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二代绿灯/616美队
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Halbarry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双关、靖苏、楚路、伞修、双花

【绿红】Fight Song(11-12)

一个脑洞,闪点悖论AU。

Summary:巴里在闪点世界见到了哈尔,他震惊地发现在这个已经一团糟的现实里,自己最好的朋友变成了自己的男朋友。


前文戳:(1)(2-4)(5-6)(7-10)


(11)


“这杯酒比海滨城要贵两美元。”哈尔瞪着杯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还在思考白天那起案子,尸体呈现的状态很奇异,与预估的死亡时间不符,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性有……

“嘿,你不可以在跟我喝酒的时候突然掏出纸笔开始写东西!没有人会到酒吧来工作!”

我如梦初醒,仗着灯光闪烁中哈尔看不清我尴尬的脸,语气非常镇定地指出:“可你已经讲了快半个小时中心城和海滨城的物价差。”

“这可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巴里,”哈尔一本正经道,“就像我说的,这杯酒比海滨城要贵两美元。身为一家连锁店,它在恶意抬价的同时显然并没有考虑到会有人千里迢迢赶来另一座城市喝酒,轻而易举就能发现它的阴谋。”

“那只是两美元,哈尔——所以你究竟为什么要到我这里来?记得吗?你一周前才跟我炫耀过,你用了一个晚上就要到了海滨城同名酒吧里所有姑娘的电话号码。你的电话号码簿还等着你让她们心碎呢。”

“亲爱的~巴里,”显然重提光辉往事令哈尔膨胀起来,他眉飞色舞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真应该录下来让你听听自己那酸溜溜的语气的~ 放心吧,无论什么姑娘,在你面前都得靠边站。”

我眯起眼睛:“因为我会主动帮你付酒钱?”

哈尔瞪着我,一脸震惊和受伤:“不,当然是因为我爱你!”

“谢了,”我尝试着憋笑,但显然并不十分成功,“你既然闲得发慌,那有没有读我借给你的书?”

“我连封面都没翻开过!”哪怕已经见识过很多次,我仍然震惊于哈尔竟然可以毫不脸红,甚至是骄傲地说出某些话来,“可我去看了电影。” ※1

“据我所知,翻拍电影在大部分情况下只会是一场灾难——算了,忘了我的书吧,哈尔,我们来谈谈你的工作,虽然你已经回不了军队,但卡萝似乎说过她会为你腾出一个位置?”

“你是什么时候变成我老妈的?没人会在酒吧谈这个!”哈尔翻了个白眼,“青梅竹马变上司?想像一下吧,那意味着她完全可以肆无忌惮地压榨我,而我甚至没法说不!”

我毫不留情地指出:“可你想要飞行,你需要它。”

哈尔停下了他的喋喋不休,若有所思地叼起一个鸡翅,边嚼边含糊不清地嘟囔了几句。我凝视着他微微蹙起的眉睫,不禁有些恍惚。或许太过自我中心的人都会有一套不可思议的生活方式,对挫折和胜利的定义完全区别于常人。哈尔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会为了正义之类崇高或虚无缥缈的理由而奋战的类型,他活得太恣意,无论何种苦痛都统统深埋在皮囊之下,若非亲眼所见,任谁也不会觉得他会如一个货真价实的失业青年那般频繁地来找朋友喝闷酒。

我决定乘胜追击:“试飞员是除开军队外最适合你的工作,你可以继续开你的战斗机,而不是对着新闻上的空军在心里评头论足好半天,就因为他们完成不了你的标志性动作。”

哈尔咽下鸡翅,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你可真了解我,甜心。然而事实就是如此,没了我,那帮蠢货可能连安全带都不会系。”

……他姑且算是个可爱的人,只要不计较那张仿佛是为了得罪人而生的嘴。


这家酒吧有着中心城最好吃的鸡翅,但显然辛格队长并不希望手底下有谁能好好地享受那么一次。

收到短信时,我恋恋不舍地放下手上的食物:“抱歉,我得走了,十五分钟后有个约会在等着我。”

