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二代绿灯/616美队
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Halbarry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双关、靖苏、楚路、伞修、双花

【米英】青出于蓝 [哨向](二)

※ 第一章有部分修改,戳这儿:(一)

※ 特工AU + 哨兵向导设定(注意:双哨兵!)



阿尔弗雷德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蓝天白云,他躺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之上,泥土的气息萦绕在鼻尖,柔软的草叶被微风吹拂着,挠得他脸颊止不住瘙痒。

这番令人赏心悦目的景致带给阿尔弗雷德的却并非什么美好轻松的印象。

他坐起身,肌肉紧绷着,用力地握了握拳,触感与以往别无二致,真实得找不出丝毫异样。

但这一切都是假的。

他正身处自己的精神图景——更正——被人伪造出的精神图景之中。

精神图景显示的是什么完全取决于一个人的内心,而就算打死阿尔弗雷德,他都不会相信自己的内心会如此空虚。就算不来几打电玩游戏、刀械枪支,也要是处崇山峻岭之类颇具挑战性的绝地,再不济也得安个可以无限供应汉堡的机器,那样就算有朝一日他感官崩溃陷入了神游,至少不会精神意义上地把自己饿死。

阿尔弗雷德垂头脑洞了一会儿,便自顾自地笑了起来。他的笑容很干净,不含丝毫阴霾,每一个弧度和线条都恰到好处,是完全容不下虚伪的真实。

他当然是真的想要笑了,笑自己用了十多年,却没能成功走出这个地方。天性不喜受束缚的阿尔弗雷德几乎要为此发疯。但他没疯,每一次来到这里,他都比以往更谨慎更冷静,抚养他长大的人教会了他生存,以及除了死亡,没有任何事物称得上是绝境。他相信只要他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会知道是谁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覆盖了他的精神图景,让他空有S级的潜质,却连哪怕一半都发挥不出来。

那一定是个极其强大的向导,若非如此,没有人类的精神力能够完美暗示一个成长完善的哨兵。


阿尔弗雷德听见了鸟鸣。

在这个空荡荡的精神监狱里,他可以百分百地放开自己的五感而不用担心陷入神游,屏障束缚了他的同时也从另一种意义上保护了他。

那鸟鸣来自于这个硕大空间除他以外唯一的活物,一只色泽艳丽的知更鸟。

阿尔弗雷德伸出手,心情愉悦地看着小鸟落在他的手指之上,翠绿色的瞳仁眨也不眨地盯着自己。“噢托尼,你还是这么漂亮。”阿尔弗雷德语气轻快地开口道。

知更鸟狠狠啄了一下他的手指。

“怎么又来?你究竟是不喜欢我给你起的名字,还是不喜欢我说你漂亮啊?”他大声叫屈,引得知更鸟很是干脆地又补了几口。

阿尔弗雷德不甚在意地耸了耸肩,他一度怀疑过这小鸟是他的精神向导,但没花多久他就打消了这个想法。首先,教科书上说过精神向导是一个哨兵或向导半身一样的存在,能互相感知到对方的状态和情绪,可别说感知那些虚的,他就算探出全部的精神触梢,也无法感知到这只坏脾气鸟的存在,哪怕它就在他跟前嚣张地飞来飞去,更别说在现实里和它沟通让它化出实体了。然后,最重要的原因,和精神图景不对劲的理由一样,像他这样高大威猛的英雄式人物,精神向导怎么可能——是看上去这样可爱无害的生物?也不需要如那些大型猫科动物般帅气,但怎么也得来个更加凶猛的玩意儿不是吗?

阿尔弗雷德对自己这番奇葩的论点可以说是相当自信,故而在没摸清楚其确切来历之前,权当知更鸟是自己养的虚拟宠物,说实话比手游可炫酷多了,还有即时互动功能。


知更鸟突然朝他急促地鸣叫的时候,阿尔弗雷德便意识到自己快醒了。与一般的哨兵不同,只有睡眠才能让他进入精神图景,估计这是由于他从没有过真正属于自己的精神图景的缘故。

吵醒他的是响个不停的手机铃,阿尔弗雷德睡眼朦胧地划开屏幕,映入眼帘的是弗朗西斯的大名。他不爽啧了一声,相当不情愿地接通了来电。

“小阿尔,不在忙吧?”对面的声音带着一丝假惺惺的讨好。阿尔弗雷德脑中警报一个劲儿地闹着,直觉在教唆他赶快挂断然后睡个回笼觉。

像是猜到了他的想法,弗朗西斯难得开门见山:“这次的事情真的只能麻烦你了,如果你做得好,除了组织的例行奖励,哥哥免费给你做三个月的精神疏导如何?”

这个条件不得不说……还挺有诱惑力。阿尔弗雷德虽然对自己的实力一直有一种迷之自信,但仍不能打包票单兵作战干得过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这位组织最强的向导。他随手丟一个攻击性的暗示,估计就能让一批低级哨兵直接精神崩溃。这样高级的向导出手做的精神疏导和精神屏障,自然拥有最高标准的稳定。更何况阿尔弗雷德情况还要更特殊一些,对他来说,稍微低级一些的向导根本就无法安抚他那一团乱麻的精神触梢。

“为什么要出动我?”诱惑归诱惑,阿尔弗雷德也不傻,他挺直背脊,犀利地点出这个问题。一个太过年轻、能力不稳定还没有精神向导的哨兵,哪怕等级够高,也并不值得这样的优待。

“因为你的目标是亚瑟.柯克兰。”

阿尔弗雷德总是维持着从容的表情陡然一变,只余下难以掩饰的震惊。


作为一个正值妙龄的姑娘,艾格莎拥有显赫的身世,足够挥霍的钱财,和完全称得上优秀的向导能力。难能可贵的是她还没有天之骄女一贯的目中无人,相反,她十分喜欢体验平民的生活,经常趁保镖不备偷溜出去走街串巷地见识各种新鲜事物。不是没有遇见过心怀不轨的人,但鉴于普通人类根本无法抵御向导的暗示,她从没有碰到过真正意义上的危险。

认识阿尔弗雷德是个纯粹的意外。

那一天夜里,她走过一条小巷时感受到了一股庞大到可怕的精神域。艾格莎并非天生就是个向导,而是后天觉醒。按照法律规定,所有已觉醒的哨兵向导都要被送入塔中做身份登记,且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专业培训才能重返社会。艾格莎却并没有登记过,她隐瞒得很好,甚至连她的父母都不知道女儿其实是个向导,这便导致了她对许多向导的知识都一知半解,能力使用也全凭自我摸索。

那股精神域直接把艾格莎弄懵了,她无法想象怎样的人才会拥有如此压迫性——但又杂乱无章的精神。本能让她迅速化出精神触梢,试探着靠近安抚那个似乎已经濒临五感崩溃的哨兵。

她被拒绝了。

一个哨兵的精神域,却完全隔绝了外来向导的刺入。这在艾格莎看来是无法想象的事情。她冲进巷子,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正蜷缩在地上打滚、和她年纪差不多的金发少年。

那一天她到最后都没能成功抚慰到少年的精神,但少年竟然自己扛了过去,没死也没陷入神游,而是正常地、没有伴随任何诸如失忆之类的狗血副作用地苏醒了过来。

他有着一副爽朗又好相处的性子,自我介绍说他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

是个……黑暗哨兵。



TBC


这篇文大概会边写边改,不然一定会出现无数BUG的(。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