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二代绿灯/616美队
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Halbarry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双关、靖苏、楚路、伞修、双花

【长篇国设史向】(亚瑟中心) 柯克兰先生的七次受伤 (7-12)

前文戳:1-6

* 原创人物视角

* 设定亚瑟诞生于罗/马入侵前,像这样的私设还有不少

* 长篇,描述亚瑟的成长史,历史废肯定有bug

* 后期已确定会有米英法贞倾向,慎入



【7】


这一回见面,我带上了一些施加了我的魔力以起到保暖作用的棉衣。


我并没有提前知会柯克兰先生,因为军队的动向很大,除了那个目的地此时的柯克兰先生不会在别的地方。


安抚好了躁动不安想跟着去的独角兽们,等我到达的时候雪下得更大了,天地间一片苍茫。这可能是一个世纪以来最大的一场雪,毕竟过于寒冷的气候在不列颠甚为少见,这儿更多的时候是下雨。妖精的体质让任何雨露风雪都不会作用在我身上,可同样的环境对在这儿住惯的人类来说就是灾难了,对拥有人类身体的意识体来说也无甚区别。


更何况柯克兰先生极为怕冷。


我至今仍记得有一次目睹他露宿野外,半夜冷得睡不着于是召唤了一只独角兽抱着它的皮毛熬到天亮。我相信他偏爱独角兽的理由除了它们很可爱外,一定也有它们的毛又厚又暖这一重要加分项。也不知这么多年过去他是否依然有抱着什么睡的习惯,或者,和很多其它东西一样,早就被这场战争夺走。


之前我还担心过在军队中寻找一个人有些难度,结果却意外地简单。柯克兰先生并不如我设想的那样被他的军队保护在中心,而是一个人待在很远的地方。我定睛看去,他的周围是一排排被随意摆放的尸体,它们大都覆盖着厚厚的雪,乍一看没有血迹也不见断肢残臂,而是安详地睡着,仿佛下一刻就会苏醒。可惜那全是错觉,他们的灵魂早已离开了身体,此刻正纷纷盘旋在柯克兰先生的身边。


“告诉我你们的名字,”柯克兰先生使劲搓着双手,已经冻得直哆嗦,开口时的声音却依然坚定且毫不颤抖,“告诉我你们未了的心愿,只要我能够做到,我一定会为你们完成。”


幽灵们叽叽喳喳地说着,柯克兰先生的视线在每一个幽灵的面部都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微笑着一一点头应和。


我并没有上前打招呼,莫名觉得这个时候的他不应该被打扰。


然而一个士兵惊恐的叫喊的声音还是打断了这场沉默的仪式。柯克兰先生转过头,看向那个不知为何出现在近旁的士兵。


“抱、抱歉,”士兵有一张过于年轻的脸,他面色惨白地道,“将、将军让我问您,我们已、已经休整完毕,什、什么时候启程?”


“等我让他们安息。”


士兵脸上的血色随着柯克兰先生的回答又褪了几分:“是、是的。”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跑,很快便没入了军队之中。


柯克兰先生神色晦暗地注视了会儿士兵离开的方向,然后轻轻地叹了口气,又开始和幽灵们交流了起来。


我仗着这里除了柯克兰先生没人看得见我,跟着那个士兵一路飞了过去。


“他、他在跟空气说话!”


“真的??!”


“是、是的,”传话的士兵手舞足蹈,“他还问空气名字、死前的心愿……简直就像,在跟那些尸体一个个说话。”


“好可怕!!”


“天哪,不愧是……”


“记住要离他远一点!”


……


我震惊地听着这些对话,只觉得胸口闷得发疼。


他们——这些无知的人类——竟是这么看待柯克兰先生的??


