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二代绿灯/616美队
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Halbarry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双关、靖苏、楚路、伞修、双花

【双关】从何起(六)

Summary:雪夜关宏宇意外得知关宏峰暗恋自己,还没想好要如何应对,一睁眼就重回了213刚发生的时间点。除了靠着先知想找出陷害自己的人证明自己的清白,他还面临一个难题: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又因为什么,他哥才会对他产生那样的感情?

这大概是个……“你喜欢我什么?我立刻改”的故事。

前篇戳:(一)(二)(三)(四)(五)


这种感觉可真是太新鲜了。

与过去的关宏峰在一起不过待了两天,关宏宇便忍不住这般感叹。

首先他哥对他有意思这件事已经渐渐不会带来明显的困扰了。毕竟无论关宏宇花了多少心思去搜寻蛛丝马迹,他也没能从他哥身上发现什么明显的端倪。关宏峰能熬到雪夜才不慎暴露,那之前本就不会有什么不寻常之处。无视内心的想法,表面上他完全可以继续按他们间正常的模式来相处。

而对比曾经,于现在的他,这段时间就像一个额外的挑战项目。挑战内容不是如何反抗他哥的独裁,而是如何去服从。

作为从小掐到大的一对兄弟,关宏宇自问几十年来几乎就没有和他哥真正站在同一边过。头一次完全是不想死的渴望与崩溃的情绪才让他勉强压下了对关宏峰权威的反感。说真的,他在乎他哥是一回事,他讨厌他哥的行为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有哪个弟弟快四十了犯错还要被自己哥哥扇巴掌,这也就算了,他哥在列了一大堆丧心病狂的要求后不仅要求你做得完美无缺,还不给个正当的理由。曾经的他是心有多大,才会在他哥辞职了完全不知道他还有机会回去的情况下,仍能把那些条件一一照做?好吧,一一照做这个形容有些夸张,他是有过很激烈的反抗的。

比如第一次割脸后,巨大的疼痛和心理压力曾短暂地击垮了他的理智。那时的关宏宇将手套摔在地上,指着关宏峰大骂他不是人。说早知道如此打死我也不会来找你,说你是不是选择了最能让我痛苦的方式来帮我?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现在你还要让我失去唯一属于我的那张脸,你怎么不干脆把我交给警察呢?他骂了很久,大概用上了他所知道的最恶毒的词汇,最后他骂累了,弯下腰捡起手套再度戴上,然后眼泪就毫无预兆地掉了下来。他哥全程就站在那里,没有说任何一个字,沉默得像座无喜无悲的石像,于是关宏宇的“对不起”也就再没有了能说出口的余地。

如今的关宏宇自然不想再让这种事情重演一遍。他已经清楚关宏峰的每一个举动都有其深意,而他和他哥交换身份虽然危险但也因此解决了更多的危险。别说反感,再次看到那些详细的要求和步骤,他甚至有种佩服地大喊“哥你究竟是怎么料事如神毫无遗漏地提前想好这一切的?”的冲动。故而这两天的关宏宇是用一种欣喜,甚至虔诚的态度来完成它们的。

直到他再度在脸上划下那道疤却毫无怨言,继而注意到他哥不虞的脸色,关宏宇才后知后觉自己犯下了一个多严重的错误。

过去的关宏宇,怎么可能会如此听话?!

关宏峰说他在想他时关宏宇完全没想歪,他仅剩的神智都用来抑制自己快要哆嗦起来的本能了。

“你,究竟在玩什么鬼把戏?”关宏峰眯起了眼睛。

这问题没头没尾的很,可关宏宇清楚他在问什么,关宏峰也确信关宏宇清楚。他脸上一片空白,只能苦中作乐地想这人怎么这么难伺候的?不听他的话他就摆脸色,现在听他的话了,他却又开始怀疑动机了?所以他究竟是想让人听还是不听啊?

“哥,”关宏宇咽了口唾沫,“是你告诉我,我如果留下来却不照着你要求的做,就会被抓住就会死,我这不一直在你眼皮子底下也没干别的,你问这个的意思是……”

关宏峰注视着他,眼神仿佛有穿透力一般几乎击碎了他摇摇欲坠的谎言,好半晌才开口道:“从今天开始,关宏宇这个身份就不存在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你没有钱,无法联系朋友,你一无所有,只能做我的影子,宏宇,你确定你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什么意思??关宏宇心中诧异。不管关宏峰信没信,这场盘问没有继续下去都让他舒了好大一口气,但他哥又突然这么坦诚地列出他现在可悲的处境,简直……简直就像是……

在逼着他把怨愤发泄到他这个始作俑者身上。如果现在的他还是原来的他,听了这话,再被脸上的疼痛一激,那么发生上次那样的事情几率便特别高了。

为什么?为什么事到如今我还是看不懂他?难道一定要我疯狂反抗才能让他过得更舒坦一些吗?

