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本命是米英/法贞心头好/北米亲情向赛高/普洪厨】

(欧美)- 盾铁[漫画]、超蝠、AM、SD、狼队、银红姐弟、DH、GGAD、WonderSteve
(游戏)- 沈谢、紫红、Lancer师徒
(武侠)- 陆司、王白、飞欢、卓司、沈王 [均为原著]、卫聂
(日漫)- 带卡、柱斑、朱修
(小说)- 瓶邪、楚路、伞修、喻黄、双花、流风[独闯]、莫石[灭运]、冰源[蛊真人]、聂瑶
(剧)- 靖苏、楼诚、台丽

【【重度洁癖,以上,拒拆!!!】】

【求助】马上就要和大英雄见面了,需要做什么样的准备?(6)

前文点:(1) (2) (3) (4) (5)

  • 一个所有次元混合的、什么人都可能出现的论坛体

  • Summary: 11岁的Draco Malfoy无意中得到一支据说封印了黑魔法的笔,他用它连上了一个奇怪的论坛。


* 久违的更新,然而更的不是论坛体。

哈利视角①

* 时间线接331L,Draco受到鼓励决定去找先前交友失败的对象道歉,同时鬼使神差地使用了屏蔽君提供的自省咒语,而副作用已经悄无声息地发生了。


“生日快乐!”


Harry并没有反应过来,他兀自睁着眼,潮湿的海风伴着雨水灌入一室寒凉,他先前甚至不拥有一床温暖的棉被。


而所有的这一切都无法阻止他的脉搏在加快,他的心正逐渐滚烫,如同蜷缩于黑暗地底的幼苗探出熟悉的世界之后忐忑迎接第一缕阳光,他几乎要欣喜地落下泪来。


Hagrid。


他在心底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人流密集熙攘的街道,稀奇古怪前所未见的物品,光怪陆离的魔法,笑容可掬热情洋溢的男巫女巫……


这个一头乱发、长相凶恶的巨人就这样突兀地出现,轻而易举将他带出了那平淡无奇、一直以来都有着某种残缺的人生,引导他踏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或许将从此真正属于他的世界。


而这是比什么都要弥足珍贵的一份生日礼物。


“今天是你的生日?”


Harry听到有人这样问他。彼时他刚从宠物店走出来,手里提着大鸟笼,他另一份活生生的生日礼物正安静地待在里头熟睡。Harry结巴地道着谢,然后下意识地放低了呼吸,害怕它一旦被吵醒会便会化成泡沫,然后他就从碗柜里醒过来,发现这所有关于魔法、关于猫头鹰的故事都是一场荒唐的大梦。


那个声音就是在这样的时刻响起的,近在咫尺,吓了Harry一大跳,也打断了他不合时宜的胡思乱想。


“呃……是的?”那种音节微微上扬、缓慢吐字的语气诡异得耳熟,他好奇地循声望去,却是一个于他而言全然陌生的男孩,当然了,这个地方暂时并不存在任何一个他不陌生的同龄人,先前摩金夫人店那个讨人厌的家伙或许能算一个,而Harry可不希望这么快就再遇上他。


问话的男孩两手空空地站在宠物店门口,从他下意识的原地踱步可以看出他站在这儿有一会儿了。他留着一头浅褐的短发,五官很是周正清秀,是很容易引人产生好感的那种温和而缺乏锐气的相貌,只是有些过于苍白了——和先前店里那个男孩简直一模一样——Harry没在意这个一闪而过的念头,继续打量这个提问者。他的目光带着种说不出的傲慢,但意外得并不令人反感。而且他似乎并没想到自己的问题能得到如此自然而迅速的回答,很是有点震惊地微微张开嘴嗫嚅了句什么,又迅速意识到继续这样做的话他的形象就会在他人面前崩塌,忙匆匆别过脸去。


这拙劣的掩饰让Harry心头暗暗发笑,他主动开口道:“没错,今天是我的生日,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就是……听见你和他的对话了。”男孩指了指Harry身边的Hagrid,老实地说道。偏偏他嘴里老实,眉头却紧紧皱了起来,仿佛说出这话的艰难程度硬生生地折了他的寿一样。


