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二代绿灯/616美队
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Halbarry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靖苏、双关

【北米亲情向 & 米英】有弟如此(5:枪声)

* 前篇戳:(1)(2)(3)(4)

* 马修中心,国设史向

* 北米亲情向 & 米英CP向

* 有许多对角色的个人理解

* 本篇有法贞暗示


波/士/顿九万吨茶叶被倒入海中的消息传来,亚瑟先生终于暴怒。

他大骂着波/士/顿人的举动是多么不绅士、野蛮、得寸进尺,为了惩罚那些“暴民”,先前取消的税收、撤走的驻兵——这所有的犹豫和退让,都在他失望的眼神里湮灭了。

被强迫关闭的波/士/顿港夺走了一半波/士/顿人的工作,他们还被强制要求负担英军的支出,很显然已经不再被视作英/国公民。

亚瑟先生做下这些在他看来正当的举措,并没有考虑过事发地波/士/顿并不仅仅是新英/格/兰的一座城市,在这个时期,殖民地中任何一处发生的事情都被有心人注视着。我几乎可以想象得出亚瑟先生宣泄他的愤怒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正站在波/士/顿的港口,听着“自由之子”们的悲鸣和呐喊,视线仿佛能够跨越大西洋,最后一次凝望他一直眷恋的母国。

钱来自罗/得/岛,大米来自南/卡/罗/来/纳,羊来自纽/约。弗/吉/尼/亚抽出一整天,全民为波/士/顿祷告。共同的反抗意念在这一刻将几乎所有的美/利/坚民族团结在一起。

我来到亚瑟先生的办公室,发现他正拆阅着几位的北/美商人和政治家寄来的求和信,即使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作为少有不愿意开启革命的存在,提出赔偿那九万吨茶叶的损失来换取英/国议会收回对波/士/顿的制裁。我目睹了亚瑟先生没有丝毫考虑的意思,断然回绝的举动。唯有之后注意到我的到来,他那自得到消息起便一直覆盖着冰霜的脸才终于卸下冷漠的一面,显露出一丝疲惫。

“阿尔弗雷德不会就这样认了的。”我小心地提出我的担忧。

“随便他,”亚瑟先生这样回答,哪怕我仔细揣摩,也依然无法辨识出他在说这句话时是怎样的心情,“小孩子只有教训一顿,才知道听话。”


法/国、西/班/牙、普/鲁/士、荷/兰……那些年,英/国被全世界孤立,很多国家都虎视眈眈、蠢蠢欲动,想要看他的笑话,可亚瑟先生本人却看着海的另一边。仿佛没有尽头、与最不愿意对立的对象之间的战争,一度占据了他全部的注意力。我作为战争的直接参与者之一,可以说切身目睹了那道随着时间流逝愈发深邃的疤痕,是如何一寸一寸在亚瑟先生心上沁出血花的。


然而最残酷的事实,却是伤疤的拥有者,从最初的最初,就没打算要治愈它。


——摘自《马修日记》


“咦?这么厚一本?哇哦——没想到加/拿/大你还有写日记的爱好呀XDDDD”

“……快给我放下它,美/国!”



其五:枪声

马修蜷在被子里,只探出了一个头,神色期待地看着金色卷发的男人。

“哥哥我才不吃这一套,你死心吧。”

马修眨了眨眼。

“你又不是美丽的姑娘,别以为这样就能打动我!”

马修咧开了嘴。

“……啊啊啊够了够了,我认输。”

“谢谢法/国先生!”


年幼的马修十分喜欢听法/国先生讲故事。

加/拿/大本身就是从Kanata(村落)衍变而来的名字,彼时马修的名字还是新法/兰/西,法/国在属于马修的广袤土地上建立了一个个村落,与并不需要付出太多就能养活的稀少住民相比,木材和毛皮的买卖却能够带给法/国源源不断的利益。而对待马修本人,法/国却实在不能说特别上心。仅仅是商业贸易并不需要他一个国家意识体总是亲力亲为来到新大陆见马修是其一,整个16世纪都在忙于打击国内反对势力、大刀阔斧地改革以及增加自身在欧洲的影响力,对殖民地的发展兴趣不大是其二,或许还因为他最想要的孩子们一个个都不属于他,而他唯一拥有的马修却是个过于安静腼腆的顺从性格,让漫长的生命里只和一系列奇怪孩子相处过的法/国极其不擅长应付。总之种种条件叠加下,马修见到法/国先生的次数实在是少得可怜。然而,即便法/国政府对殖民地的管理堪称严格,每次见面却都能给马修带来新的惊喜:美味的食物、热情的传教士,还有精彩的书本和由弗朗西斯口述的故事。那些故事大部分都体现了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度是多么博学,讲述者本意应该并非教学,仅仅只是随性选择主题,却还是让年幼的新法/兰/西一点点拼凑出了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从蛛丝马迹的细节掌握了作为意识体需要拥有的生存技巧。

久而久之,为了听更多故事的小马修本能学会了如何挽留法/国先生:比如赞美他的一切,夸他好看,努力表现让他觉得很可爱多待一会儿是值得的。后来的他之所以没有在英/国先生身上做出总结然后施行,大概是因为阿尔弗雷德早已站在此道的巅峰,而马修本人并不需要特地去挽留一个真正关心着他存在本身的家人。


“从前,有一位年轻而美丽的少女,还没有见到面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哥哥我,于是在十六岁那年,她决定从家乡出发来找我……”弗朗西斯牌故事会唯一的毛病,大概是时不时就会以这样一个连不懂什么是情情爱爱的马修都觉得很假的故事开头。