“哥,”关宏宇想了想,认真地抬起头直视关宏峰的眼睛,“我说过,我信你。”

有一瞬间,关宏峰的脸色似乎变得特别难看,但他很快就恢复了惯常的平静无波,低下头开始翻看手中的文件,明显地示意着这场对话已经结束。

一直到睡前,关宏宇都没能成功再和他哥搭上一句话。

这就让关宏峰再一次趁他睡觉时来到他身边的举动造成了十二分的惊吓。

——不是吧,又来?!


关宏峰并没有如关宏宇所想重现雪夜发生的事情。他先是在原地站了很久,久到关宏宇几乎能感应到有道深邃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面颊。久到他几乎以为人已经走了,他哥的手却轻轻地抚上了他脸上的伤。就算隔着一层纱布,关宏宇都能品出那触碰中小心与珍视的味道来。

刚才关宏峰还质问过他,仿佛他割脸前没反抗、割脸时没痛哭、割脸完毕没创伤后应激障碍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一样。之前明明半个字的关心都没讲,之后却又偷偷在这里放马后炮。

你他妈坦诚点会死?以后我若想要知道你部分的真实想法,是不是晚上就不能睡觉了?关宏宇没好气地想。那个雪夜,要不是我醒着——

……等等。

很多事情也就仅缺那么个契机,已经褪色的光阴不期然在心间回溯,关宏宇只消片刻便已经明悟良多。


少年关宏宇的青春期过得十分轰轰烈烈,同龄人尚停留在牵个手啵个嘴的暧昧期,他的感情史却已经是复数了。仿佛天生就知道如何讨女孩子欢心,就算情书满是错别字语病,就算总是不自觉犯蠢犯傻,姑娘们也似乎就吃他这一套。至于长着同一张脸的关宏峰,和左右逢源的关宏宇比起来,能与他真正聊上几句共同话题的妹子都不多见。

“哥啊,其实你这一款也是有人要的,只是你太高冷啦,所以女生都不敢和你说话。前阵子我看上的一妹子,都混熟了,她却坦白她只喜欢我的脸,因为和你长得一样,你说气不气?”话虽这么讲,关宏宇眼里却全是笑意,“我问那你怎么不去追啊,她说你是他弟,这不是从你这儿找攻略吗?说真的,我眼光向来不错,这姑娘很有意思,要不要把她介绍给你?”

关宏峰看着他弟,直到把人瞧得浑身不自在,方才慢悠悠地开口:“你给她什么攻略了?”

“哪来这种东西?”关宏宇哭丧着脸,“我要是有,一定立刻做成小册子去卖钱。”见关宏峰皱眉,又连忙改口,“唉开玩笑的别介,那么金贵的东西,当然独一无二只能留给我未来的嫂子喽——话说回来,我身为你亲弟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择偶标准,哥,行行好透露一下?”

“你作业写完了?知道离下次月考还剩几天吗?”

关宏宇的笑容凝固在嘴角,他没好气地嘟囔:“不想告诉我就直说,整天只知道拿学习来堵我!”

过些日子关宏宇又提起那个女孩的时候,神色却已经不如一开始那样坦荡了。

“哥,你说我到底哪里不如你了,为什么她喜欢你不喜欢我?”

关宏峰沉默了一会儿:“你很好。”

“得了吧,你就不用昧着良心说话啦,我也是傻了竟然跑过来问你,在你眼里我岂非浑身都是毛病?”关宏宇抱着脑袋叹了口气,“哥,我喜欢她,这回是认真的。”

“……一个月前你跟你前女友好上时也这么说过。”

“嘿,明明是两个月!”关宏宇叫道,见关宏峰面无表情,他有些心虚地挠了挠头发,“……好吧,一个月零十八天,可这不三天就分手了嘛。爱情哪能计较时间长短呢,你又没经历过,怎么能理解心动的感觉。” 

“我为什么要理解?你的爱也太多了,这一年才过半,你已经爱上了三个,”关宏峰说,“你还年轻,现在把心思放在学习上还来得及,这种小事想通了就可以迈过去。”

