。

dlrowgnikcuf:有什么不开心就说,我们不是朋友吗?

19771120:我弟弟今年没有回来。

关宏宇险些吓得心脏停跳,他缓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如常地回复道。

dlrowgnikcuf:你还有个弟弟,之前没听你说过?

19771120:嗯……亲弟弟。他,挺讨厌我的,所以我也难见上他一面。

这个冷淡的姑娘此时此刻字里行间透出了一股罕见人情味,关宏宇没自恋地觉得他对她有所不同,只要稍一考虑现在的时间,新年夜却在和网友聊天,就知道她身边应该根本没有能说得上话的人。从她的性格来看,这个事实倒是不出关宏宇所料,这样的姑娘适合被人仰慕被人崇拜,但没人会想要去爱。关宏宇沉思了一会儿,又开始敲字。

dlrowgnikcuf:好巧,我也有个亲哥哥。我们的关系很不好,只要见面就剑拔弩张,在我哥心里,我应该也是讨厌他的吧。我也想让他笑想让他开心,可是却总是做出相反的事,说出相反的话。我可能以后也不会告诉他我在乎他的,你知道,这有点羞耻……

dlrowgnikcuf:唉不说了,总之你明白了吗?别理所当然地觉得你弟弟讨厌你!血缘关系是世界上最亲密的关系,要对此有点信心!

19771120:……嗯,谢谢。

关宏宇点燃了一支烟,边抽边推演关宏峰不讨厌关宏宇的可能性,等烟抽完了,他也没能成功想出一个来。怎么就没有个人来安慰我呢!关宏宇在被子上滚了圈,又回到电脑前。

dlrowgnikcuf:不用客气。


除夕夜的聊天似乎又拉近了点两个网友的距离。

关宏宇心中一直有只时钟在紧迫地走着,连过年都没回去,他知道自己被武警开除的消息已经快要瞒不住了。

那是一个小意外。他哥训他训得没错,他小孩子心性,冲动易怒,做事不考虑后果,那一刻愤怒烧光了他的理智,于是才发生了那个意外。对此他从没觉得自己做错了,可背负的罪名却似乎要伴随他终身。

dlrowgnikcuf:你有没有哪件事自我感觉是自己人生中最惨的事?

dlrowgnikcuf:我有。

dlrowgnikcuf:其实警察和法律无法触及的地方有很多,你就算努力一辈子,也不能多减少几个在世上受苦的人。

19771120:那又如何,那就能不去努力了吗?

dlrowgnikcuf:唉,你怎么在线啊?

dlrowgnikcuf:好吧,就有件事我实在想说,再不说憋在心里就要炸开了。我以前待过的一家公司,军事化管理,特别严,员工之间感情却都很好。可某天我意外地发现,我一直尊敬的一个上司用职位要挟新来的实习生……操别让我明说了!我只见过其中一人,他眼神空洞洞的,睡着时还拽着我的袖子说梦话,他问我:“我什么时候能回家?”

dlrowgnikcuf:我觉得我让我哥失望了,他一直都对我很失望。如果是他在的话,可能,不,肯定会有更好的不需要暴力的方法,但我什么也没有想,我只有拳头,那一刻我只想杀了那狗娘养的杂种,我冲进他的办公室把他打到浑身是血,然后举报了他。

dlrowgnikcuf:第二天,我收到了辞退通知,以打架斗殴和向外贩卖机密文件的理由。

dlrowgnikcuf:你是警察,你是人民的公仆,你倒是说说看,我错了吗?到头来我什么都没有改变,我甚至失去了干涉的资格。

——关宏宇是个扶不上墙的混蛋,但他也曾为了心中的正义感傻气地挺身而出。

——而关宏峰永远不会知道。

19771120:我很抱歉。

dlrowgnikcuf:为什么要道歉?

19771120:我很抱歉那个时候,我什么都帮不了你。

dlrowgnikcuf:……警察都跟你一个样的吗?

