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此博目前主米英&双关
APH米英本命,除此之外法贞普洪不可拆,推北米亲情向。
白夜双关主无差,不过年上年下互攻都吃啦,就是不一定会写。

各种欧美日漫小说游戏武侠国产剧都看,墙头无数,什么都可能发。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我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不要拆,不要拆……

【北米亲情向 & 米英】有弟如此(9:兵临城下)

* 前篇戳:(1)(2)(3)(4)(5)(6)(7)(8)

* 马修中心,国设史向

* 北米亲情向 & 米英CP向

* 有许多对角色的个人理解


年幼的马修曾在英.国看到一朵花,那是他在新大陆前所未见的品种,彼时正生机勃勃地绽放着,艳丽而华美。

他问亚瑟:“我很喜欢它,以后我可以经常来看它吗?”

亚瑟回答:“你其实可以直接把它挖出来,然后带回家。”

阿尔弗雷德说:“等等,在你带回家前,先借我一天。”

一天后,一直担心着有去无回的马修伸手接过花:“你竟然真的还给我了。”

阿尔弗雷德举起手中的袋子,得意地说道:“你在想什么,我才不会抢你这么一小朵。我拿着它去问了当地的人品种,然后买回了它的种子。”

亚瑟惊讶地看着阿尔弗雷德,然后十分赞许地摸了摸他的头发。

马修愣住了,他缩在角落里低头地看着他的花,不知怎么的,它似乎不再像初见那么有魅力了。年幼的意识体在那一刻懵懂而惶然地意识到了他和面前两个人的差别。

在他随遇而安、顺其自然地生活着的时候——

年长的国家愈发擅长于掠夺。

年轻的殖民地逐渐学会了野心。

如果要在世界上站稳脚跟,这些并不是什么贬义词。

如果一定要武装才代表强大的力量,那么加.拿.大……


其九:兵临城下

那是一只鹰。

马修撑着下巴坐在会议室里。这场会议已经开了很久了。英.国派来的代表准备了足够冗长的材料,光读完应该都需要不少时间,更别提他每个议题都要自由发散一番。

如果交给我和英.国先生亲自谈,用不着多久就能解决问题。尽管知道英.国正忙于应付他那位兄弟短期内不可能抽出身,马修还是放任自己沉浸在幻想中——那总好过旁听一些毫无意义的讨论和客套。


然后他看见了一只鹰。

那只鹰就站在会议室落地窗外的阳台边沿上,昂首挺胸,气势非凡。它的头羽是纯然的雪白,体型十分巨大,甚至遮住了一部分投进会议室的阳光,马修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至少有一米,这还是它收敛了翅膀后的粗略估计,如果双翼张开,那绝不会少于两米。

它为什么会选择停在这里?马修不是很在意地想,毕竟没有动物喜欢靠近这种只有冰冷的政治气息而毫无温情的地方。

令人惊奇的是,几个小时过去,那只鹰却仿佛把此处当成了某处临时的窝,除了偶尔抖动一下翅膀,毫无离开的意思。

它什么时候才会走呢?马修终于好奇起来。仿佛察觉到了马修的视线,鹰竟人性化地扭过头,锐利的鹰目和他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这仿佛在说我就爱待在这儿的姿态真是像极了阿尔弗雷德。马修几乎要为自己强大的联想力笑出声。

“……大,加.拿.大先生。”马修回过神,会议室内所有人都在等待他答案的情况让马修羞愧地涨红了脸。察觉到上司窘境的助手小声地重复了一遍问题。

“英.国的代表问您,接下来打算如何对待十三州殖民地。”

“十三州殖民地……?”仿佛突然间灵光乍现,马修猛地站起身,不顾众人奇怪的眼神朝落地窗走去,察觉有人径直朝它而来的鹰扇了扇翅膀,仍然没有飞走的打算。

“是阿尔弗雷德让你来的对吗?”马修伸手摸了摸鹰棕色的绒羽,不需要它回应什么,爪子底下抓着的圆筒已经告诉了他答案。

将卷在筒内的信件平摊开来,马修瞥到信封上的字迹,登时沉默了。

“加.拿.大先生?发生了什么?”助手疑惑的声音传来。

“Letters to the inhabitants of Canada。”马修一字一句地念道。

“敬告加.拿.大人民书?之前他们不是发过一封,而我们没有同意?”