“他叫Hagrid,”Harry看了看身旁,从刚才开始Hagrid就一直微笑地注视着他和这个男孩交流,这让他的心刹那间忐忑地悬了起来,生怕眼前这个男孩紧跟着也来一句侮辱Hagrid的话,连忙介绍道,“他是霍格沃茨的……”


“我已经知道了,他是霍格沃茨的钥匙管理员和狩猎场看守,是为霍格沃茨工作了很多年的老员工,”男孩打断了他,瞥了Hagrid一眼,眉皱得更紧了,“他曾……现在是负责你购买学习用品的引导员对吧?”这一番话没有刻意拉长调子,也没透露出丝毫类似于鄙薄之类的负面情绪,反而近乎是无言的恭维。


Harry有些惊讶地看着男孩,心里长舒了一口气,方才的戒备顷刻间消失了,觉得他看起来比之前更加顺眼了一点,“没错……呃,你也是霍格沃茨的新生?”


男孩用一种“你怎么问出了这个问题”的眼神瞪了Harry一眼。


Harry被瞪得莫名其妙,权当他默认了。自从早先时候把伤疤用头发遮了起来,就再没有各个巫师一见到他就活像看见了上帝一样冲过来握手打招呼了,这着实让他轻松了不少。作为一个自小便无人在乎着长大的孩子,他承认自己根本不能做到游刃有余地面对突然加诸在身的、伴随着父母的死亡才得到的荣誉和声望。于是来自同龄人的这种并不冲着他的身份而来、毫无眼高于顶的态度和恶意中伤、且亦非狂热顶礼膜拜的搭话无疑让他很是开心。


“生日快乐!收到生日礼物了吗?”有些事等到真做了才会发现任何心理压力都是无意义的,此话一出口,男孩终于舒展了眉梢,不再显得如先前那般畏缩和局促不安,丝毫不知道自己得到了救世主初步认可的他毫无维持住这个形象的意思,目光如同实质般扫过Harry的全身上下,然后好似颇为遗憾地摇着头问道。


Harry刚有点雀跃的心沉了下去。此刻他才刚注意到男孩身着一套即使以他的眼界也能看出十分高档的衣服,它们由不知名的皮毛编织而成,色泽鲜亮,边缘处却缀着低调的手工绣纹,整体给人一种内敛的奢华感。Harry低头看了看自己:已被Dudley穿旧的衣服,不合身的尺寸,还打着明显的补丁,两相对比,男孩正是这个奇妙世界才能养育出的纯正小巫师的样子,而他只是个误闯禁地的可怜凡人。


他们不一样,他们从小就没有接受过我们这样的教育,不了解我们的世界……摩金夫人店里遇到的家伙说的话在这一刻涌现在了Harry的大脑里,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还记得这么清楚。而此刻他却并不因这段回忆感到愤怒,反而有点惶然,或许,只是或许,这句话讽刺得没错……?眼前的男孩非常友好,这个摇头应该并不是在嘲笑自己的寒酸穿着,但总归不会是什么表示肯定的好意思。


“有的,”Harry努力将Dudley的三十九件生日礼物赶出脑海,指了指手里的猫头鹰笼子,“她就是。”


男孩凝视着沉睡的雪枭,眼里的目光近乎是欣赏的:“她很漂亮。”


“谢谢。”


“我大概只能买一只黑色的,”男孩说,“那会,你懂得,比较’适合‘我。”


Harry莫名地觉得眼前的男孩有些难过,然而却不知道他在难过什么,于是方才止不住的自我怀疑很快被他抛之脑后,他给了男孩一个大大的笑脸:“我觉得黑色会很酷,事实上猫头鹰都很酷,通知书上说还可以买蟾蜍,蟾蜍唉!我完全不能想象它在我身上蹦跳的场景。”


男孩显然很给面子地想象了一下,然后被自己的脑补恶心到了,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眼神古怪地朝他看了过来。


下一秒,两个男孩同时笑开了。


“你应该去卓林夫人的生日小屋看看。”男孩边笑边说。


“那是哪儿?”一个新的名词出现在了对话里,Harry打赌这又是一个“魁地奇”事件,这回他兴趣正酣,没有敷衍,而是非常虚心地开口请教。谁料这个问题却让男孩在一瞬间敛去了笑容,面上闪过一丝和他气质很不符的嫌弃,Harry定了定神再看去,却未曾捕捉到任何阴霾。大概是我的错觉,Harry想。


“每个人都该知道的,”男孩说,“而你不知道……你来自麻瓜社会?”