还没等我想出该做些什么来发泄我心中的愤怒,就感到一股强烈的魔法气息从柯克兰先生的位置传来。


我回过头,只看到纯白的雪原上顷刻间扬起了漫天大火。


赤色的火苗带着似乎可以燃尽一切的热度灼烧着,将所有的悲伤、鲜血、死亡和牺牲焚成了飞舞的尘埃。


柯克兰先生踏着火焰的余烬一步步走来,尽管身躯依然是幼小的孩童,却带着某种仿佛不属于这个尘世的力量和气势。


没有人注意到他仅着单衣,外套包裹着厚重的骨灰被他扛在肩膀上;没有人注意到他步伐踉跄,失去大量魔力让他对寒冷的抵御能力再度减少;没有人注意到他双眼通红,几乎要落下泪来。


我知道不会有人再注意到了。


他们统统带着敬畏、恐惧、惊讶的表情凝视着他们家园的意识体。


“赶走罗/马那群杂碎,为兄弟们报仇。”柯克兰先生说。


“是!”


至少在这一瞬间,这片土地的信念就如同燎原之火,仿佛希望和胜利就在触手可及的前方。


【8】


罗/马的意识体是一个厚甲着身、披着大红披风的英俊青年。他性格开朗,笑起来如同全世界的快乐都汇聚在了他的身上。


抓住柯克兰先生的时候他也在笑。


“真可爱啊~”罗/马一把拎起柯克兰先生的领子将他抓到和自己视线齐平的地方,笑得一脸陶醉,“我找了你好久哦,小鬼头。”


柯克兰先生拼命地挣扎想要脱开钳制,却无济于事:“放开我!!”他气急败坏地大吼。


“你为什么要逃呢?”罗/马很认真地提出疑问,“如果你停止反抗,那么我可以让你住在我家,待遇超级赞,三餐管饱、还有同类陪玩,不考虑一下吗?”


“不!!”


“唉为什么~”


“白痴才会为了那种东西住过去吧!”


“我家几个孩子明明待得很开心……”


“这样很好玩吗?!”


“啥?”


“强迫他们放弃自己土地的所有权,屠杀他们的子民,然后以这种施舍者的态度居高临下地给予可忽略不计的恩惠,你真的觉得会有人开心被这样对待?!”柯克兰先生牙关紧咬,嘴唇几乎要被他磕出血来,“装作不明白的样子轻描淡写地把这些事情揭过去好玩吗?!”


“不断侵略别的土地,好玩吗?!”


罗/马愣了一会儿,又笑了起来,他揉了揉柯克兰先生的头发:“小鬼头,年纪不大,想法倒是不少——”


“这根本不是玩的问题。”


“你以为我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吗?当你弱小的时候,你当然会觉得所有人都在欺侮你,因为你反抗不了,也无法打回去。可当你强大起来,强到发现曾经可以威胁到你的事物你已经有能力解决,你会动手吗?想将这份力量紧握手中,想让强大的敌人臣服在脚下,想让属于自己的国土变得更加广大,这些根本就是本能啊。我是凭着军事力量站稳脚跟的国家,在一次次失败中走到今天,哪怕人力物力缺乏,哪怕被逼到绝境,我的人民依然愿意为我而战。小鬼,你连国家都不是,问这些是不是太早了些?——所以答应我,为了少吃点苦,投降吧~”


“不要!!”


这是公元42年的某天,距离不/列/颠群岛东南部被罗/马帝国彻底踏平,只剩一年。这只是无数次柯克兰先生从监禁中逃离后又被抓回的其中一次。那阵子,已经不能跟随他的子民出现在战场上只能东躲西藏让柯克兰先生变得暴躁易怒,他一直没有长大的身型也让我有了不好的预感。我想那时柯克兰先生或许已经意识到败局已定,但他仍未放弃抗争到底。在他漫长的前半生中,他似乎也从未懂得放弃的意义。