“所以这是全新的第二封,”马修叹了口气,“所谓的……最后通牒。”

“什么?!”

“备战。”马修声音冷了下来。

“您还没看上面的内容?”

“不必了,不会和上次有什么不同的,既然注定拒绝,那就立刻备战吧。”

加.拿.大官员们面面相觑,终于有一个人站了出来:“加.拿.大先生,这只是您的兄弟和英.国的战争,我们虽然向英.国表了态,但难道不是仍处在旁观的位置吗?为何……”

“在你们眼里,我和十三州殖民地是什么关系啊?!”马修被气笑了,“怎么,我们相处得太好了,你们觉得他不会对我动手?你们是忘了他想要吞并我的土地的时期了吗?”

“可那些所谓的由毫无经验的民兵组成的大陆军,刚在邦克山吃了败仗,明明自身难保,怎么可能有空来找我们麻烦?”

“他吃饱了撑着呗。”马修面无表情。

“呃,这是开玩笑吗?”

“你觉得我像在开玩笑吗?”马修伸手摸了摸信封上那个完整的手写落款,在Foster上顿了片刻,情不自禁地学着阿尔弗雷德的样子拢起眉,用力锤了下桌子,所有人竟然真的被这个举动震住了,他们紧张地看着他的模样,让马修心里生出一种难以名状的快感——平常似乎真的是太好脾气,以至于这群家伙只有关键时刻才会把他放在眼里——“听好了,你们可以和你们的兄弟相亲相爱,或吵一架决裂老死不相往来。可我代表了整个加.拿.大,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可以砍掉对方的四肢,放干对方的血液,我们会抱着杀死对方的心情来战斗,这就是我们存在的方式,兄弟只是一个修饰词,在战争面前,没有任何意义!你们还记得为什么我们最终选择了英.国吗?英.国确立了我们的语言、民众法律的正式地位,他不像法.国那样从我们的土地上获利,却反过来让我们从他身上获利,国教为新教的他还破天荒承认了天主教在我们本地的统治权,更别说我们的经济和文化发展几乎可以说完全依赖着他。忠诚于他是情义上的第一选择,也是考虑诸多方面后的唯一选择,反抗英.国对我们来说不存在任何利益,所以从一开始,十三州殖民地就站在了我的对立面。我们是离他最近的英属殖民地,占领了加.拿.大的泰要塞,大陆军将进可攻退可守,英军将无法从我这里南下,革命将毫无后顾之忧,更何况他们早就不爽魁.北.克法案和我们的拒绝了。你们想在战争中做旁观者?不存在这么好的事情,选择一个立场,就得承担因此而生的代价。”

“然而目前我们并没有足够的军事配置,和十三州殖民地相连的魁.北.克省只有分散各地的700正规军……”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很危险——怎么?还用我教?去联系易洛魁联盟(北.美原住民联盟),在当地民众间征兵,怎样都好,尽快把军事力量集合起来。”

马修的发言结束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有些不安地咬了咬唇。一时激动故而蹦出这么多的说教完全不符合他以往的作风,但对自己子民的恨铁不成钢和对阿尔弗雷德的忌惮让他一反常态地强硬起来。此刻,终于冷静下来的马修猛地想起现场还有一位来自英.国的使者,生怕方才口不择言的内容触怒对方,他十分后怕地看过去,却见使者赞赏地朝他点了点头。

“请向英.格.兰先生说明情况并要求尽快支援,以及,请为我带一封信给苏.格.兰先生。”马修试探着提出请求。

“加.拿.大对英.国的忠诚将被永远铭记,”使者严肃地回应道,“十三殖民地不过是一时嚣张,终会屈服在大英帝国的权威下。”

