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二代绿灯/616美队
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Halbarry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双关、靖苏、楚路、伞修、双花

【绿红】Fight Song(2-4)

一个脑洞,闪点悖论AU。

Summary:巴里在闪点世界见到了哈尔,他震惊地发现在这个已经一团糟的现实里,自己最好的朋友变成了自己的男朋友。


前文戳:Fight Song(1)


(2)


他似乎弄错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巴里僵着脸注视着哈尔从口袋里慢吞吞地掏出一个戒指盒——婚礼上才会用的那种式样,然后草草地一把塞进了自己手里。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们干脆就省略掉整个流程吧。”哈尔咧开嘴,看上去简直是如释重负。

“等等……”巴里快疯了,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我发誓我有排练过几遍,但那真是太傻了,完全不适合我,我可一点儿都不想刚说完台词就被你指着笑话到死。”

“停下……”

“反正你一定会答应,宝贝,你会答应的对吧?”哈尔突然迈步上前,叹息着紧紧地拥住了他,“你不会知道我有多期待这一天。”

巴里一直以来都非常清楚好友的魅力究竟有多大,他是那种哪怕什么都不做,光是在酒吧里头坐上几分钟,都会有漂亮的姑娘主动上前搭讪的交际宠儿。而当他把这种魅力充分发挥,对象还是自己的时候,巴里光是对上他那双含情的、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眸,就本能地心跳乱上了半拍,颇有些招架不住。谁料他刚想恼羞成怒,唇上就传来一个软濡的触感,有什么东西轻而易举地叩开了他的齿关,然后长驱直入,空气中顿时响起一阵令人浮想联翩的水声。

巴里身为闪电侠的反应机制也没能阻止他被吓傻了好几秒钟,才使出了浑身的劲一把推开哈尔,仓促之下甚至顾不上此举会不会咬到自己和对方的舌头。

“你干了什么?!”他实实在在地尖叫了起来。

哈尔被推得一个趔趄,他有些疑惑又有些委屈地眨了眨眼:“我猜,吻你?”

“你一定是打赌输掉了对不对?这么恶劣的惩罚究竟是谁提议的?仔细想来很有奥利的风格,是他?如果是的话请务必转告他我是不会放过他的,在此之前,哈尔——”巴里满面通红,眼神茫然地盯着地面,十指插在发间,以几乎要把头发拔下来的力道来回揉搓着,一个个字符从嘴里毫无间歇地弹射出来时,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这种语速除了自己外,不会有人听得懂他究竟在说什么,“我知道你对这种事情一向无所谓的很,可我在乎!你不能——天哪你怎么可以——你这个混蛋,你毁掉了一切!我得去找布鲁斯了,上帝啊,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我必须尽快找到他……”

“嘿悠着点伙计,你快喘不过气了!”耳边传来哈尔影影绰绰的声音。

“我才不会喘不过——”彻底忘记自己失去了能力的前速跑者惊天动地地咳嗽起来。


巴里花了好些工夫,才终于缓过劲,绝望地发现自己直愣愣地躺在哈尔腿上,而哈尔正搂着他,一脸“我告诉过你了”的担心:“你险些吓坏我了,小熊。不管你是钱包被偷了,还是突然得了痔疮,都得先冷静下来才能解决问题。”

若神速力还在,巴里绝不可能留在原地面对这种程度的尴尬,早就第一时间震动自己逃往半个地球之外,而非沦落到在哈尔怀里边挣扎边投以怒视:“你不可以在把舌头伸进我的嘴巴之后还让我冷静,哈尔!”

哈尔愣了愣,表情旋即变得十分惊恐:“你认真的吗?我是你的男朋友!就算我现在把你上了,也不会违背任何一条法律的!”

这句话的效果实在是太过立竿见影,巴里在一瞬间凝住了全部动作,好半晌才颤巍巍地摸了摸刚刚遭受到了可怕攻击的耳朵,生无可恋地望着他的朋友,以一种经历过世界末日后饱经沧桑的语气艰难地开口道:“所以,这就是你的新设定了?”

不愧是连生死都能逆转的世界,性向这种东西原来是这么理所当然的伸缩自如,想掰就掰的吗?