关宏宇猛地站起身,愤怒地瞪着他哥:“小事?关宏峰你、你不可理喻!我喜欢的姑娘喜欢的是你让你很得意是吧?我都没跟你计较了,你他妈也休想侮辱我!走着瞧,我会把她的心从你这儿抢走的!”他压根就忘了他哥甚至没跟那姑娘见过面,发泄了一通就风风火火地去了。

那之后半个月关宏宇没跟关宏峰说一句话,直到关宏峰某天在被子里捡到一个哭得快断气的他。

“她不爱我她不爱我她不爱我……”关宏宇吸着鼻子,蒙着头,念经似地重复着。

关宏峰就站在床边听他哭,见他似乎没完没了了,便取了杯水往被子上扬手一泼。

关宏宇当即抓着湿漉漉的头发窜了出来,涌到嘴边的粗口在看清他哥时艰难地咽了下去。

“你是来瞧我笑话的?”关宏宇沙哑道。

关宏峰没有说话,只是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关宏宇仿佛被那沉静的目光刺穿了,他痛苦地蹲下身子:“我本来已经准备放下了。你看,喜欢一个不喜欢我的人多贱啊,更何况我还他妈清楚得很她真正喜欢的是谁。我和她断了来往,慢慢觉得自己走出来了,结果今天她在教室里睡着了。我看着她睡着的样子,想就这么一次,就当做是告别吧,我……偷偷吻了她,吻完却发现她睁开了眼睛震惊地看着我,我尴尬得快死了,只能报复似地问她:怎样?有没有一种正在跟关宏峰接吻的刺激感?她尖叫着甩了我一巴掌说她永远不想再看到我。”

“你会吻她,证明你还喜欢她。”关宏峰面无表情地总结。

“那又如何?既然她不爱我,我也只能放弃了。”关宏宇捂着脸抽噎。

关宏峰终于忍不住挑起眉:“如果她真的喜欢我,为什么一次都不来跟我说?为什么偏偏只和你一起玩?关宏宇,你怕不是个傻子。”

关宏宇揉揉仍旧通红的眼睛,没听出他哥的言外之意,也懒得继续吵架,于是恹恹道:“随便你怎么说吧,我要是把你当情敌狠揍一顿爸妈估计又要找我麻烦,而偏偏我能认识她还要托你之福。我算是想明白了,你那么帅那么优秀,乖宝宝好学生前途无量,我若是她我也喜欢你,不过想着最后偷偷吻她一下吧,也能被逮个正着……等你哪天碰见我这种情况,才能明白我现在有多难受,不过你放心,我可比你讲义气多了,绝不会泡你喜欢的妹子……”

“我会的。”关宏峰认真地听他念叨完,然后便笑了起来。关宏峰不常笑,所以他一笑关宏宇就觉得特别好看,是他对着镜子练上几百次也笑不出同样效果的好看。关宏宇不明白他刚刚语无伦次从嘴里蹦出来的话究竟哪个字戳中了他哥贫瘠的笑点,也不知道他那句“会的”具体是指什么。关宏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如同一个无言的安慰。他们靠得很近,关宏宇从他哥眼里看见了某种近乎温柔的东西,只有一刹那,快到应该只是他的错觉。

可就是这错觉让什么一直困扰着他的东西灰飞烟灭了,关宏宇一把搂住关宏峰:“哥,我又只剩下你了,你能不能对我好点?”他的眼神亮亮的,充溢着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希冀。

关宏峰犹疑着,似乎觉得不能让他弟太得寸进尺:“宏宇,就算不谈恋爱,作业还是应该自己写的。”

“卧槽,”关宏宇边骂边松开了手,脸色忽青忽白的,觉得这会儿他哥又和之前一样怎么看怎么讨厌了,“得了,忘掉我说过的话吧。”

事实证明最先忘掉的还是他自己。关宏宇根本没花几天就把这段让他心碎得死去活来的失败爱情抛在了脑后,就如丢弃他那波澜起伏却没有丝毫价值和意义的少年时代一般毫不留恋。他完全没想到许多年后他仍然能记起这段遗失光阴的大把细节,记起当时的心情,记起他们曾说过的话。


……是这样啊。

原来是这样。

关宏峰从来不是个会冲动的人,别人是情感成就行为,他是用理智来操纵情感。表现在外简单点来讲就是个性冷淡。关宏宇从没见他哥对谁有什么荷尔蒙式的在乎,他身边亲密的异性不多,终身大事似乎还得靠他这个做弟弟的来张罗。关宏宇曾开玩笑提出让刘音去泡他哥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淘汰了周舒桐,毕竟还是小丫头片子,又单方面划掉了林嘉茵,差点崩了自己脑袋的女人让关宏宇觉得她要是成了他嫂子他一定会选择和她同归于尽——他对关宏峰这方面会考虑他的意见倒是深信不疑,只不过做排除法时选择性忽略了另一种性别的存在而已。

一直以来,在关宏宇心里,他哥于情感方面显得太过无欲无求了。如果不先付出点什么,那谁有那个能耐焐热一块石头?既然是这样的一块石头,又怎可能会主动去爱在他身上停泊的飞鸟与蝶虫?