19771120:你是我的……朋友,你是个优秀的好人,你不应该遭遇这样的事情。介意告诉我具体细节吗,我会让他得到该有的惩罚。

dlrowgnikcuf:你知道你也是个人,有些事情根本做不到吗?

19771120:我是个警察,如果连我都不去做,那还有谁来做这些事情?

我这辈子算是栽在警察身上了,直到关宏宇入睡,这句话仍然徘徊在他的脑海中。


崔虎沉浸在电脑上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关宏宇对他说的研究电脑本质不置可否。当他明确表示自己已经可以黑掉部分网站和定位信号时关宏宇仍然觉得他在吹牛。

“既然你这么厉害,那证明一下好了。”

“关、关哥想要做什么?”

“帮我查一个ID。”

然后关宏宇便站到了津港公安大学门口。

“就这里,你认真的?”

“我绝、绝对保证。”

关宏宇的心跳在加快,他已经设想了好几种等会儿见到那个女孩后该说的话,一定要剃掉轻佻的部分,一定要用最真诚的语调和眼神看着她,无所谓她长相如何。

嘿,我就是网上那个dlrowgnikcuf,我怎么知道你在这儿?哈哈这就说来话长了。虽然之前从没真正见过你,但我很喜欢你。可以试试和我交往吗?说实话,我应该长得还算不赖吧?

崔虎被电子传递得失真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打断了他无意义的傻笑:“信号就、就在前面,连着电脑的那个,就是。”

关宏宇抬起头——

有个人正坐在校园的长椅上凝神盯着屏幕,浅浅的光影映在眼底,带出一抹不易亲近的冷淡来。他似乎遇见了什么难题,紧蹙着眉,时不时翻阅一下手中的书籍,身旁学生的欢声笑语,越发衬得认真思考的他遗世独立。

除了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19771120有着全部他想象中的样子。

莫测的命运线,携着他的迷茫、孤独、畏惧和一切愤世嫉俗,兜兜转转将他带回记忆的边沿,他触碰到的心悸和喜悦,到头来全掌握在同一人之手。

关宏宇扭头融进人潮,脊背弯曲着,像被沉重的青春压垮了。

※※※

dlrowgnikcuf:现在这个点你不可能在线吧。

dlrowgnikcuf:不在也好,让我一口气说完。

dlrowgnikcuf:我大概……碰到了我目前人生中最惨的事,以前跟你说的要排到第二去了。你知道那种感觉吗?你像片叶子一样飘在大海里,孤立无援,然后你看到了一艘小船,你惊喜地朝船上的人求救,小船离你近了,你一只手已经搭上了船沿,船上的人却狠狠踹了你一脚让你跌回了海里。

dlrowgnikcuf:我就是那个落海的人,可是我却永远不会去恨小船上的人。因为如果我也上去了,那小船就会翻掉。我为什么要拉着人一起死呢?既然做不到去恨,那就会想,为什么我最初不干脆点自己沉到海里去呢?为什么要让自己看到那艘小船呢?

dlrowgnikcuf:现在晚了,我既上不了船,也活不了命,有些遗憾将永远存在,有些东西却永远也得不到了。

dlrowgnikcuf:……对不起,我决定以后不再用这个账号,所以就最后来跟你胡言乱语一通……你一定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警察,能够认识你,我很高兴。

—— dlrowgnikcuf 退出聊天室——


19771120:没有什么东西是永远得不到的。

19771120:你只要很努力,很努力……

19771120:……

19771120:我也很高兴。

19771120:再见。

——19771120 退出聊天室 ——


END


PS: 到此为止,便是我动笔前就已经想好的结局了,希望整篇故事没有特别ooc。至于为什么大关账号的性别是女,因为这账号是某个学姐给改了个名后送给他的,他根本不知道还有用户资料这一项,小关对他的性别认知完全先入为主。而他最后有没有认出小关……自由心证?

PPS:这么可爱的梗最后完全变成了正剧纯属意外,要不要再续个传统意义上的HE后日谈?(捂脸


评论(30)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