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带土/美队,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我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不要拆,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德哈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靖苏、伞修、双关

【双关】归于蒙昧(上)

※ 灵魂伴侣梗:成年后,手腕上会浮现出遇见灵魂伴侣后说的第一句话。私设:有一定几率并非双向。

※ Summary:那句句子,关宏峰从未打算让人知道它是什么,而关宏宇从得到的那天起就开始憎恨它。

※ OOC属于我。新年快乐!!


1


十八岁收到的生日礼物是一对手表。

关宏峰郑重地取了其中一只。表的款式很普通,乍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不是什么名贵的牌子,但胜在颜色朴素不扎眼,佩戴上之后也格外舒适。

然后关宏峰回到房间安静地等待。一直等到手腕上的字迹浮现出来,他神色平静地盯着它看了半分钟,就用表将它掩了,决定如果不是必要,不会再摘下这份父母的心意。

一墙之隔关宏宇正在大发脾气,乱摔东西的声音此起彼伏。

关宏峰确认了那番语无伦次的咒骂中没有出现自己的名字,才放下心来打算插手。打开门后,他一眼就瞥到地板上已经粉身碎骨的一块手表。

“你摔坏了爸妈给的礼物。”而我们很久没用过相同的东西了,关宏峰遗憾地想。

关宏宇循着声音瞪过来,红着眼睛朝他哥吐出了一个字。

“滚。”


2


关宏宇大概从小就有点浪漫主义情怀。

他憧憬着灵魂伴侣的存在,坚信等他得到了他的句子,这世界上便只有一个人才有资格对他说出那句话,而他的命中注定在相遇前也一定会在世界的某处等着他。

他的梦做得太美,所以碎得很决然。

那一天到来的时候,关宏宇只能瞪着手腕上的三个字浑身发抖。

“关宏宇。”

他的句子竟是他的名字。

所有认识他的人都曾这么叫过他,所有即将遇见他的人也都会这么叫他。

等他崩溃地发泄完,本该早早就被他赶走的关宏峰却还坐在旁边看着。

关宏宇甩着自己的手腕,吸了吸鼻子绝望道:“哥,我再也找不到那个人了……你如果是来看我笑话的,那就赶紧走,我今天不想和你吵架。”

“怎么会?”关宏峰叹了口气,“我也不可能找到我的。”


3


“我国灵魂伴侣最终缔结婚姻的概率是49.7%。剩下至少20%,手腕上句子代表的人另有灵魂伴侣。还有不少双方没能萌生爱意,最终成为了至交好友亦或仇敌。”

“1967年的一例又证实了某一群体的存在。18岁少女在医院里巧遇了她的灵魂伴侣,一个82岁的老者,他身患重病,与她相遇后只活了三天。”

“法律没有规定灵魂伴侣一定指代爱情意义,恋爱仍旧自由,不要过于看中这个印记。”

关宏宇看了看关宏峰的脸,又看了看自己大方裸露在外的手腕:“你什么意思?”

关宏峰的身影在酒吧的灯红酒绿下显得格外瘦削而单薄:“宏宇,这是最后一年,你不要再玩了。”

“你是我什么人啊?你管我?”关宏宇猛地推了关宏峰一把,然后一脸痞气当着他哥的面搂住一个浓妆艳抹的女郎,“谁他妈看中这个印记了?我现在多么自由!”


4


关宏宇高考前发现自己成绩一塌糊涂,这才收敛了些玩心,关宏峰知道后,每天自己学习完还要抽出时间来给弟弟补课。

关宏宇问你图啥啊?

关宏峰摇头,他声音清亮,条理清晰地念着那些知识点。作业本上的文字在他面前跳舞,关宏宇听得半懂不懂,却难得没有不耐烦,视线先是凝固在关宏峰有些苍白的面颊,又慢悠悠晃到了他戴着手表的手腕。

“这题会了吗?”关宏峰停下讲述。

“哥,你的句子是什么?”深埋许久的好奇心让关宏宇实在忍不住问了出来,“为什么你说你也找不到?”