所以发现自己实实在在被爱着的关宏宇张开翅膀逃跑了,他没有细想,他只是慌了、怕了。即便如此他也不舍得飞太远,他绕着圈儿偷偷瞧那石头,仍是数十年如一日沉静淡漠。

——你会吻她,证明你还喜欢她。

——那又如何?既然她不爱我,我也只能放弃了。

他没有细想,故而直到此刻他才弄明白,那一夜根本就不是什么情难自禁的浅尝辄止,和检查伤疤性质不同,如果关宏峰在爱情上都会情难自禁,那以关宏宇对感情的敏锐程度,早就能发现端倪。只因那一夜关宏宇将孩子托付给了他,将幸福展现给了他,将未来分享给了他,关宏峰能做的回应,唯有与那点旖思告别。

在关宏宇还费劲思考着这份感情究竟从何而起的时候,他的哥哥早已经选择了单方面结束一切。

他用的是年轻人才会干的最愚蠢的方式,而且仿佛命中注定他们哥俩就是要哪儿都一样,那仅有的一次也被他这个当事人逮了个正着。

……那会是怎样的绝望呢?关宏宇理解这种感觉,他有过类似的经验,不算太深刻——正如他哥所说,少年时他的爱实在被自己分割得太多——但他到底还是清楚的。我至少……没睁开眼扇他巴掌。从获悉他哥心思之后第一次,关宏宇心中无论被藏得多深仍然存在的那本能的恶心感和惊恐消失了,取而代之一种陌生又熟悉的灼痛自心口席卷而上,让他整个人难以克制地颤抖起来。

第二次动手划脸,兴许是有了经验,关宏宇没有掉一滴泪。他九分心思都放在想象有把刀也曾这样划破关宏峰的脸,随之而起的汹涌怒火便几乎盖过了疼痛感。关宏宇毫不怀疑,如果那天他也在现场,一定会干出些无法预料的事情,他一向不喜欢动脑子,所以伤害他哥的,怎能不用血来偿还?

——是了,我流的血一定还不够,那迟钝的心灵感应才会晚来一步继续惩罚我。

“宏宇?”一旁的关宏峰似乎以为他快醒了,低声唤道。

关宏宇心中正翻江倒海,他不敢睁开眼睛看他哥,生怕自己当前的眼神和表情会暴露出什么不该暴露的,于是假作不安地翻了个身,拧起眉毛,呼吸急促,一副因为伤口而睡不踏实的模样。

他的伪装其实很拙劣,万幸的是关宏峰并没有怀疑。

这是一切都还未发生的过去,或许现在的他还不喜欢我,又或许——

现在的他还不能做下那个抉择。

“宏宇……”他哥收回了放在他脸上的手,似乎想说些什么,可直到关宏宇实在撑不住了真的迷迷糊糊睡过去,也没有听见任何下文。


——从现在开始,我会努力找出他喜欢我什么,然后在他下狠心告别前,先让他明白过来他只是弄错了。

关宏宇做了一晚上问题终于解决后的梦。

213案和它牵扯出的一切都会圆满结束,他和亚楠会走到一起,而他哥也肯定能找到合适的对象,他的孩子就是他哥的孩子,他哥如果有后代那同样也少不了他一份。两家会互相串门,不,干脆住在一起好了,那样的话……他几乎已经看见了他梦寐以求的幸福未来。

关宏宇自混乱而荒唐的幻境中惊醒,屋子里空荡荡的,关宏峰出门时似乎把那股子人气也一并带走了。他没去想他哥都辞职了还能去哪里,只是莫名觉得有些冷,于是本能地裹紧了被子。

——如果那就是我期盼已久的美梦,现在徘徊在我心中的空虚感,又是因为什么?


TBC


此章写得略卡,看起来怪怪的,待修改。要不我放弃感情戏,先走剧情吧_(:з」∠)_


评论(31)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