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此博目前主米英&双关
APH米英本命,除此之外法贞普洪不可拆,推北米亲情向。
白夜双关主无差,不过年上年下互攻都吃啦,就是不一定会写。

各种欧美日漫小说游戏武侠国产剧都看,墙头无数,什么都可能发。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我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不要拆,不要拆……

【北米亲情向 & 米英】兄弟的国庆节(上)

* 马修中心,国设。

* 北米亲情向 & 米英CP向

* 可以看做本人史向米英长篇《有弟如此》的小番外,不看前文不影响阅读



马修觉得有些不对劲。

或者说,这一天就是从反常开始的。

“早安,马修。”

“熊吉先生,你是……喊了我的名字?”

他瞪着白熊,会说话的宠物瞥了主人一眼,似乎根本没意识到主人此刻心里翻涌而出的震惊,懒洋洋地躺下便继续睡了。

“果然还是我的错觉吧。”着装完毕,加.拿.大的意识体对镜中的自己这样说道,已经为之纠结好一阵子的他顿觉心安不少。


这个早晨,当马修徒步在前往国会山庄的路上,那不对劲的感觉又卷土重来了。他发现城市的交通状况比往常这个时间段要空出许多——不,已经不是空的问题了,而是几乎就看不见人。一脸茫然的他停下脚步仔细感受了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并没发现代表着渥.太.华的心脏部位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出了什么大问题。

直到抵达国会山庄前的大广场,目睹到那人潮涌动的画面,马修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今天的日子。“以前,不会有这么多人的……”简直是整个渥.太.华的居民都聚集到了国会山。马修被激动的人群挤来挤去,他放弃了进国会大楼的想法,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他的人民们正互相拥抱、跳跃、尖叫,如同这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


“第一次庆祝国庆节的感觉如何?”

“真不可思议……”马修喃喃道,他摸着心口,有种陌生的、暖洋洋气息自那里开始逐渐蔓延向全身,“我从没这样直观地感受到,我也是一个国家了。”

“很开心吧,很激动吧?如果你想的话,六十年前你就可以感受到了~ 可不过十年以前,你好像还觉得自己是英.国的,感谢战争终于把你敲醒了,哈哈哈哈。” ※ 注1

“不要擅自决定我的心情!虽然我并没有觉得不高兴!”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的马修条件反射地回答,他猛地转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一身便衣凭空出现在他面前的阿尔弗雷德。

他的兄弟边调侃他边兴高采烈地跟周围的人対掌欢呼,活像自己是个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美.国?”马修抽了抽嘴角,好半天才干巴巴地开口。

“你猜~”不速之客却毫无客随主便的意思,摆明了就是要让人担惊受怕。

许多复杂的猜测在马修的脑海里翻来滚去,最后他不确定地开口道:“你知道阿.拉.斯.加的边境线已经定下来了对吧?是、是英.国先生亲自见证的!”

搬出英.国的名号成功让阿尔弗雷德愣了一下,旋即好笑地看着他:“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我至于为了这个特地跑过来吗?”说着说着他的眼神却亮了起来,“还是说在你看来,只要我现在把你修理一顿,你就可以再分我一块了?”

“你果然还没死心!”马修愤怒的指责显然对远道而来的年轻国家不痛不痒,无论过去多少年,他这位兄弟始终不觉得自己的野心是需要被遮掩的东西,这在旁人看来简直是不可理喻。

可现在还有谁敢毫无顾忌地揍他呢,马修酸酸地想,又提出一个假设:“那,难道是关于……自由贸易协定?”当初他拒绝得有多干脆,事后就有多忐忑。

“加.拿.大,”阿尔弗雷德抚着额头长叹一声,“你那早就使用过度的脑子,可以有哪怕一秒钟,想点除了政治以外的事情吗?”

“唉?”年幼时那个以学习政治为由拒绝他游玩邀请的阿尔弗雷德在脑中一闪而过,马修看着他那似乎说得很认真的兄弟,一时语塞起来。

年轻的国家则完全没觉得自己方才的说法有问题,他粲然一笑:“嘿嘿,世界的Hero大人可是特地来为你庆祝生日的,有没有觉得很惊喜~?”

“……谢谢。”马修迟疑地点了点头,觉得这人浑身上下充溢着“别信,我是在逗你玩呢☆”的气场。

世界的Hero大人沐浴着马修怀疑的目光凑近了些,低下头小声问道:“加.拿.大,来,跟我说说,你把英.国的住宿安排在哪里了?”

“唉?”马修莫名其妙,“你是说英.国先生?”

“废话,他不是来为你庆生了吗?”阿尔弗雷德理所当然地回答。

“英国先生……他……来为我庆生???”马修的脸蓦地白了,“……我为什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阿尔弗雷德瞪大了眼睛。

“拜托,我今天都还没见过我上司。”马修比划了下周围几乎找不到空隙的人群。

“上司为什么没给你打电话?”

“你问我我也——等等,所以,你,美.国,为什么会知道?”

阿尔弗雷德煞是无辜地别过头吹了声口哨。

“英.国先生,选在今年……来为我庆生……”马修不再理他,自顾自地重复了一遍这个惊人的消息,“怎么办?我该准备些什么?”

