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二代绿灯/616美队
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Halbarry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靖苏、双关

【APH & FATE】镜像之国(fate贞德穿越遇见法叔)- 2

* 这个梗意外地被大家喜欢呢,于是来发第二章,第一章戳这儿:链接

* 如题,Fate贞德穿越APH世界

* 关于生前无缘得见的“国家”以及另一种“失而复得”

* 设定在法叔遇见Lisa之前

* 无论过去多少年,属于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贞德有且只会有一个


以下正文


“这里是埃菲尔铁塔~是法/国重要的标志之一。”


“这是凡尔赛宫,多么壮丽的建筑对吧?”


“来到巴黎,怎么能不来凯旋门。”


“还有这里……”


“那个,波诺弗瓦先生……”


“怎么,达尔克小姐?哥哥可是难得亲自出马做导游的呢,你可还满意?”


“我……”


“很棒吧,看到你所拯救的法/兰/西在经历了几百年岁月后,一步步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嗯,我真的很高兴能看到这些。”曾被圣杯召唤到现代的法国,且英灵座也有途径学习,这些我其实早就目睹且深深地了解过。贞德默默地咽下这句话,她完全不愿意打扰这个男人的高涨的热情。他显得那么迫切、那么焦急,如同一个想要得到表扬的孩子一样,生怕不能在有限时间内将自己所有的优点展露在他人面前。


——对于一个法/国人来说,得知我是贞德,所带来的影响竟会是如此巨大的吗?


漫长时光里罕有触动的心脏突然紧缩了一下。


——你是法/兰/西的英雄,无论过去多久,这一点永远也不会改变。


这个叫做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男人用他的一举一动述说着。


“谢谢您。”贞德情不自禁地开口道。


“唉唉这有什么好谢的!”弗朗西斯挥了挥手,佯作不在意地遮住了有些泛红的脸颊,“既然是哥哥我把你弄到了这里,就该对你负起责任,带你参观一下巴黎根本就不算什么。走走走,带你去尝尝现代的法式料理,你一直没有实体,肯定很少能吃到东西吧?”


这真是一份让人手足无措的热情。


然而并不讨厌,贞德在巴黎的街头微笑颔首,也无法拒绝。


* * * * * *


“哎呀,这不是弗朗西斯吗?好久没来了呢?”长相美艳的酒吧老板娘倚在柜台旁抛了个媚眼过来。


弗朗西斯条件反射想扔一个飞吻回去,手刚挪到一半就生硬地放了下来。


这种类似的场景一天下来已经重复了很多次。


“波诺弗瓦先生的人缘真好呢,尤其是和女孩子。”脱去了铠甲,贞德身穿弗朗西斯提供的常服,站在一旁有些忍俊不禁。


“哈哈哈哪里哪里,”弗朗西斯挠了挠头发,“哥哥可是世界的初……唔,哥哥这么有魅力的男人,自然能够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哪能局限于美丽的姑娘们呢。”


就算中途改了口,好像还是越说越糟糕了呢。


“对了,达尔克小姐,我可以问一下,你所说的圣遗物是个什么概念呢?”


“那个,请务必叫我贞德就好!——您是对圣遗物有兴趣吗?一般来说,都是生前的使用过的东西,或者拥有过的东西,也有例外的情况,不过肯定是和英灵本身有很大关系的就是了。”


“唔……那么即便是有早过你的年代近千年历史的东西,也是能算得上你的圣遗物的对吗?”


“唉?并没有那种东西的印象?毕竟我的话……连骨灰都没有留下,应该是没有留下什么圣遗物的。”贞德的声音低了下去。


“怎么没有,这不就站在你面前呢。”弗兰西斯小声地低估了一句。


这是在连绵的战火和版图争夺中成长起来的国家意识体,对诞生于他土地之上的子民的照拂。


——为了法/兰/西,我视死如归!


哥哥我大概已经猜到,你为什么会出现了。弗朗西斯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又恢复了那副懒散恣意的神情。


问题是,要不要告诉她呢。


在她消失之前?


* * * * * *


“波诺弗瓦先生,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目睹了这个男人貌似无所事事了好几天,贞德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提出了这个问题。


事实上,任何一个人都会产生这样的疑问。一个男人,住在豪华的屋子里、无论室内摆设还是身上的衣着都透着一股华丽奢侈的气息,还拥有一个专门的柜子存放不同年代的高档红酒,究竟是靠何处而来的收入才得以维持这样的生活方式的呢。


彼时的弗朗西斯正瞪着手机,闻言不经意地回道:“哥哥的工作?当然是将爱传遍全世界啦~~呃,贞德?”


“开玩笑开玩笑,”弗朗西斯尴尬地收起手机,“其实吧,这几天算是难得的和平,没有什么要紧的工作。这不,刚收到同事的短信,我下午就得去开会了,还好这回的会议地点就在巴黎,省掉了坐长途飞机的精力……然而仔细想想这种会其实不去也可以呢。”


“波诺弗瓦先生不用解释了,因为奇怪的联系我似乎不能离开您太远,但可千万不要因为我的原因而疏忽工作啊,”贞德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一脸愧疚地道起歉来,“我会自觉灵体化的,绝对不会打扰到您。”


“等——”弗朗西斯还没来得及阻止,英灵少女已经消散在了空气中,“怎么这样?”


无处撒气的男人懊恼地重新掏出手机。屏幕上闪烁着又一条新的信息。


“别问为什么是我联系你这个混蛋胡子,我也不想干这种事,该死的到达巴黎的几个家伙里只有我带了手机。重申一遍,身为主办方,敢迟到你就死定了,以上。”


发信人被额外地标注成了“死眉毛”。


“英/国……”没有一如往常地气得跳脚,也没有立刻回复点什么没有营养的叫骂,弗兰西斯握着手机,眼底闪过一丝阴霾。


“英/国……贞德……”


* * * * * *


世界会议的大楼前,弗兰西斯不自在地整了整自己的衣领。


“贞德,你在吗?”


“贞德?”


“……竟然这么狠心地抛下了哥哥我一个人去面对那些家伙。”


“算了,进去吧。”


他的身影消失在门里边的那刻,拐角处冒出了一个褐色头发的脑袋。


“德/国德/国,我刚刚看见法/国哥哥在对着空气说话!”


“哈?”


“真的!”


“怎么想会这么干的只有英/国吧?都是金头发的所以你看错了。”


“Ve——可是我确定是法/国哥哥啊?”


“行了行了,你说了算。快进去要迟到了。”


“是,队长!”



评论(1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