他的食物在哪里?巴里想,他现在非常需要吃点什么来压压惊。


(3)


“在我的历史里,阿宾.苏会死去,死前将戒指托付给你,你是第一个地球出身的绿灯侠,英勇无畏广为人知,后来更是成为了绿灯军团中最伟大的绿灯侠。”

“哇,那可真酷。”

哈尔的神情是巴里十分熟悉的洋洋得意,看起来他那副严重的英雄情结并没那么容易被改变,这让巴里略微放松了些,如果是以前,他才不会明目张胆地夸他,哈尔的个性太容易自我膨胀不提,当面这么说也实在是有点羞耻。

“至于我……”巴里的手里捧着好几包心爱的垃圾食品,脂肪一路燃烧着冲入胃部的熟悉感觉让他满足地叹息了一声。

“不,”出乎意料的,哈尔扬手打断了他的叙述,“你是超级英雄还是中城警局的法证官并不重要,你从刚才开始一直在试图证明的,只有你不再喜欢我了这一件事而已。”

“什么,”巴里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不,我当然喜欢你,可并不是那种喜欢,明白吗?我很抱歉……你是我的好兄弟不假,可我已经有了女友……”

“甜心,拜托,别和我道歉。只是,你不能指望我这么快接受这个设定,那听起来是你喝了某种200%浓度的酒然后宿醉三天三夜后说的梦话。”哈尔边说边不自觉地在原地打转,如果他还有灯戒的话,这个时候说不准就要满屋子乱飞了。

巴里被他晃得有点头晕:“事实上,天才,目前地球上最高浓度的酒只有96%。”

“哇,那喝下它肚子里会着火吗?”

“……呃,我没喝过。”

“你其实不用回答我的每句话的,巴里,”哈尔无奈地朝他摊了摊手:“瞧,事实就是,你根本无法说服我。我承认你刚刚所讲的一切在逻辑上无懈可击,但你知道在我听来更像什么吗?一个拒绝我求婚的借口。”

巴里觉得自己已经难过到说不出话来了。

“亲爱的,你愿意和我结婚吗?”哈尔转过头对着窗户开始背台词,念完后十分感慨道,“哇,在本人面前真说出口的感觉竟然不坏,只是如我所料,傻瓜透顶……然而现在也无所谓了,我再确认一遍,你不会同意了对吗?”

“……我很抱歉。等我想办法把一切修正好,说不定你的那个巴里就能回来了呢?”

“你又在道歉了。”

“对不……”

“巴里,你永远不用对我说抱歉,”哈尔抬手试探性地揉了揉巴里的金发,仿佛在一瞬间回到了一个亲密的友人该有的距离,“你是个好人,你总是在尽你所能让所有人都幸福,听你说对不起就好像是我在无理取闹一样。不管你自己是怎么想的,我要告诉你的是——”

“你什么都没有做错,能够认识你,已经是我最大的幸运啦。”

——他笑起来眼角有淡淡的笑纹,他聊天时喜欢加点幽默元素,他英俊、勇敢、自由、无畏,他比谁都热爱飞翔。他是个真正的英雄,拯救和鼓舞了我许多次,他叫做哈尔.乔丹,是我最好的朋友。

“哈尔,”巴里红着眼睛,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轻轻问道,“我们……我是说你和另一个我,是什么时候……?”

“我们在一起七年了。”哈尔定定地注视了他好一会儿,这样回答。


(4)


在前往哥谭的路上,巴里不知怎的,迷迷糊糊地想起一件往事来。

那时自己尚未遇见艾瑞斯,某次哈尔又要离开地球出差,临行前十分厚脸皮的把所有账单的收信地址和户口全换成了巴里的家,又将第一联系电话也改成了巴里的手机。

巴里眼睁睁地看着他搞完这一切,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你在做这事前是不是该征求一下我的意见?”

“你知道每次出差回来就得收拾一堆烂摊子的感觉吗,你根本无法想象。”哈尔摇着头装摸做样地哭诉。

“所以就由我来帮你收拾?”巴里挑起眉。

“你是个天使,亲爱的。你忍心拒绝来自你可怜的、有家不得回、只能在茫茫宇宙中孤苦伶仃地漂泊的好朋友一生一次的请求吗?”