公元43年,罗/马的第三任皇帝克劳狄率军大举进攻不/列/颠,这一次,凯尔特人并没有抵抗住历史的洪流。


柯克兰先生在还没有拥有名字之前,已经失去了名字。



【9】


【注】


  • 关于意识体成长的问题,有参考漫画里对德/国的设定,路德维希诞生之初就是建立在许多国家之上、完整而稳定的新政权,因此他一诞生就是少年的体型。反推,如果政局混乱、人心不齐、文化太过混杂,那么理论上意识体应该是无法从幼童长大的。


“我大概不会长大了。”柯克兰先生这样对我说。他抱着膝盖蜷缩在墙角,感受着外来的军队在他的领土上驻扎,然后开始建设为确保军事行动能顺利开展的道路网。随着这些道路的成型它们渐渐变成了交通的基础设施,将属于他的城镇一个个接连起来。我不知道对柯克兰先生来说这大刀阔斧的改造对他造成了什么影响,它某种意义上来说带来的结果甚至是正面的,他就如同被一点点斩断经脉、割下血肉,再强行扭曲成了统治者希望的样子,最终获得了崭新的——更好的躯体。我不曾问过他这些年感受过多少疼痛,我知道答案,尽管他从未表现出来,他一直用他那惊人的毅力掩盖了所有脆弱。


“亚瑟……”我迟疑着想说些什么,但总觉得无论我说什么都会中伤他本就敏感的神经。


“不/列/颠尼亚行省,”亚瑟皱了皱眉,不情愿地纠正道,“现在这才是我的名字。”


“是我们的名字,”威廉.柯克兰先生微笑着在他旁边坐下,“你又在和那些东西说话了。”


“它们不是东西,它们是我的朋友,”亚瑟厌恶地挪远了一些,“还有,别说’我们’,我和你没这么熟。”


“别这样,”威廉先生无奈地叹了口气,“你是我的兄弟,我们如今正共患难,难道不应该暂时解除彼此的隔阂?”


“共患难?”亚瑟抬高了声音,他冷笑道,“和你这个明明占据了坎布里亚山脉的绝佳地理优势却还一败涂地的失败者?罗/马可是先攻击了我!我的北方虽有奔宁山脉,但很明显对罗/马的阻隔比你那儿小很多。结果呢,你却是先输掉的那个,如果不是你那儿先失利,我哪至于那么快就面对大规模的入侵?前前后后我可是抵抗了近百年,而你呢?”


威廉先生的脸色黯淡了下去,他神情复杂地看了眼柯克兰先生,欲言又止,最终沉默地站起身来,如来时一般突兀地离开了。这些年他很多次试图和柯克兰先生友好交流,但每次都如同这次一样以失败告终。他一直是四兄弟里性格最软的那个,因为领土所有权和性格不和的原因,斯科特先生和帕特先生一直看柯克兰先生不顺眼,而威廉先生却从最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摆出同样的态度。也许就是因为这份温和或者夸张点——软弱,他没过多久就被罗/马彻底地征服,直到柯克兰先生的土地沦陷后,他才以同为不/列/颠尼亚行省的一部分的身份出现,与柯克兰先生相见。


你其实可以不用这么对待你这个兄弟……他大概是唯一对你还算不错的亲人了。我担忧地看着怒火中烧的柯克兰先生,他的悲伤让他将所有来自他人的关心拒绝在外,如果不是还会温柔地对待精灵们和其它生物,我会觉得很多年前他震惊地得知自己的兄弟沦陷后焦躁地发誓要帮他夺回领土的那一幕不曾发生过。


”抱歉,“柯克兰先生伸出手让我坐在他的手指上,脸上难得有些许彷徨,也不知这句道歉是对着我说的,还是对着他已经听不到了的兄弟,“我只是受够了,受够了总是有人时时刻刻提醒我我成为了殖民地这个事实。和其它那些被占领的国家不一样,罗/马为何要侵略不/列/颠?他已经有了整个地中海,我们这个海上的岛屿存在与否对他有威胁吗?没有。但他还是来了——他已经征服了整个西欧平原,又为什么要在海峡对岸给凯尔特人留下生存的岛屿呢?他不是为了扩张领土而来,他仅仅为了征服的乐趣而来。对他来说,到手后不过又是一块臣服于他的地方……对我来说,这是一切。”


