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二代绿灯/616美队
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Halbarry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靖苏、双关

【绿红】Fight Song(1)

一个脑洞,闪点悖论AU。

Summary:巴里在闪点世界见到了哈尔,他震惊地发现在这个已经一团糟的现实里,自己最好的朋友变成了自己的男朋友。


※※※※※


寒冷队长成为了中心城的英雄。

亚马逊女王和亚特兰蒂斯之主挑起了世界战争。

世上从来不存在超人和闪电侠以及正义联盟。

艾瑞斯在亲吻另一个男人。

过去的生活曾经带给巴里.艾伦足够多的意外,可就算以他那有过真正意义上“死亡”的经历作为标准,眼下这个局面……也未免糟糕过头了。


不不不,其实情况也并非坏得彻底,毕竟——

巴里有些局促地咬着嘴唇,若是往常,这种程度的焦虑或许会让他不受控制地原地高频震动,直到弄坏些什么东西才能勉强回过神。可在神速力已经离他而去的现在,他再也不会有度过几秒就如同一整年的奇特感知,他的思考速度重归普通人的范畴,而他的不安也不再是可以迅速隐藏的事物。所以在母亲担忧地看过来的时候,巴里只能强打精神露出一个自觉无懈可击的微笑。

——毕竟他的妈妈还活得好好的。

在这个荒谬的现实里,在所认知的一切都天翻地覆的时候,他却有机会再次触碰到她的手,感受那令人怀念、充满生机的温度。那曾永远定格在回忆中的年轻容颜已经不再,岁月的沟壑布满她的脸颊,可她注视着自己时眼中从未变更过的爱还是让巴里第一眼就认出了她。

得知蝙蝠侠仍然存在于世,巴里一度是想即刻动身前往哥谭寻求帮助的,毕竟布鲁斯总是那么无所不能,如果有什么事情是自己和其他人都搞不定的,找他准没错。只是临出发前,巴里却难得犹豫了,他奇迹般失而复得的母亲正对和儿子一起过生日满怀期待,他怎么能忍心,在这个值得庆贺的时刻离开,抛下她独自一人呢?


巴里最终选择亲自下厨做这顿生日晚餐。诺拉再三提出要帮忙,都被他坚定地回绝,表示寿星只需安心等待就好。若非电视新闻里不间断地报道着亚特兰蒂斯和亚马逊两大异族对人类残酷的入侵,巴里几乎要以为这是他的某个很快就会清醒过来的脆弱梦境。可梦里的母亲从来不会对他说话,她只会毫无声息地出现在淌着血的地板上,亦或凝固成一张泛黄的照片,被随意地贴在已结案的受害人档案里。

梦里的他也不会收到短信,正炒着菜的巴里单手把口袋里疯狂震动的手机勾了出来。

“Barrrrrrrrrrrry!你又迟到了!”

巴里盯着发件人的名字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眼角微微有些酸涩。

这可是在这个糟糕的世界里发生的第二件并没有那么糟糕的事情,谢天谢地,他最好的朋友仍然是他的朋友。

在去找蝙蝠侠之前,或许他可以先问问看绿灯侠对眼下形势的看法和应对之策,顺便还能打听下正联的其他人目前都在哪里……说真的,巴里到现在还没想通,他是误入了某个未知的新平行世界?还是说这仅仅是镜子大师的恶作剧?究竟发生了什么,戴安娜和亚瑟才会做出那么可怕的事情?

还没等巴里想好怎么回复,又是几条新信息争先恐后地弹了过来。

“整整三个小时!已经破了你的最高纪录了!”

“噢甜心,你这令人发指的迟到习惯,除了我还有谁能忍受?认识我你真的赚大了,小熊。”

巴里几乎能想象到屏幕对面的哈尔挑着眉毛神采飞扬的自恋模样,这个发信速度,他真的没有用灯戒化出几只手来帮他打字吗?所以先前他们究竟约了啥,哈尔他干嘛不直接打电话?

