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二代绿灯/616美队
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Halbarry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靖苏、双关

【北米亲情向 & 米英】有弟如此(2:不可容忍)

* 前篇戳:(1)

* 马修中心,国设史向

* 北米亲情向 & 米英CP向

* 有引用漫画台词,以#标示

* 有许多对角色的个人理解


“这个法案是我的正当权益。”

“这是不可容忍的。”

“你是在……难过吗?”马修说。

“别开玩笑了。”阿尔回答。


其二:不可容忍

马修至今记得英/国和法/国几乎两败俱伤,他在战场外瑟瑟发抖地注视着这场决定他命运的战争时的景象。

惨胜的英/国趴在地上,有气无力地看着他战战兢兢地走近。

#“你就是这里的……从今天起,我……我就是你的家人了……”# 英/国的凝视似乎一直都真诚得足以打动人心,哪怕彼时他遍体鳞伤、神色憔悴。

#不是在看我家,而是在看我本身,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我从今往后就一直会是你的家人……嗯!作为你的家人而努力,我就在刚才这么决定了……# 小小的马修抱着他的熊,心里这样想着,脸上笑得格外灿烂。

那是他所尊敬喜爱的亚瑟先生。

从第一次见面,他就发过誓永远不会对他做出任何不利的事情。

因此他相当理解他的弟弟对英/国那深沉的感情,对他而言,成为亚瑟的家人,本就是一件如此光荣如此美好的事情。如果能让亚瑟先生开心的话,他甚至可以为此改变自己的一些喜好。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马修都没有察觉隐隐困扰着阿尔弗雷德的心结。

对于意识体来说,一切开始于喜爱的事物,都会回归于责任和梦想,最后凋零于时间中。

思想境界,才是最终造就他们生长速度差异巨大的根本原因。


由于认定阿尔弗雷德讨厌自己,马修让自己稍稍减少了和他兄弟的来往。他开始忙碌于自己领地的发展,并相当满足于英/国统治下远优于法/国时的政策。

于是阿尔弗雷德突然出现在他家门口的那天,马修几乎没有认出他来。他身姿挺拔、带着一种青少年特有的朝气和活力,只是神情却不似往常,略微有些阴郁,倒是有点像——

“阿尔弗雷德,”马修看了看自己依然幼小的身体,垂下眼睛,半晌纠结地问,“英/国先生又为你下厨了?”

“才不是啊!”

“那你突然来我这儿……”

“我没事就不能来你家吗?”

“可你,明显就有事?”

“你不欢迎我?”

“不……”马修欲哭无泪,他的兄弟随着时间推移显得愈发强势起来,有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该用何种态度应对。

说是有事,阿尔弗雷德在加/拿/大境内随意晃荡了好几天,却打定主意沉默到底,似乎想逼得马修去主动询问来意。

而马修非常有耐心地为他的兄弟的到来悉心布置,吃穿住行所有方面考虑得无微不至,唯独没打算先开这个口。他也许总是不自信、甚至可以说有些自卑,但这不代表他怕了阿尔弗雷德。

最终新英/格/兰的意识体憋不住了,他气愤地指着加/拿/大:“你怎么就这么沉得住气!”

“哈哈哈。”马修干笑几声,突然对阿尔弗雷德想要说的事产生了几番不安。

那一定会从此打乱他的生活,他有着这样危险的预感。


“做一个殖民地,你开心吗?”阿尔弗雷德开口道。

“唉?英/国先生对我很好啊。”对你一直以来更是宠上了天。马修默默咽下后半句话。

“你就没有想过,要改变一下?”

“改变什么?”

阿尔弗雷德烦躁地剁了剁脚,艰难地组织着语言:“你有没有仔细地去听过,你家里人类的想法?你有没有尝试着去了解过他们想要什么,想过什么样的生活?”

马修静静地听着他的兄弟难得一见的严肃话语,脸上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我的子民有些土生土长,更多的祖辈都来自于英/国,他们身份低微,在英/国本土过得并不愉快,迁居到我家后才过得像个人。他们转变了身份,依靠土地的所有权改变了自己和后代的生活……然后——加/拿/大——他们需要更多的土地。”

“你想说什么?”马修面色微变。

“加/拿/大,你是我的兄弟,如果我们联合起来,我们将得到更高的政治地位和决策权,我们与英/国的不对等地位将缩减至最低,到那时,殖民地将仅仅是一个称呼,我们——”

“停下!”马修有些惊慌失措地看着阿尔弗雷德,“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很清楚,从来没有这么清楚过,”阿尔弗雷德认真地回答,“那么,你的答案呢?”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你对亚瑟先生如此不满了?!”

“我怎么可能会对他不满?!他给了我一切,他收养我、教育我、给我带来了全新的人生。他是那么好,好到我对他……”阿尔弗雷德激动地反驳,“但我,我的家,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我想要土地,你可以并入我吗?

他的兄弟已经如此成熟,他有了自己的想法和愿望,他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并且毫无掩饰地立刻去争取。

“你知道,亚瑟先生不会同意的,你有想过他会有多么伤心吗?”马修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冷静。

阿尔弗雷德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悲伤。

“还有,”马修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也不。”


那之后没多久,或许是新英/格/兰的持续的要求让国债负身的英/国上司产生了不满,乔治三世把俄/亥/俄河以北,宾/夕/法/尼/亚以西——被新英/格/兰渴望已久的的大片土地划归加/拿/大的魁/北/克省管辖,规定与新/英/格/兰清教有极大冲突的天主教为魁/北/克省的官方宗教,设立了高度中央集权的魁/北/克省政府,合并殖民地已经不可能再发生。

思考这里面有多少英/国本身的想法并不重要,感动于亚瑟对自己的馈赠的同时,马修几乎是胆战心惊地关注着阿尔弗雷德的动向,他还不能很好地理解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他的兄弟那么闪耀、明亮,自尊心强又充满力量。

他的兄弟那么固执、倔强,总有自己的一套想法。

他绝对会干出一件惊天动地、史无前例的大事。


加/拿/大从未这么深刻地意识到,这不再是关于一条瀑布的嬉闹。

这是战争。


而马修终于开始长大。

这是时代的必然。


TBC



注:其实漫画里……还真没有明确说过北米两人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包括马修自己也纠结过这个,本文让马修成为了哥哥其实算是私心啦(貌似已经是个被大众认可的同人设定?)因为阿米作为最小的那个感觉会更好玩一点hhhh 于是就按照这种感觉写了。

注2:漫画里即使是独战和美/英战争进行时,这俩兄弟也没在这种方向产生过冲突,这里其实加入了历史元素,比如独战的起因不止是剥削,给加/拿/大带来绝对福利的《魁北克法案》作为不可容忍法案之一在其中也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评论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