“哇,得是多特别的姑娘才能让你毫不犹豫地抛下我?”哈尔边叹息边坚持不懈地试图用筷子舀起汤。他早就已经用完主食专心喝酒,醉意上头的时候干出什么也不为怪。

“非常特别的……尸体。”我朝他眨了眨眼睛,故意顿了下才吐出后半句,满意地瞧着哈尔难得一见被噎住的表情。

“不管多少次,我都得说你看起来可真不像是会在实验室里倒腾尸体的那种人。”

“我不在实验室里倒腾尸体,”我纠正道,“实验室是用来检测证物的地方,你说的是法医和停尸间。”

“听上去没什么区别。”哈尔醉醺醺地笑了。

“你看起来也不像个穷得要我请吃饭的人,”我调侃他,“你觉得如果我现在去跟那边那个一直在偷瞧你的美人说你兜里连请一瓶酒的钱都没有,她还会不会来找你搭讪?”

“嘿!我只是没带钱,你说得跟我明天就得收拾家当去乞讨一样,”哈尔龇牙咧嘴地反驳,“你吃醋了对不对?她显然觉得我们两个中我更有魅力。”

“是啊,在我埋头苦吃的时候,某人正忙着凹造型。”我没好气道。

“可她错了。”哈尔蓦地收起漫不经心的表情,眼神奇异地望向我。

我被他看得一愣:“什么错了?”

哈尔支着身子凑了过来,捧起一缕我的头发,抑扬顿挫地说:“她怎么就看不见呢?你的蓝眼睛是如此迷人……而我一直……都对黄色没有抵抗力。” ※2

他离得有些太近了,呼出来的气息几乎打在我脸上。我的心脏跳跃得飞快,脸也烫得惊人。上帝啊,我真讨厌哈尔这种随时随地、不分场合和对象的调情。

在我控制不住反应过激之前,哈尔却好以整暇地退回原位,装模作样地抿了口酒后,便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巴里,我总算信你从没谈过恋爱了!再多来几秒钟,我是不是能看到你被吓哭?嘿,别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这只是个小玩笑,欢迎你日后报复回来,至于今天,容我提醒你一句,你可是快要迟到了?”

这一瞬间我心头涌现的情绪说不清是失落还是难堪,我扫了眼时间,咬牙切齿道:“……这次可完全是你的错!”然后恶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跑。

“你当然可以和你上司解释你因为和男人约会所以没注意时间!”那混蛋幸灾乐祸的声音依然在身后回荡。


“你实验室里的那个漂亮姑娘怎么样,巴里?名字是佩蒂,对吗?你们俩有如此多的共同点。”

“我恰好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妈。”

“每个人你都那么说。” ※3

或许是那个玩笑造成的冲击力过大,当母亲开始操心我的感情生活时,哈尔的脸自然而然地浮现在脑海。

不不不不不,巴塞罗缪,你见鬼的在想些什么?

像哈尔那样的人,幽默风趣又有手段,有全世界的漂亮姑娘可以选择可以喜欢,又怎么可能会对一个男人感兴趣?


(12)


“巴里总觉得没人会对他感兴趣。”诺拉轻轻叹息了一声。

哈尔凭借着大毅力一路听到这里,终于有些受不住了,他表面正襟危坐,实则冷汗直流。

“他自信于他的学业,他的工作,他自信自己能够伸张正义,他自信能够让我和亨利安享晚年。所以亨利因为心脏病去了这件事对他的打击比我想象中更大,那是我第一次发现,其实我的儿子并没有表面上那么自信。他会害怕自己不够优秀,也会害怕失去。他总是能看到身边每个人的优点,却看不见自己的,”老人的目光带着一股历经世事的透彻,温和地落在哈尔身上,“我一直在等待一个能够真正理解他,让他可以尽情展现自我的人,至于年龄、家境亦或男女,我其实都无所谓。”

——巴里你这个不讲义气的家伙!留我一个在这里应付你妈,自己却消失不见了!