“而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他这样说着,手轻柔地拂过我的翅膀,遮住了我头顶的视线,然后我感到有水珠滴落下来。


“唉,怎么突然下雨了呢?”我听见柯克兰先生的笑声,仍然是稚嫩的童音,也许将永远稚嫩下去。


雨真大啊。


那时候我大概永远也不会想到,久远之后的未来,柯克兰先生占领了合起来有他国土面积110倍大的殖民地,傲然地站在我面前,眼中是睥睨一切的神采。


罗/马的国之意志,似乎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就此传承了下去。



【10】


冷放置了殖民地意识体们好长一段时间,罗/马似乎终于想起了大家的存在,于是严肃地布置下了任务。


“所以说,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啊啊啊!”亚瑟抓着头,揉乱了本就不太柔顺的头发。


“这个问题其实困扰了他很久了,”威廉先生干笑着说,“自从他对古希腊和古埃及两位同时一见钟情后展开追求失败,他就一直在寻求解决方法。”


“同时是什么意思啊能不能别若无其事地说出这种糟点很大的话!”亚瑟一脸纠结,“都沦落到让别人帮他出谋划策怎么泡女人他是白痴吗?”


“没办法啊,他搭讪的台词只有 ‘呐,你多大了,住在哪里?’ ‘我是为了与你相见才出生的’ ‘今晚和我一起……’这些唉。”


“……”


“为此,你懂,他非常需要走出一条全新的路。”


“……你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啊?”


“是他告诉我的,”威廉先生指了指旁边,“这孩子知道很多呢。”


“……这家伙又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啊?!”


“Ve——我一直都在啊,”一个头顶呆毛的小孩坐在旁边,被亚瑟和威廉先生同时盯过来的目光惊得一抖,见两人没有任何伤害他的意思,才镇定下来,眯着眼笑道,“罗/马爷……罗/马的事情我知道很多哟。”


“你也是殖民地……?看起来比我还小,刚出生吗?”亚瑟不知想到了什么,沉默了下来。


“唉,不……”小孩想要反驳,却被突然跳起来的亚瑟按住了肩膀。


“新来的一批里没有你,那你来了很久了?待在罗/马身边那么久,他除了女人还有什么其他的弱点吗?他的军队是如何训练的?他的政策是什么样的?他有没有可以击破的软肋?大家一起想办法的话,一定可以成功打倒他的不是吗?”


“唉等等我不——”


“快点说啊!他侵占了你的领土,伤害了你的子民,强迫你失去了你的名字!你难道不恨吗?你不想报仇吗?说出来,任何细节都可以,快说——”


“亚瑟!冷静点!他快被你勒得喘不过气来了!”


“天哪,你没事吧?”亚瑟像是突然从魔怔中解脱出来,他慌乱地松开手,一脸愧疚地看着面前瑟瑟发抖的小孩,“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


“Ve……”孩子高声的抽泣渐渐停了,他怯生生地看着亚瑟,犹豫了会儿伸手抓住了亚瑟的一撮头发,左右摇动了几下,然后破涕为笑,“没关系哟。”


“……”


“亚瑟,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威廉先生问。


“你给我闭嘴!”


“我也觉得他比你可爱多了。”


“你去死吧!”


两兄弟当着那孩子的面毫无预兆地打了起来。


“总之,”尘埃落定,亚瑟整了整自己变得破破烂烂的衣服,愤愤地说道,“这种任务我是不会做的。”


“可是你总不至于真的啥都不干吧?”


“有那么多正事要干,我才不要……”说着说着,亚瑟的声音就低了下去,他盯着一处地方,思绪却已经飘远了。


“正事?”威廉先生疑惑道,“亚瑟,什么正事?”


