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二代绿灯/616美队
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Halbarry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双关、靖苏、楚路、伞修、双花

【北米亲情向 & 米英】永无止歇

※ 大修完毕,7k字重发

※ 灵感来自2017年10月美/国恐/袭事件以及十月三日加/拿/大当地报纸的头条

※ 米中心,时政向国设,北米亲情向 & 米英CP向



我知道,那枪声将永无止歇。 ※注


※※※※※※


“您不能——”

“我能。”阿尔弗雷德斜斜地倚着办公桌,手上把玩着一支纹着星条旗的别致原子笔,他不记得自己有过这样的笔,不过谁晓得呢,鉴于每种政府发售的限量款都会免费给他送来一份。

“可是——”

“没有可是亲爱的,”阿尔弗雷德放下笔,伸出修长的手指,意味深长地在自己唇上轻轻一点,他在怔愣住的助理面前嘲讽般哼笑着,“我不在、我很忙、我没事……你清楚我与那些家伙的亲疏远近,掂量着点回答,我一直都相信你的能力,所以处理这种事情,你完全不需要我本人也在场。”

“美.国先生!”快要晕眩过去的助理徒劳地做着最后的努力,“如果、如果是……”

“也没有如果,”阿尔弗雷德风风火火地迈开脚步,临出门前他扭过头,朝助理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我是你的祖国,我说了算。”

门被狠狠地摔上了,渐渐开始习惯这份任性的助理苦着脸,认命地接起了下一个电话。


※※※※※※


年轻意识体的出走很是干脆利落,他将所有能够证明他身份的东西都留在了办公室,用权限删去了他离开的影像,仅仅在兜里揣了只两天前新买的非智能手机,和一些零碎的纸钞和硬币,就施施然走上了人流拥挤的大街。这些并不能拖延太久他被找到的时间,但无妨,他没打算人间蒸发,只是暂时不想见到上司那张脸而已。

“阿尔弗雷德,你怎么想?”

往前追溯,所有的不愉快都是从这一句开始的。

彼时听到这个问题的阿尔弗雷德深深地皱起眉头,是了,每当上司想问点敏感的东西时,总会放柔语调,喊他的名字,仿佛只要这么做了,就会站在年龄的制高点上,怜悯地瞧他如同欣赏一只十九岁的小羔羊。

“我很难过。”于是阿尔弗雷德干巴巴地回答。

“我也同样,”上司摇了摇头,阿尔弗雷德知道他在焦躁,从发布会回来后他就一直如此,所以他完全不打算和自己兜圈子,“我需要的是更深层次的那些。”

阿尔弗雷德耸了耸肩:“您自己都说了这是毫无意义的悲剧,那我……那民众们怎么想对您来说有意义吗?您可以直接上社交网站,人类最喜欢把自己的心情发布在上面。而我可以肯定现在连Google都已经即时地改为黑色了,哈哈,赞美政治正确!”

阿尔弗雷德十分擅长用一句话把气氛弄僵,通常情况下他都是故意的,虽然并没多少人看透了这一点。明显不在知情人之列的上司可能把这理解为美.利.坚意识体又一个过火的玩笑,而他在准备发火之前再度可悲地意识到与本国国民意志的具现化发生冲突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毫无意义的。

“你有义务向我提供信息。”

“我没有,”阿尔弗雷德深深地看了上司一眼,咧着嘴笑了,“至少现在没有。嘿,想想看,作为合.众.国的一份子,您也是民意之一,说不准您哪次梦话也会在我脑内循环播放呢?我知道您究竟打算知道些什么,我清楚得很,问题是,等您知道了,您又会试图为它做什么呢?除了那些千篇一律的发言,除了口头安慰,除了敲打下那脑子有坑的步/枪协会,现在的您还能做到什么吗?拜托,从您沦落到要向我求助的地步,您就知道我会给您什么答案。”

结局是很彻底的不欢而散。


※※※※※※


找不到敏感词,全文走链接:

https://shimo.im/docs/dPwHfeFZllENo4vh/ 


TBC


注:我知道,那枪声将永无止歇。自己的翻译,原文:I felt the gunfire would never stop. 加/拿/大日报Toronto Star十月三日的头条标题,文章煽情地描述了这场9/1/1以来最大的恐/袭,还花了相当多的篇幅嘲讽了美/国的持/枪/令,并认为美/国只有废除掉它才能避免类似事情发生。


PS:

最近非常忙,翻着不知道该填哪个的一堆深坑,突然看到这篇,一拍手,就它了。几乎全篇重修了一遍,加了好几千字后似乎又把故事线拖长了_(:з」∠)_

争取一周内写完(


评论(2)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