“你想知道?”关宏峰挑了挑眉。

关宏宇拼命点头。

“如果你考好了,我就告诉你。”这句激励来得太晚,关宏宇再发奋,没有掌握的知识再囫囵吞枣,也无法短短时间内一口气塞进脑子里。

他垂头丧气地看着自己的结果,又偷偷看向关宏峰没有表情的脸,觉得他哥应该早就知道了这个结局,所以才给出那个承诺。

我都告诉你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呀。

关宏宇做了个梦,梦里关宏峰对他说:你是我什么人啊?你管我?


5


除了那点血缘,关宏峰真的不是他什么人。

关宏宇意识到这点的时候,他已经在武警部队待了快三年。

部队里灵魂伴侣扎堆,有什么感情能比一起历经生死的战友更加亲密?新兵报道那天许多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他们在这一天听到了那句话,得到了那个人。关宏宇脸色阴沉地听着教官和同期学员们挨个喊他的名字,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忍受以后长期待在这种氛围下。

他到底还是忍下去了。

关宏峰是我的什么人?

岁月一步步把关宏宇拉远了,他逐渐对那人的生活感到陌生,他过得好不好,他遇见了什么人,他有没有为再也不用管他而开心?他有没有因为他的太过正直而遭罪?他们的交集断在那年离别的车站,除了每年的假期,他根本看不到他哥的影子。会不会有一年我回家的时候,他哥已经找到了他的灵魂伴侣?关宏宇的心中始终有这样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每当这个想法浮现,他就会振振有词地反驳:我哥自己跟我说他找不到的,他从来没骗过我。

心情一下子放松起来,关宏宇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高兴。

不管怎样,我们都是双胞胎兄弟,我们就该哪儿都一样,我的句子这么惨兮兮的,我哥一定也好不到哪儿去。


6


“所以,你是那种致力于隐瞒自己句子的类型。”坐在对面的女孩咬着嘴里的吸管,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关宏峰。

关宏峰沉默着,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一般这种情况,不是句子的内容很让人难以启齿,就是不想让句子影响你的正常人际交往,你属于哪一种呢?”女孩猛地灌了一大口饮料,眼睛笑得弯弯的,“我真的很喜欢你,关宏峰。可我现在明白了,你哪一个都不是,你是第三种。”

“你的心里有一个人,他可能是你句子的主人,也可能不是,这不重要,因为灵魂伴侣的羁绊对你而言并没有那么深刻,却对你心里的那个人意义重大。他的句子不是你,或者,你不想让他知道你的句子和他有关。”

关宏峰还是没有说话。他置于桌面的双手绞在一块儿,此刻已经微微有些泛青。

“我失恋了,所以这顿你请,”女孩把饮料喝完,毫不留恋地站起身,“我真的好羡慕那个人。”

“虽然他永远不会知道他错过了什么。”


7


回到寝室的时候关宏峰的胃沉了下去,他没想到能目睹“自己”正和室友们打成一片的光景。

“哎哟老关,平常你总是不拘言笑的,这喝了酒就是不一样啊哈。”

“你真的可以给我们看你的句子?”

“关宏峰”嘿嘿一笑,就要摘下手表,手臂却被人一把拽住,他吃痛地嘶了声,汕讪地回过头:“哥,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

关宏峰嗅到他弟身上浓浓的酒气,又瞥了几眼那块和自己如出一辙的手表,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室友们大惊失色地左看右看,都十分尴尬:“老关你怎么从来没跟我们说过你还有个双胞胎啊?”

“你们没有问过我。”关宏峰冷淡地说着,连手里的书本都来不及放下,就匆忙把关宏宇拽了出去。

“你怎么进来的?”

关宏宇点了点自己的脸,在夜色下醉眼朦胧地盯着关宏峰傻笑。

“军区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放假,你怎么回事?”