“我……”又是麻瓜这个词,Harry突然感到有些不安。我确实认为他们不应该让另类入学,你说呢?早些时候摩金店里的对话又一次浮现,他不明白为什么和眼前这个男孩的谈话总让他想起那些不愉快的记忆,都是那个家伙害得他现在草木皆兵,总觉得其无时无刻不在,随时都会跳出来代替眼前的男孩对自己说些讨厌的话。清醒点Harry,这个男孩明显和他是完全不一样的呀。


“原来是这样,”这个完全不一样的男孩思考了一会儿,作出恍然大悟状,“我见过不少此前对巫师世界毫无了解的人……他们……你和他们很不一样,如果你乐意的话,我可以带你去见识些特产。毕竟身为一个年轻的巫师,过生日怎能不去一次卓林夫人的小屋?”


“啊,好……我是说……我很乐意……”Harry又开始结巴了,男孩似乎觉得这很有意思,微微弯起了唇角。阳光洒在了他的头发上,为其绘上一层金色的边。Harry心跳得有些快,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觉又来了,Harry将它归类于认识一个投契的朋友后的自然反应,他从来没交过朋友,也许每一个好朋友在初见的时候都会让他觉得分外眼熟吧。


“噢Harry,那可是个好地方!”Hagrid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插进话来。


意识到刚才自己完全忘记了Hagrid的存在,Harry的脸刷得红了:“Hagrid,你去过?”


Hagrid摇摇头,他甲壳虫般的小眼睛眯了起来,颇为遗憾地咂了咂嘴:“没有,我很久以前倒还挺想去的,但我根本不知道它在哪里,要办了会员的人才能得知其具体地点。那会员很贵,一般只有大家族才会额外抽出钱付上那么一笔吧,所谓独属于上流社会的娱乐。”


Harry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又有些不敢回头,心里估摸着那来自上流社会的男孩听到这话大概要不高兴了。


Hagrid却毫无所觉地摆摆手:“那是年轻人才爱去的地方,如果这位小朋友有条件你可以让他带你去见识见识——啊对了,奥利凡德,Harry,我怎么能忘记奥利凡德?!你还差着一根魔杖没有买齐呢,先去奥利凡德,回来后再尽情玩怎样?”


魔杖可是Harry梦寐以求的东西,他有些犹豫地转头看了男孩一眼,意外地发现男孩根本没在听他和Hagrid的对话,而是不知何时开始怔怔地盯着橱窗的玻璃里自己的影像,表情活像是见了鬼。


“呃,抱歉?”Harry拿手在男孩面前大幅度地晃了晃,终于得到了对方的注意力。男孩僵硬地回过头看他,脸上的血色又退了一分,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惨白了。


“你买过魔杖了吗?”Harry问。


“还没……”男孩的声音浑浑噩噩地,明显心不在焉。


“我得先去把魔杖买好,到时候再去找你?”Harry有些担忧地看着他,小心翼翼道。


“好啊,”男孩终于短暂地回过了神,他抬起手背擦了擦头上冒出的冷汗,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叠纸,“将信息写在里面,然后折成会飞的形状,想着要传话之人的样子,它会帮你消息带到。家里还有很多,这叠送你了别说不……我……突然想到还有点事,现在得去找我妈妈,这么久不见我她一定等急了……再见!”


“等一等!”Harry愣住了,实在跟不上这莫名其妙的发展,眼见着男孩就快要消失在转角处,忙喊道,“我叫Harry!你叫什么名字?”


“D——Corad!”话音未落,人已经不见了。


男孩就这么风风火火地跑了,也不知道还记不记得自己来宠物店是做什么的,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买走一只黑色的猫头鹰。手里握着一叠据说很神奇的纸,Harry不禁有点哭笑不得。


Corad。Harry记下这个名字,这一次和摩金夫人店里的不欢而散不同,他有预感他和Corad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此时的他不曾想到这位Corad会在当天毫无预兆地放了他的鸽子。


也不会知道一个月后当他身处霍格沃茨时,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名为Corad的新生。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