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二代绿灯/616美队
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Halbarry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靖苏、双关

【APH & FATE】镜像之国(fate贞德穿越遇见法叔)- 1

* 如题,Fate贞德穿越APH世界

* 关于生前无缘得见的“国家”以及另一种“失而复得”

* 设定在法叔遇见Lisa之前

* 无论过去多少年,属于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贞德有且只会有一个


以下正文


在英灵座待久了,对时间的感知便会变得模糊。


贞德能做的事情不多,时而静坐着向主祈祷,时而翻阅那些来自过去未来的书籍,抑或练练剑术让身手不至于钝化——虽然成为英灵后这并不会发生。


偶尔,真的只是偶尔,当回想起自己短暂的一生时,会怀念起那段戎马岁月,那时的自己什么都不曾想,只是单纯地为祖国,奉献出了自己的一切。


无论过去多久,也不会后悔吧,直到最后那燃烧着火焰的血色终局,也终于能带着释然的微笑回忆起。


被召唤的感觉传来时,贞德有些措手不及,相较其他英灵,她很少被召唤,因之前每一次现世都会作为ruler的缘故,她记得自己参加的每一次战斗,且已经习惯了一般将她召唤去的都是较为特殊的那些圣杯战争。可这一回的召唤太过突然,且和以往的经验并不同,她甚至感受不到圣杯力量的干涉。


贞德闭上眼睛,随着那股吸力的牵引放松,很快就被转移到了一个新的空间。


并没有熟悉的进入人类肉身的感觉,这回的召唤,她竟然是以能够灵体化的状态?并非Ruler?而且旁边似乎有人等着……


“唔,您莫非就是我此次的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鬼啊啊啊啊啊!”


迎接她的,却是一个金发的男人一脸菜色、瞬间移到房间角落,惊恐地看过来的眼神。


“………咦?”


这是一切的开始。


* * * * * *


“等等,慢点慢点,给哥哥点时间消化一下……”


贞德有些无措地看着终于冷静下来的男人,虽然初见时的举动很毁形象,但细看他其实长得很俊美,认真说话的时候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优雅的味道。


贞德很肯定自己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个男人,但不知为何,仅仅是注视着这个男人,就有种亲切感油然而生,伴随着莫名的激动、怀念,让她不清楚自己应该摆出什么样的态度。


或许因为他讲的是很标准的法语。贞德想。


“所以说,你是来自过去的人死后的灵魂,死后被一种叫做圣杯的玩意儿不顾你反对地掌控住,时不时要替它当回打手,还没回报?”


“呃……”虽然是这样没错,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对天发誓,哥哥并没有做任何召唤你的事情啊?”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贞德叹了口气,“我现在感知不到圣杯,这是以往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而我又显然不是由正规的渠道被召唤的,毕竟这里并没有圣杯战争的概念,没有属于我的圣遗物,甚至作为召唤我的先生您,也没有一般御主掌握从者的令咒,但我却依然能感受到和您之间有某种联系,这,非常……奇怪。”


“那么你有办法回去吗?唔,哥哥其实认识一个自称懂魔法的人,他也许可以帮你?”


“啊这个不用担心,”贞德笑了笑,“先生你没有令咒和魔术回路,证明你没法供应我现界的魔力需求。既然这一回我能够灵体化,那么要不了多久等消耗完这让我被召唤的来路不明的魔力,我自会回到英灵座上。”


“今天怎么回事先是在死眉毛那儿看到长着角的马长胡子的矮人和飞来飞去的小东西回家追忆一下往昔就莫名其妙召唤出了异世界的……”金发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蹲在地上碎碎念起来。


“先生,您是在说?”


“啊抱歉抱歉,美丽的小姐,”男人瞬间换掉了方才那忧郁的表情,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我的名字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你既然是来自过去的英雄,那一定拥有一个与你相称的美丽名字,只是作为一个折服在你辉光下的凡人,实在不知该如何开口询问,故而沉默,绝没有冒犯的意思。”


“……”大概是几乎没有以这种角度被恭维过的缘故,听起来还真是有些尴尬。


“很高兴认识您,波诺弗瓦先生,我来自14世纪的法国,名叫——”


* * * * * *


她真的是另一个世界的贞德!


弗朗西斯躲在洗手间往脸上死命泼水,只觉得沁凉得连脑子都要冻住了,也没有找到能够证明这是一场梦的证据。


她长得和她并不像,不,甚至可以说一点儿也不一样。


只是早在她做出自我介绍之前,早在她出现的那一刻,弗朗西斯的心脏就开始加快,一种纯然的喜悦已经先他的理智一步告知了这个答案。


——是她。


——是那个孩子。


——怎么可能呢?


——怎么可能会忘却惦记了几百年的那个人,是个怎样的人呢?


说是英灵,但她那么活生生地站在那里,微笑地说她来自14世纪,说她记得生前死后的一切。


一瞬间他的思绪回到了久远之前,那个孩子被火焰吞噬的那一天。那清晰得每一秒似乎都铭刻在心的日子,在此刻看来似乎更像是一场幻梦。


“啊啊啊啊!”弗朗西斯把整个头都埋进了水里又抬起头,如此反复了几次。


“既然我连英/国的妖精都能看到了,我还怀疑个头啊啊啊啊!”他有些焦躁地揉着湿哒哒的头发,发现自己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经红了一圈。


“真丢脸,她又不认识法/兰/西,”弗朗西斯喃喃着,一种说不清是悲伤还是欣慰的表情在他的面上稍纵即逝,“该出发了,让一位美丽的女士久等可不符合哥哥我的风格。”



TBC


评论(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