“我想你了不成吗?”这理由编得实在很瞎,但对关宏峰而言可以说十分中听了,他意识到自己还拽着他弟的手臂,和上一次见面比起来瘦了些,某种蓬勃旺盛的生命力在血管下不息地跳动,让他心里空落落的,也没了继续往下追问的念头。

他们在路边一个小吃摊坐下。

关宏宇叫了两碗馄饨,热腾腾的汤汁里混着浑圆饱满的馅儿,叫人食指大动。他一言不发就开始埋头苦吃,关宏峰没动筷子,就看着他吃,雾气影影绰绰的,模糊了他的面容。

“哥,如果我做了让你失望的事情,你会不要我吗?”关宏宇嘴里还含着馄饨,口齿不清地问。

“你做了吗?”关宏峰反问道。

“没意思,真没意思,”关宏宇摇了摇头,他伸手给关宏峰看他的手表,“我找了好久,才找到这一款,你看是不是一模一样?”

“当兵的都这么闲?”

“我只是想明白了一些事,”关宏宇似乎并不介意他哥的讽刺,他弯了弯唇角,眼睛闪着光,“哥,你看,我这辈子大概是找不到我的灵魂伴侣了……”

“还是有可能的,”关宏峰打断他,手一伸把自己那碗也推了过去,“如果你的句子是双向的,那总有一天当谁喊了你的名字时,你回应的那句话会出现在对方手腕。”

“是你自己说有不少人是单向,还有人快死了才遇见对方的,”关宏宇提高了声音,“现在谁知道以后呢,你看既然我找不到,你也找不到,我们两个没有伴侣的,完全可以先凑活着——”

“我找到了,”白天那女孩的话还在脑子里嗡嗡作响,关宏峰一点也不想揣摩他弟大老远跑过来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怎么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他还像个小孩子?关宏峰轻轻吸了一口气,语气平静地重复了一遍,“宏宇,我找到了。”

他看着关宏宇眼里的光芒骤然熄灭,心中有种似悲似喜的快感。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在哪里遇到的?他现在在哪里?宏宇接下来一定会这样问吧,关宏峰在大脑中模拟着答案,可以先给出一个框架,日后再慢慢添加细节完善它。

关宏宇狠狠地扒了一口馄饨,囫囵吞枣地咽了下去,然后沉声道:“他对你好吗?”

唉?关宏峰微微睁大了眼睛。

宏宇抹了一把嘴,忽然笑了起来,那笑容既轻浮又张狂:“只要他比我对你还好,那就行了。”

“鉴于你总是那么烦我,应该是个人都能满足这个条件吧?”


8


不是这样的。

关宏峰想要反驳,可关宏宇已经走了,他来得无声无息,离开也是潇潇洒洒,仿佛风一吹就散在了空气里,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十八岁之前,世界曾是那么简单,他们兄弟俩同吃同住,生活就是无休止的吵架,还有大打出手。关宏宇从小时候开始就爱惹祸,被处分得多了,他干坏事就爱报关宏峰的名字,几度被冤枉的关宏峰气极时才不会顾忌那身乖宝宝的皮,抡起袖子就掐成一团。事后两个人用零花钱偷偷买了药,蒙在被子里互相帮着涂,关宏宇在纸上写了对不起折成幸运星夹在他哥的课本里,即使知道将来肯定会故态复萌,关宏峰也总是很轻易就原谅了他。他会给他弟谈恋爱打掩护,早些时候还会借给他作业抄,关宏宇抓耳挠腮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于是大冬天睡前钻进关宏峰的被子美其名曰给他哥暖床。等年龄大了些,关宏峰逐渐不跟他弟一块儿疯了,关宏宇还挺失落,时不时就皮痒似的招惹一下他,每每听见他哥骂他笑得比被夸了还甜,被揍得满头青紫后凑到关宏峰耳边说放心吧那群家伙再也不会找你麻烦了……

十八岁之前,岁月温柔而懵懂,就像一幅色彩斑斓的水彩画。灵魂伴侣的句子则是浸着墨的笔,只需一划,便轻而易举毁掉了一切。

“哥,生来就有个属于你的人,那该是多么浪漫的事啊。”少年关宏宇时常看着空空如也的手腕心驰神往。

“灵魂伴侣不等于爱人。”关宏峰说道。

“我有那么多朋友,还有你这么个兄弟,只缺爱人了呀,”关宏宇嬉笑着说,“这个位置你们又代替不了。”

“你怎么知道代替不了?”关宏峰问,开口的那一刹几乎耗光了他一生的勇气。

关宏宇奇怪地扭头看了他一眼:“哥,这不是废话吗?你是我的兄弟,我再怎样,也不可能爱上你啊。”


他的弟弟于非常规假期出现在他的学校两天后,关宏峰拨通了军区的号码,说要找关宏宇。

“关宏宇?他被开除了,就在不久前。”

关宏峰握着听筒摇摇欲坠,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性,只是这消息来得太过突然。

——哥,如果我做了让你失望的事情,你会不要我吗?

