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二代绿灯/616美队
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Halbarry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双关、靖苏、楚路、伞修、双花

【绿红】Fight Song(7-10)

一个脑洞,闪点悖论AU。

Summary:巴里在闪点世界见到了哈尔,他震惊地发现在这个已经一团糟的现实里,自己最好的朋友变成了自己的男朋友。


前文戳:(1)(2-4)(5-6)


(7)


他想让我痛苦。

巴里攥着戒指中掉出的黄色制服,遗落在岁月里的血色残片正在脑中嗡嗡作响。

他一向如此,且似乎总是成功。

再一次的,巴里意识到自己从未摆脱逆闪电可笑的“复仇”,那仿佛已成为斯旺生存的动力,如果这么做能够嘲弄到被他恨之入骨的闪电侠,他便会理所当然地拨乱时间的线,就跟在完成的画作上肆意泼洒颜料那般自由。

毕竟别人的生命于他而言一文不值。

巴里不愿意去深入思考他这位毕生大敌所作所为的每一个目的,那就像去揣摩一座深渊一般徒劳,他甚至不确定自己还能忍受多少次与这个人的重逢。


他是从可怖的疼痛之中醒来的。

很少有人记得撇开巴里那无与伦比的速度,他的肉身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凡人毫无区别,所以也很少有人能想象,他早已习惯了受伤的滋味。

只要是物理伤害,哪怕再严重,神速力都会让他很快痊愈,所以从来不至于让他在床上躺……唉?

巴里恍惚地睁开眼,剧烈的痛楚麻痹了感官,他花了好一会儿才辨认出这熟悉的漆黑洞窟是蝙蝠洞。他试着转头——哪怕一个简单的动作如今也令他吃力万分——只见蝙蝠侠正忙着往一个型号很大的水盆中注水,发现他醒了也只是挑挑眉,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布鲁斯,我这是?”他为自己开口时沙哑到几乎无从分辨内容的声音而震惊,却不想他自然而然的一句称呼却让蝙蝠侠浑身一震。

“布鲁斯已经死了。”穿着蝙蝠战衣的男人嘶声道。

“……我很抱歉,韦恩医生。”巴里意识中的混沌终于被这句话一举击碎,他悲伤地道着歉,同时意识到自己浑身上下都布满了重度烧伤的痕迹。

“我失败了?”巴里难以置信地喃喃,主动被闪电劈中并没有让他得回他的力量。

“当然了,妄想症先生,你做的根本就是自杀行为,”托马斯将注好水的水盆挪到近前,闻言只是不住地冷笑,“接下来要给你做烧伤应急处理,会有些痛,给我忍着。”


(8)


电话铃声响起时,手术刚刚结束。

巴里在生死间走过一遭,此刻全身都缠着绷带,别说起身接听,连动弹一下手指都困难。

“是我的电话,韦恩医生,”巴里恳求地看着托马斯,在对方一声轻哼后无奈地道,“我知道这个哼,是蝙蝠侠所特有的’我知道你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但我觉得很糟糕,所以不’的意思。”

托马斯神情怪异地抽了抽嘴角。

“就说几句话而已,我答应过他的,不会错过他任何一个电话。”

“巴里!”不出所料,哈尔的声音从开了免提的线路另一头传来。

巴里轻轻应了声。

“你的声音怎么回事,感冒了吗?走之前明明还好好的!”

“不,只是信号有些不好。发生了什么事?”

哈尔的语气瞬间变得有些哀怨:“你忘了请假,巴里!你的上司直接打到了家里,我跟他解释了好久他才相信你是真的病了而不是旷工,你还有个叫佩蒂的女同事也打了过来,她是你说的那个……吗?”

“不是。”巴里干巴巴地回答。

“相信我,以我多年的经验,她绝对对你有意思……”

“谢了,不过,这就是你特地打个电话想说的东西?”巴里没好气地道,不用看也猜得到旁听的托马斯此刻的表情。

“你妈妈竟然问起我你去哪里了,她知道你没去上班,为什么?”

“因为我开走了她的车……”巴里愣了下,然后恍然大悟,“我去上班从不开车。”

“我随便编了个理由,但很明显她并不相信,所以我拖不住太久了,快点回来吧,拜托!”

“我尽量。”巴里苦笑。

“我的假期只有三天,巴里,之后我就又要回前线了,”哈尔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我不管你要做什么,希望你能成功,希望我离开前还能看见你。”

巴里觉得有什么哽住了他的喉咙,他顿了顿,然后十分坚定地回答:“一定。”

“别忘记,如果你需要帮忙,我一直都在。”

电话挂断后,托马斯用一种勉强理解了的眼神注视着他:“男朋友?”