哈尔暗地里愤恨得牙痒痒。

卡萝一直以来都觉得他与巴里的关系比起恋人,更像关系很铁的朋友,这话不是毫无缘由的,他们秀恩爱的时候能闪瞎眼,看对方不爽的时候也绝不会轻易含糊过去。

所以他在心里翻着花样地骂完一个来回,才勉强舒坦了,耐着性子继续和他名义上的“岳母”聊一场危机四伏的天。

不然呢?让他怎么解释?

亲爱的艾伦太太,您不用跟我绕着圈子传达“你如果对我儿子不好我就要你好看”的思想了。你儿子刚和我分手,理由是他一觉醒来觉得这不是他的世界,而我没有直接一个电话把他送去精神病院,因为我鬼迷心窍相信了他。

您甚至不用再担心他的性向,他现在直得我想哭。

“我早就听巴里说起过你,”诺拉轻声道,“他自己可能都没发现,哪怕在你们还是挚友的时期,他话里就经常性出现你的名字,我从未见过他和第二个人有与你这般的亲密……后来,你们的关系更近一步,他反而会下意识地减少提及你的次数,这反而暴露了一切。”

“您……您早就知道?”哈尔有些难以置信。

诺拉微微一笑:“我可是他的妈妈,有哪个母亲,会不清楚孩子在想什么?”


一直到诺拉熄灯去休息,哈尔都没能说出巴里已经和以前不同这件事。

凭什么要由他开口呢?

那可是他喜欢的人,且连他的妈妈都赞成了这段关系,凭什么他就必须放弃呢?哈罗德.乔丹什么时候学会认命了?

下定决心的哈尔心情很好地哼着歌冲了个澡,仗着整层楼只有他一人,大咧咧地裹着浴巾就走出浴室。

然后他的脚步凝固在了原地。

他听到了一个声音,低沉而粘稠,带着些许戏剧般的夸张,音节滚动间仿佛毒蛇吐信,向所有事物辐射着实质般的恶意。

“母亲死而复生,爱人离他而去,敌手成为英雄,战友未生即死。心中永远充满爱的亚马逊公主失去了她的爱,对陆地世界一向友好的海王则成了陆地最大的破坏者。”

哈尔循声望去,有个身着黄色紧身衣的古怪男人就站在客房正中央,房门和窗户都紧闭着,他就像凭空出现般,胸前镶嵌着一枚颠倒的闪电标志,朝哈尔露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

“时间线完美地将他认知中最亲近的事物全都扭曲成了相反的模样,在这地狱般美妙的世界里,只有你——我实在很好奇,乔丹,我曾研究过的历史资料从未告诉我闪电侠喜欢男人,而从朋友到恋人的改动也并不符合世界的规则,所以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的存在变得如此特别?”

哈尔没理会自说自话的陌生闯入者,他的思维飞速运转着,枪还在枕头下面,房间另一端的茶几上面有把水果刀,他仅有的武器都不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对了,诺拉!他能出现在二楼,诺拉莫非已经遭遇了不测?!

想到这里,哈尔立刻朝床头扑去,可还未来得及挪动脚步,眼前的男人便融化在了空气里,而一只冰冷的手却又在同一时间从后方搭上了他的肩膀。

“你如果不死……”让哈尔连反应时间都没有就已经瞬移到他背后的男人兴奋地喘息着,“我该怎么在感人的重逢之际欣赏他绝望的表情?”


TBC


注1:应该是出自至白之日中被视差附身的巴里回忆与哈尔初相识时发生的事情,此处挪用。

注2:哈尔在V4中的原话,在黄弱点消失后,他暴露了他的金发情结(笑)

注3:闪点漫画记忆闪回里诺拉和巴里的一段对话。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