“谢你吉言。”马修垂下头,掩盖住了脸上那稍纵即逝的痛苦。

——你错了,只要他还是阿尔弗雷德,那么他便永远不会对亚瑟低头。

——等在阿尔弗雷德前方的,不是胜利,就是毁灭。

马修攥紧了手中的信,他再次在心中比对了一下双方的实力。

——不,只有毁灭。

咦?有什么坚硬的东西搁到了他的手,马修手忙脚乱地拆开信封,除信纸外有个圆圆的物事滚了出来。

那是一颗种子。

上百年的流离岁月,似乎都被裹在这颗种子里,只是已经不会再有生根发芽、开出美丽花朵的那一天了。


“谢谢,我们不感兴趣。”没再用信被水泡烂了的可笑理由回绝,马修很认真地写下这行字,仔细叠好塞进了白头鹰爪子间的圆筒里。

仿佛知道已经拿到回信,白头鹰长鸣一声,从这个逗留了大半天的阳台上蓦地腾飞而起,不过片刻便融进了广袤的天空之中。

马修立在原地,像一座沉默的石像般凝视着它远去的方向,良久良久。


“尊敬的苏.格.兰先生:

见信好。

魁.北.克省居住了一批七年战争时期的苏.格.兰高地步兵,目前大陆军来势汹汹,不知我是否被允许将他们重新编组作为魁.北.克的有生兵力?

您真诚的,

加.拿.大”


第二封《敬告加.拿.大人民书》遭到拒绝的数个月后,马修在魁.北.克城里,仔细地翻阅着各方的情报。按理说大陆军要进攻肯定会趁着夏秋时节,毕竟加.拿.大气候寒冷,缺乏补给不适应气候的远征不会有多少胜算,可不知道是被什么拖延了,阿尔弗雷德直到九月才如他所料带着军队跨越了边境。到了十一月,苏.格.兰的高地步兵作为的第一批援军已经到达魁北克城,英.国的军舰也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加.拿.大先生,大陆军来了!从森林里!”

“什么?!”马修震惊了,他想过无数种阿尔弗雷德军队出现的路线,几乎都离不开水路,但是森林?森林里根本没有路,近200英里的距离,他们难道是徒步走过来的?好吧,对阿尔弗雷德本人也许不算什么难事,但是他的军队又不是都和他一样的体质。

阿尔弗雷德度过圣劳伦斯河,出现在魁.北.克外城的时候,马修第一时间在那群比乞丐好不了多少、衣衫褴褛的军队中看见了他。他似乎瘦了许多,可带着一帮被气候和食物短缺折磨得快散架的军队,也没让他眼中的神采缩减分毫。

他依然斗志昂扬。马修不明白,究竟是什么给了他勇气?

注意到城头的视线,年轻的意识体仰起头,看向正在被他“侵略”的兄弟,如很久以前那样,抬手朝他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你……”马修的一句话还没出口,心口陡然升起的强烈疼痛便剥夺了他的全部知觉。

——怎么可能?

“加.拿.大先生,你怎么了?!”周围的士兵慌张地围拢了过来。

“蒙.特.利.尔……”马修勉强从喉咙里憋出几个字,“首府……沦陷了。”

他直接疼晕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马修看到亚瑟坐在他的床边。

这场景就跟做梦一样,让马修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清醒。

“你醒了?”亚瑟注意到他的动静,连忙问。

“英.国先生,你为何……”

“别说话了,保留一点体力,”亚瑟强硬地打断了他的话,手上动作却十分温柔地将他扶起,给他背后垫了个垫子,“来,喝点水。”

“阿尔弗雷德他——”骤然回归大脑的记忆让马修惊慌失措地想跳下床,却被亚瑟一把按住。

“给我躺下!”亚瑟斥道。

“可是蒙.特.利.尔……”心口绵延的疼痛不断提醒着他发生了什么,马修眼圈红了,几乎要落下泪来。

“你现在去,蒙.特.利.尔也回不来了。”亚瑟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闻言马修仿佛就此想通了什么,竟乖乖地躺下,不再出声。

亚瑟却憋不住了,他纠结了一会儿,还是主动开口道:“你怎么不问阿尔弗雷德怎么做到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怎么做到的我之后肯定会知道,至于他为什么……我早就知道他为什么。”马修低声回答,半晌没听见亚瑟的声音,于是抬起头,遂被英.格.兰脸上汹涌的怒火吓了一跳。

“他怎么敢?他怎么敢对你出手?!”