“是的,我知道这个,天才。”巴里自己都没意识到,尽管接二连三的冲击性消息已经搞得他脑子一团乱麻,可回信时他的唇边仍不由自主勾起了一抹轻松的笑意。

“那么现在送你一个惊喜。”

“哦?”

“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外,快来迎接我吧!”

巴里失笑:“我以为按你的风格已经直接走窗户出现在我背后了呢?不过幸好你没那么做,哈尔,今天我妈在,你可不能吓着她。”他无奈地摇着头,放下锅铲和手机便去开门,非常及时地错过了对面发来的一大串问号。


门外站着的乔丹先生看上去实在是非常的……哈尔。

他仍披着那旧飞行员夹克,里头却套了件可以完美体现出他身材的修身衬衫。头发似乎刚刚烫过,有几撮卷毛不自然地垂在耳畔,一阵浓烈的古龙水味随着他的凑近飘了过来。

巴里很自然地躲过那双有极大可能是要给他来个熊抱的手,上下打量了哈尔一番,不确定道:“你刚泡完吧回来?”

哈尔尴尬地笑了笑——巴里很惊讶他竟然还知道什么是尴尬——然后昂首阔步地进了门:“事实上,我刚从前线回来,所以只能随便处理下,希望诺拉不会觉得唐突。”

怎么会,你有张这么帅的脸,哪还需要其它项目来加分,巴里暗自嘀咕着,注意到哈尔话里的“前线”一词,有心想问,见诺拉已经笑着迎过来,还是乖乖闭了嘴。

“巴里,这就是你常跟我提的那个飞行员小子?”诺拉的态度似乎有些过分热情了,“你怎么不和我说他今天要来?”

“呃……”这回轮到巴里尴尬了,正待他绞尽脑汁想为好友的不请自来编个恰如其分的理由,哈尔却已经大方地上前一步,握住诺拉的手背绅士地吻了吻。

“百闻不如一见,艾伦夫人您的美丽实在令我自惭形秽。巴里是为了给您一个生日的惊喜才没有告诉您我的到来,请您一定要原谅他。”

你又不是我对象,什么见鬼的生日惊喜是把朋友带给妈妈看啊?!巴里在心里尖叫。

诺拉却笑得眯起了眼:“噢,年轻人,你的嘴可真甜。”

巴里瞧着只用了短短几分钟就已经和母亲聊得热火朝天的哈尔,这太过日常又理所当然得毫无违和感的情景让他的头有些犯晕。

在真实的历史中,早在自己认识哈尔之前,诺拉就已经不在很久了。而他的哈尔来串门或借宿从来不需要理由,毕竟自己向来一个人住,直到后来有了艾瑞斯,哈尔似乎才很少再……

“巴里,犯什么愣呢?”他那两个世界都一般无二的朋友朝他招手,见他走近,突然小声地跟他咬耳朵,“你确定你妈妈已经知道了吗,她怎么一点反感都没有?”

“反感什么?”巴里下意识地问。

哈尔一脸“你懂的”,十分意味深长地朝他使了个眼色。

——不,你给我说明白!我完全不懂!


等一头雾水的巴里终于逮到机会和哈尔独处,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哈尔身上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哈尔,你的戒指呢?”巴里疑惑地看向哈尔空空如也的手指。半晌没得到回应的他抬起头,那英俊得毫无死角、脸皮厚如城墙、撩遍全宇宙女性生物的哈尔.乔丹,竟跟个刚初恋的小姑娘似的脸红了。

沐浴着巴里仿佛见鬼的目光,哈尔以比他更为难以置信的语气低吼道:“不是吧,福尔摩斯.艾伦先生?想给你点惊喜就这么难的吗?你已经连我准备了戒指这事儿都看出来了?”



TBC



我知道漫画里闪点的哈尔在种族危机面前别说确认关系,根本就不会告白,但,当这是个魔改版的AU吧(


评论(5)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