巴里受不了地开始赶他。

哈尔就是在这时突兀地收敛了脸上轻浮的笑意,几乎是有些郑重地望着他:“等我回来,巴里,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巴里永远都无法习惯对身处无数光年外的朋友的安危一无所知、无能为力这个事实,可他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

哈尔这一去,就是整整一年。

某天巴里一直忙碌到深夜,累得连制服都脱不动,结果刚回家还没来得及躺倒,就被一个绿色的仓鼠球绑架了。

“哈尔?很高兴你还活着……但不管你要带我去哪儿,让我先睡一会儿吧。”巴里捂着脑袋哀嚎。

“睡吧,甜心,等你醒来……”仓鼠球里冒出了一张又软又舒适的床,巴里最后听见的是哈尔温柔得有些不像话的声音。

等他醒来——他看见了漫天闪烁着荧光的叶片。

“这是我回地球的途中偶遇的一个星球,”哈尔在旁边解释道,“这些叶子其实是一种生物,它们一辈子只能生活在星球的空气中,等它们不再发光了,便是即将死亡,这时它们会努力回到地面,争取死在土壤里,那样第二年才会获得新生。而它们绕着星球飞行时是这个星球最美的时候,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巴里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地点头。

他和他最好的朋友坐在这片叶子组成的漂流银河之上天南海北地闲聊着,场景唯美得像个不真实的梦境。巴里心中的喜悦几乎要涨破胸腔,于是他决定趁这美好的时刻分享出来。

“哈尔,既然你回来了,过几天要不要来我家做客,我想给你介绍一个人。”

“……一个人?”哈尔的声音变得十分古怪,但还在艰难地组织语言的巴里并没有注意到这点。

“她叫艾瑞斯,是个记者,我在一起案子中认识了她……她……”巴里涨红了脸,好半天才憋出后半句,“……她很美。”

有那么一会儿哈尔只是瞪着他,在巴里被他瞪得有些发毛的时候,哈尔突然毫无预兆地大笑起来,他笑得前仰后合,随着他的笑声,空气中登时冒出了一颗颗绿色的爱心,它们顺着叶子的飞行轨迹飘了过去,在银河中划出一条荧绿色的光带。

“我们纯情的实验室男孩终于开窍了!不容易啊,我得赶快去瞭望塔通知大家这个惊天大新闻!巴里亲爱的,跟我说实话,先提出约会的那个肯定不是你,对不对?……哈!我就知道!来,让我这个过来人给你支上几招,你这个样子可没法讨女孩子欢心……”

记忆中哈尔跟他絮絮叨叨了很久,可能跟他背了一整本《哈尔乔丹专利恋爱手册》之类的,他听得云里雾里,又不好意思打断友人的热情。

等这场短暂又梦幻的星际之旅结束,临道别了他才想起件事来:“哈尔,你之前似乎说过等你出差回来,有事情要告诉我?”

哈尔抱着后脑勺,闻言有些惊讶,他皱着眉想了会儿,还是摇了摇头:“啊……还有这回事?出差了那么久,我都已经没印象了,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哈尔并不知道,被神速力眷顾的巴里总能捕捉到一些常人不会注意的细节,所以他注意到了哈尔倏然收起复又绽开的笑容,他不安眨动的睫毛,和揉搓着衣角的手指。

哈尔在说谎,那一定是件很重要的事,可如果他因为某种原因选择不再说出口,那么巴里也会尊重友人的秘密。


那之后——

那之后发生了太多事,他们两个分别经历了死亡和重生,又阴差阳错地错过了彼此生命中十分重要的时刻,数不清的悔恨与伤痛让巴里甚至抽不出多少时间去单纯地缅怀过去。

可就在这个世界与自己是恋人关系的哈尔告诉他“我们在一起七年了”之际,那段发生在七年前、他本以为早就被他抛诸于脑后的回忆却突然清晰了起来。

巴里莫名有种冲动想回到七年之前的叶子银河,哪怕死缠烂打,也要让他的哈尔说出实话来。

那样他就不会在此刻着了魔般一遍遍地回忆当时的每一个场景,与哈尔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近乎恐慌地猜测着,他的朋友曾经想要告诉自己什么。


TBC


时间操作有。

私心设定艾瑞斯只是女朋友。但巴里仍然非常直_(:з」∠)_

漫画里一直到蝙蝠洞那次记忆闪回后巴里才知道闪点并不是个平行世界,所以……

顺便有人知道从无限地球危机开始,经历了零时、终夜等等,一直到闪电侠重生,这中间到底过去了多少年吗?


评论(6)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