“亚瑟先生,呃,毕竟从战略上考虑,他没有海军,先攻击我是不错的选择……”马修解释的声音越来越小。

“你是他的兄弟!”亚瑟低吼着,某种沉重的情感仿佛化为了实质,将他整个人包裹了起来。

曾对着子民说过“兄弟只是一个修饰词,在战争面前,没有任何意义”的马修哑然。

“他可以叛逆,他可以不听话,他有权利反对我,他可以为了他那些乱七八糟的理论和理想跟我作对,但他、他怎么能够狠得下心主动对你出手?”

“亚瑟先生……”

“我以为只要惩罚他一下就好,只要让他意识到自己不对就好,只要把他打服,只要他向我承认错误,那么无论他做了什么,都还是我的阿尔弗雷德,我最终会原谅他的,我知道我会的。”

“可他对你下手了,”亚瑟的声音几乎带上了哭腔,“他根本没打算给自己留后路,只要出手了,就一定要做到最绝。”

亚瑟沉默了,他双手捂着脸,似乎在努力压抑着心头杂乱不堪的情绪:“现在太晚了。”

“太晚了。”

“他会后悔的。”

“我·会·让·他·后·悔·的。”


TBC


PS:感谢大家的留言和喜欢,不知道该怎么回但每一条都有认真看/// 

本来只是一时兴起写的段子,现在也有几万字了。一开始选择用马修视角大概是因为我在马修家住了很多年,甚至还上过当地的历史课,对马修比较偏爱和了解吧。相当喜欢漫画里北米英这三人的相处模式,小透明的马修一直用他特有的温柔默默地守护着他的两位家人(甚至应该说是更偏心亚瑟的ww 不过我偏要把北米之间的感情作为重点~)用这种方式把历史一点点还原,因为不是上帝视角,很多事情其实很难描写出来呢(笑)我现在已经开始纠结以后真的谈起恋爱马修再透明也不能全程直播啊(X)但其实应该还很遥远。本来不打算写战争的细节,等真正下笔,却觉得史向国设中,战争真的是不容忽视的一部分,尤其是独战这样一场米英间至关重要的战争,每一点进程都代表着两人间关系的变化吧,不过只会选择性写几场。而且本家的战争大部分描述得真是太轻松了更衬托的我苦大仇深……

啊有些啰嗦了就到这里吧。因为每一章都是片段想到梗就写的缘故,可能有些表达不清楚,之后会大修一遍让它更像一个完整的故事。目前的时间轴大概是:

* 《他与他的爱》篇是三次回忆杀

— 子米和Davie(回忆杀1,第6章)

— 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的尼亚加拉事件(第1章) 

— “杰金斯耳朵战争”(回忆杀2,第7章) 

— 阿尔亲自去见马修暗示要吞并他的领土(第2章) 

— 魁.北.克法案绝了阿尔的野心,英.国颁布的税收法,阿尔找马修诉说自己想独立并寻求支持,第一封敬告加.拿.大人民书被拒 — 三天后雨夜的偶遇,马修意外得知了阿尔对亚瑟的感情(回忆杀3,第8章) 

— 马修远渡大西洋前往英.国向亚瑟表示自己的忠心,告诉了亚瑟几乎一切阿尔的动向,却隐瞒了雨夜发生的事情(第3章)

— 从英.国回来,马修决定去见阿尔说清立场,意外地在阿尔家遇到几乎是心急火燎赶来想要挽回的亚瑟(第4章)

— 波.士.顿倾茶事件,莱克星顿的枪声(第5章)

— 魁.北.克战役,北米兄弟决裂(第9章)


评论(10)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