“啊??”巴里觉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自己可能都会对“男朋友”这个词产生些不必要的过敏反应。他几乎要冲动地开口问托马斯“我看起来就那么不像直的吗”,可最后却含糊地默认了下来。

巴里知道身为一个蝙蝠侠所能掌握的资料库能有多庞大,这一点他相信哪怕从布鲁斯变成了托马斯也不一定会有所改变,毕竟他姓韦恩,这已经能说明一切了不是吗?托马斯一定能查出哈尔和“巴里.艾伦”的确切关系,而他实在不想努力解释完真相后再面对一些诸如“既然逆闪电的本意是不想让你好过,那为什么干涉你感情生活的方式是给你的恋人换个性别,莫非你恐同?”之类的问题。说真的,等他冷静下来后再回去看待整件事,最可怕的反倒不是哈尔的性向了,而是——他居然会想要结婚?爱情誓约和钻石戒指一直以来都是能让哈尔做噩梦的东西——他的朋友虽没明确地谈过类似的话题,但巴里很清楚这一点。

——或许是因为这条变动的时间线使他对你的迷恋已经超出了你所能想象的范围。

巴里战栗着吸了口气,压下这个疯狂的想法,和脑中两份翻腾不休的零碎记忆斗争完毕后,他紧张地舔了舔唇:“他……我是说哈尔,他在我的时间线也是个英雄,他是我们正义联盟的绿灯侠。可因为阿宾.苏还活着,所以他从未传承到他的戒指。而没有了能量戒指,我会使哈尔置身危险之中。※”


(9)


联盟刚成立时曾有一段艰难的磨合期。

成员们彼此间并不了解,这个了解不仅指代着秘密身份,还有彼此的弱点与局限。

当然了,蝙蝠侠知道一切,可那时也没人有能力看穿这个。

除了过程被敌方层出不穷的花招拖得更为漫长,那是一场和以往并没有太大区别的战斗,长时间的奔跑、自愈、震动穿梭物质层,使巴里身体内贮存的能量几乎被消耗一空,他很饿,且头晕目眩,甚至打不起精神再度奔跑起来去取些食物。

他的战友们在狼藉的废墟中宣告胜利,巴里倚着墙在原地缓了会儿,刚要露出笑容加入庆贺,就见绿灯侠离开了大家径直朝他走了过来。

“嘿,干得不错,伙计。”那个闪着绿光的英雄自来熟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啊,我相当及时地拯救了你的屁股,绿灯。下次放大招前,你能先记着给自己套个罩子嘛?”也不知是什么化学反应,每次绿灯侠一开口,巴里就条件反射地想要反唇相讥。他飞快地开阖着嘴唇,直到发现说话对象根本没在听,而是神色怪异地望向自己的下半身,“……你在看什么?”

“你的腿。”绿灯侠严肃地说。

巴里朝下看了看,迷惑不解地问:“我的腿怎么了吗?”

“你刚刚被甩飞到了大楼上,我看见有条突出的钢筋从你腿上扎了进去。”

原来是这个,巴里松了口气,庆幸果然只要他愿意就没人能看出他状态不佳:“真难为你忙着送死的时候还注意到了,我又不傻,当然立刻就把它拔出来了,轻而易举。”

绿灯侠的表情更古怪了,看起来像是打算说点什么却又拉不下面子。

你知道你那条可有可无的眼罩根本挡不住你的任何情绪,对掩护秘密身份也毫无帮助吗?巴里很想这么问他,但良心还是促使他放柔了声音,“呃,不用在意,我的神速力在不到一秒的时间便治愈了它,现在已经完全没事了。”

“所以我们几乎从未看见你受伤,不是因为你有独一无二的速度,而是因为它们很快就愈合了,”哈尔暗自嘀咕着,不赞同地挑起眉,“然而当那一刻来临的时候,你仍然会感到疼痛,不是吗?”

有那么一会儿巴里沉默了,他注视着面前这个甚至都算不上熟悉的存在,心中有股莫名的情绪一寸寸地蔓延了上来。

“我能忍受这个,这是拥有能力必须付出的代价。”

皮肤相触的温暖让巴里意识到绿灯侠正在拥抱他,他好心地没提醒对方由于今天的忙碌,自己制服底下目前全是化学药品混着食物的残渣。

“如果你需要,我可以额外借你一些。”哈尔的声音闷闷地捶打在他的胸膛。

巴里偏过头,无意识地掩饰跳得比往常更快一些的心跳:“借我什么?”

绿灯侠亮出他的戒指,绿色的光芒倏然暴涨,然后轻轻抚上了巴里心口的位置:“我的勇气,闪电侠,哪怕分到一点,你都赚翻了。”

毫不尴尬地说出这番话的宇宙警察在巴里被逗笑了的神情中又从兜里掏出了一个颜色可疑的袋子:“来自星域1927扇区的特产零食,希望符合你的口味,不用谢。”


(10)


“该死的你在做什么?”托马斯瞪着正努力从床上撑起身子的巴里,愤怒地嘶声道。

“我需要再试一次,我需要更大的闪电。”

“你疯了。”托马斯难以理解地打量着他。

“不,我从没这么清醒过,”巴里想要微笑,却因烧毁的面部肌肉而被迫放弃了这个动作,哈尔曾赠予的勇气仿佛正在胸膛中燃烧,那是多年前留下的无法被任何磨难熄灭的炽烈火苗,他用唯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一字一句道,“你以为你赢了吗?你以为我会犹豫吗,斯旺?不,我会夺回我的时间。”

——我绝不愿随着悖论的修正,逐渐忘记那些好的、坏的、不完美却让我珍惜的一切。

——我不该拥有任何不属于我的东西。

——同样的,也没有权利篡改任何人的人生。



TBC



注:闪点漫画中,巴里在蝙蝠洞看到哈尔资料时的原话。


写得有些乱,待修改_(:з」∠)_


评论(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