“然后她十九岁就毅然地把您给甩了?”小孩子任性一回并不是什么大事,鉴于马修已经不想再听一遍,故而抹掉中间他已经烂熟于心的过程,直接说出了这个“残忍的”结局。他一直以来都疑惑编造一个不是喜剧结尾的故事有什么意义,更何况法/国先生明明恨不得全世界姑娘的心都属于他,也深愔恋爱之学,以至于被刻意模糊掉的细节让这个结局更加不符合他的一贯风格。

“呃……对,”弗朗西斯极为罕见地有些尴尬,他偏过了头,顿了下,又开口道,“这可是哥哥生命中的一大败笔,小马修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呀。”

“法/国先生您不是人类,就算那个女孩没有那么早就主动离开您,等她老了,也是不得不离开的。”顾不得继续思考故事的真假,马修连忙认真地安慰不知道为什么情绪有些低落的法/国先生。

“你说得对,”弗朗西斯点点头,他抬手摸了摸马修的头发,“那这个故事不算,你还想要听什么?”

马修沉默着在心里数秒。

“唔,这样吧,我来讲个有关于讨厌鬼的故事。”总是有很多故事的法/国先生,果然并没有让他等太久。


哪怕弗朗西斯一再申明讨厌鬼的名字就叫做讨厌鬼,仅仅听上三句话,马修就猜出了法/国先生是在说谁。毕竟这个世界上,能让法/国一提起就咬牙切齿,勉强平和地说几句评价就开始抹黑的对象,也就只有那么一个了。

马修非常理智,或者说那时候他对国家的概念还有些模糊。他一直都没有被法/国洗脑得对英/国产生什么不好的印象,相反,那场法/国反复而又不甘心地提起的,关于马修那未曾谋面的兄弟在法/国面前抛弃了他继而选择英/国的惨案,让马修对英/国一直都怀有深切地好奇。


那个关于讨厌鬼的故事,时至今日,马修都能清楚地回忆起来,自动过滤掉那些冗长且无意义的贬低后,它让年幼的马修对英/国有了更深的了解。他甚至敏锐地感觉到剃除一贯的嘲讽情绪,法/国先生对英/国的实力其实是报以认可态度的,对英/国本人,更是不爽中还夹杂着只会给予看中对手的敬重和忌惮。

那可是一个幼年被哥哥们欺压,长大后就一个个打回去;全世界都臣服于罗/马,就他不死心揭竿而起;罗/马、撒克逊、丹/麦、法/兰/西,异邦的侵略持续了千年之久,却依然在这种苦痛中浴火重生,在世界站稳了脚跟的讨厌鬼。那时候的英/国在马修心中是被“妖魔化”的,在他心里,那一定是个高大威猛、充满力量、冷酷无情的角色。所以之后战场上的初见,严格意义上彻底粉碎了他的一小片世界观。


“我不知道是见鬼的父亲情怀还是别的什么,那家伙明明是个彻头彻尾、不良气息刻在骨子里的讨厌鬼,结果现在却套上了所谓’绅士’的外衣,人模狗样的好像没人知道他以前干过什么一样。”

“那天,我去找英/国(吵架)时发现,他正在给他收养的那孩子做玩具!”

“亲!手!做!玩!具!”

“西/班/牙那小子都没给罗/马诺做过玩具!” 说到最后,弗朗西斯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

“那个,法/国先生,”马修小声地提醒,“你故事里的讨厌鬼应该是没有名字的。”


很久以后,阿尔弗雷德亲自掀起的这场革命让马修莫名地想到了法/国。即使已经失去与他的联系,更不清楚他目前的动向,但加/拿/大本身的存在就是英法数百年恩怨的证明之一,那么没道理法/国先生会对美/利/坚发生的这一切袖手旁观。

那个大部分时间还是优雅智慧的男人指不定正手捧葡萄酒,冷静观察着战局的变化,只待时机来临,便作为最关键的一把刀插入进这个战场。

但这并不是加/拿/大需要担心的,不出意料的话,英/国对此一定早已做下了准备。

马修担心的是阿尔弗雷德。

从新/英/格/兰赶来波士顿的民兵以293人的生命堪堪换取了英军的73人,他们无纪律、无训练,他兄弟的土地也从未拥有过强大的军事建制,这让他对宗主国的反抗看起来就是个笑话。

亚瑟先生寒着脸宣布这场“反抗运动”是非法的,挥挥手就调去了五万英军镇压。

无论是出于很久以前的固有印象,还是分析后白纸黑字悬殊的战力对比,马修都不觉得阿尔弗雷德会赢。

他的兄弟,根本就是在不知天高地厚地,向世界的霸主挑衅。


我同意从今天起北/美能够自主征税,拥有独立的司法和自治政府,拥有自己的防御建制。对此英/国议会仅仅需要保留名义上的权威,各个殖民地不被允许形成任何形式的殖民地联盟,议会将分别与它们建立政治和商贸关系。

也是直到今天,马修才看见了那张躺在亚瑟书桌上,由亚瑟亲自拟定、手写而成的计划。它是英/国深深埋在心底的挣扎,也是事到如今最后的一丝挽回希望。

如果阿尔弗雷德早一些看见了……如果他同意了……


全世界都听见了莱克星顿的那一声枪响。



TBC


刚开始写的时候……真的……没打算……把战争写出来的(


评论(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