——你来看我,是想让我再次和小时候一样为你在爸妈跟前打掩护吗?

关宏峰沉默地想着:你做梦。


9


他正在做错误的事情。关宏宇很清楚这一点。

他哥要是知道了,何止是失望,说不准会直接和他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

又或许其实不会怎样,他毕竟已经找到灵魂伴侣了,那可是灵魂伴侣!与之相比,一个平时几乎见不到的弟弟又会有多重要呢?

明明说过他找不到的……关宏峰就是个骗子。关宏宇愤怒地将那只好不容易才买到的表砸得粉碎,他本就适合大大方方地露出手腕,和姑娘们玩无关灵魂伴侣的露水情缘,他的句子才没有他哥那么见不得人,都找到了对方还不忘遮得严严实实。

这几年来,关宏宇再也没有回过家。对父母他十分歉疚,可他实在无法说服自己踏入家门,他已经做了父亲最瞧不起的逃兵,如果还要他回家看着一个人彻底占据了他哥身边的位置,对他关怀备至,和他耳鬓厮磨——天哪,他光想象那画面就恶心得想吐。

哪怕真正恶心的其实是怀着肮脏心思的自己。


他正在做错误的事情。

他主动消失在了那个名为“家”的地方。

从小到大,他总是让所有他在乎的人失望……

多好啊,如今的他活在一个足够自由的世界,仅仅只需一点良知来约束自我的底线,而关宏峰当真再也管不着他。


10


母亲临走前已经有些糊涂,关宏峰联系不上关宏宇,只得他一个一直陪在她身旁。

被病痛折磨的老人用瘦骨嶙峋的手摸着大儿子手腕上的手表。

“宏峰呀,你从没告诉过我们你的句子。”

父亲母亲是最典型的一对灵魂伴侣,他们从相见的那一刻就相爱到了死亡。他们坚信灵魂伴侣就是命中注定的爱情,这种观念无形中影响了关宏宇,但从没能改变他。

“你已经遇到他了?”

关宏峰动了动唇,没能说出话来。

“你已经遇到了,”母亲的声音微弱得随时会消失,可这句话却说得那样肯定,“你知道我们不会在乎他是男孩还是女孩,所以是他不爱你吗,还是他的句子不属于你?”

“宏宇已经没有指望了,为什么连你也这样呢?你们是我最骄傲的儿子,为什么不能得到幸福呢?”母亲的眼睛怔怔注视着病房外的天空,她的心早已有一半随着父亲的离开而死去,剩下的一半却仍活在世间,为她的骨肉血脉而痛苦。

关宏峰咬着牙,脸色苍白,手微微颤抖着。

“我真想参加你们俩的婚礼呀,我还没见过你们未来的新娘,”母亲不停地说着话,颠来倒去、语无伦次,“我还记得那个春天,你终于开口的那刻,别的小孩第一句都先叫的爸爸妈妈,你却喊了你弟弟的名字……那时候我就想,我的儿子们一定会成为这世界上最相亲相爱的一对兄弟。已经那么多年了,那么多年了……”

关宏峰的眼睛倏然睁大。

他碰了碰腕上的手表,只觉得宿命的重量在这一刻压住了他的心脏,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TBC


注:蒙昧——取自偶然看到的一篇文学伦理学批评论文:“在人类成为理性的人之前,本能和在本能驱使下产生的欲望得到最大尊重,并任其自由发展,这就导致乱伦的产生。我们把这种本能和原始欲望称为蒙昧或者混沌。”

没写完……拆成两半吧。下一更就是HE,说到做到。


评论(43)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