亚瑟没有回答。


“其实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帮你做也不是不可以……”


“你说真的?!”亚瑟兴奋地跳了起来,反应及时得仿佛刚刚一直在装傻,“先说好了,这可是你主动提出来的,不是我要求的……我、我是不会感谢你的!”然后他转头问那孩子:“你不会也要做吧?”


小孩还没回答,一个由远及近的呼喊声就传了过来。“笨蛋弟弟,你在哪里?”


“哥哥,哥哥,我在这里!”小孩挥手大喊着回应。


“你这家伙,都说了别乱跑,我找了你好久!”一个和小孩长得十分相像的孩子冲了过来,他满脸怒气地揪着弟弟的领子,不顾弟弟依依不舍不愿意跟着走的眼神,连看也不看亚瑟和威廉先生一眼就把他拖走了。


“兄弟真好啊。”亚瑟和威廉先生齐声叹道,然后十分不爽地互瞪了一眼。


“跟你待在一个地方真是败坏心情,我要去干正事了!”亚瑟非常果断地放弃了继续和他的兄弟相处下去。


“所以说,正事是什么啊,”威廉先生无奈地看着亚瑟远去的背影,“好歹都帮你做任务了,对我态度好一点啊臭小鬼……都已经被殖民了,你还能干什么啊?”



【11】


(致我那弱得可笑又愚蠢的弟弟,

   听到了一些有趣的消息,知道你过得不好我也就安心了。

   顺便,最近我这里多了些生面孔,似乎都是从你那儿逃过来的。你的人类都受不了要离开你了,你是活得有多失败?也是,战败者就该有这样的下场。

   也许哪天我一个不注意,你就消失了也说不定,十分期待那天的到来。

你亲爱的哥哥  斯科特.柯克兰


(致我那故步自封又傲慢自大的哥哥,

你先为你自己担惊受怕吧,罗/马不会善罢甘休的。

愿你一切不安好。

你亲爱的弟弟 亚瑟.柯克兰


(致我的家园,

   第一次听说您的存在让我十分惊讶,然而并非无法接受,在这风雨飘摇的年代,人类也许总要相信些什么。

   我是位于您东部位置爱西尼部落的一员,我的丈夫去世后,罗/马人已经成功占领了这里。他们抢去了我的土地、毒打我的人民,征收繁重的税赋、我的两名女儿也落入了罗/马人手中……她们是那么年轻,可现在她们已经无法摈除痛苦地活着。我说及这些并非为了引起您的同情,我相信这片土地上,我所不知道的地方,一定有更加惨痛的事情发生,而您早已获悉了一切。  

   我的家园,您成为罗/马的一部分的事实已经不可逆转。然而请容许我在做出决定前向您知会一声,我或许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答复,但我从此问心无愧。我将选择反抗。罗/马的傲慢带给我们的只有危险。他们亵渎神圣,夺去少女宝贵的童贞。不是赢得这场战役,就是灭亡,这就是我,一个女人,将要做的。我们比那群畜生更加熟悉地形和环境,我们拥有世代囤积下来的武器,或许比不上敌人,但足够我们的士兵发挥实力,如果此行成功,那么一切将会有所改变。

   我愿为我的家园,为您而战。

布狄卡


公元61年,不/列/颠行省爆发了一次大规模的起义。英/格/兰东英吉利亚地区爱西尼部落的女王布狄卡带领着土著的不/列/颠居民进行了反抗罗/马军队的战争。


(致布狄卡,

   我这就来,等着我。

亚瑟.柯克兰


公元62年,尽管人数上众寡悬殊,罗/马依然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这场不/列/颠最后的反抗战役布狄卡起义被残酷镇压,罗/马在不/列/颠的统治得以延续。


这一延续,就是近400年。




【12】


——“哥哥?”


——“什么事?”


——“刚刚我认识的哥哥说罗/马爷爷做了很多坏事……说他不是个好人,可是……”


——“你是白痴吗威尼斯诺,他这么说,是因为他是失败者啊。”


——“失败的人说的话,谁会去在意啊。”



TBC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