“喂喂加.拿.大,你给我冷静点,说了不要想太多!”耳边传来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和往常自说自话、听了就让人火大的内容不同,马修神奇地在其间听出了关心的味道来。

——果然还是我的错觉吧。

这初夏的阳光也太刺眼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有什么人在唱着:“他要执掌权柄,从这海直到那海,从大河直到地极……”马修听着听着,背脊凭空冒出了一身冷汗。※ 注2


※※※※※※※※※※


“你办公的地方可真简陋。”阿尔弗雷德说。

“谢谢啊,我没那个财力把办公室装修成豪宅,”马修面无表情,“把你带进来我已经仁至义尽,现在,我要去找我的上司,希望留你一个人待在这里不会出什么问题。”

“噗嗤。”

“你笑什么?”

“你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可真是好玩哈哈哈……这是英.国给你的?”

还没来得及发火的马修听到这个问题望过去,只见阿尔弗雷德手里拿着个已经开封的罐子,他本人则紧锁着眉头。

“对,是他亲手做的橙皮果酱。”

“这么久才吃了这么点,看样子你也不是很喜欢嘛?”

这个尖锐的指责让马修涨红了脸:“我平常习惯吃枫糖浆,这个是英.国先生的特制配方,我只有在高兴的时候……”

“我不是英.国,你不用解释给我听。”阿尔弗雷德撇了撇嘴,状若毫不在意地放下了果酱罐子。

马修意识到了什么:“美.国,英.国先生难道没有给你寄吗?不止我,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也——”

“我才不稀罕他做的食物!”阿尔弗雷德提高了音量,非常粗暴地打断了马修的话,脸上写满嫌弃。

“是是。”马修干笑。他的兄弟别扭起来还真是和英.国先生一脉相承,他没打算提醒他不久前某次会议上他光明正大地在英.国面前嘲笑他的厨艺,被打击到自尊心的英.国要是还能给他寄吃的,那才真是件奇怪的事情。


心情因为那不请自来的兄弟而轻松不少的马修敲了敲上司办公室的门,得到回应后拘谨地走了进去。

“你来啦,加.拿.大。”甫一进门,一句熟悉的、带着浓浓英伦风味的问候便传入耳畔。

哪怕早有准备,马修还是被吓了一跳,连人影都还没看到,他就摆正姿势朝前鞠了一躬:“您好,英.国先生。”

“别总是这样过分礼貌,生日快乐!”一双温暖有力的手扶起了他,马修抬起头,来自大洋另一头的年长国家正微笑地看着他,“为了给你个惊喜,之前就没有特意通知你我会来的消息。”

怎么又是惊喜,明明只有惊没有喜。马修脑海中浮现出阿尔弗雷德欠揍的笑脸,不懂为什么这俩连突兀出现后的理由都要撞一撞……啊不能这么想英.国先生。

马修努力为方才的不敬想法忏悔了一会儿,然后结结巴巴地开口道:“麻烦、麻烦英.国先生特地跑一趟了。”

“都说了随意点!”亚瑟伸手揉了揉马修的头发,“你在美.国面前的气势去哪儿了?”

今天怎么到哪儿都是美.国,马修小声回答:“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你现在可是一个真正的国家了,别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太低,你要是总表现得自己有多弱小,我可不会同意,美.国不会,国际联盟也不会。”

英.国先生明明是很真诚地在祝福我……马修微微睁大了眼睛,只觉得之前各种揣测的自己真是太不像话,阿尔弗雷德以前骂得还真对,脑袋不够聪明、古板顽固又无聊,笨手笨脚,还总是怀疑别人的真心,说不定阿尔弗雷德这次来也是只为给自己庆祝生日也说不定呢——


※※※※※※※※※※


“英.国真的来了对吧?”阿尔弗雷德瘫坐在沙发上翘着腿,见马修回来,一脸“看吧我说得没错”的表情。

“你第一句话就关心这个?”马修抽了抽嘴角。

“不然还有什么?”阿尔弗雷德不解。

“混蛋,”马修默默地骂了一句,“还为我庆祝生日,这家伙怎么看都是跑来见英.国先生的。”

“你在说什么?”阿尔弗雷德挑了挑眉,“在说我的坏话吗?”

“你听错了。”马修很淡定地回了一句,他发现在阿尔弗雷德面前,自己似乎真的总是比平常表现得要硬气许多,这简直是个未解之谜,连他自己也搞不明白为什么。

“我要去你的生日宴会。”阿尔弗雷德突然一拍手,跳了起来。

“唉?”

“借我套西服穿穿,我是暗中潜入,所以没有带。”

“我还没同意呢?!”

“反对意见一律无效☆”

“好过分!”


“你不是号称暗中潜入?”马修看了看身旁套着不合身的西服,正坐立难安、显得特别醒目的兄弟,“可以哪怕稍微努力些来做到这点吗?”

“没办法,”阿尔弗雷德扭了扭脖子,露齿一笑,“我太帅了,一身光彩实在难以被遮掩。”

“……如果没有我,太帅的你现在就得从国会山庄大楼的窗户爬进来了。”

“你是在暗示我得跟你说声谢谢吗?”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睛。

“……不用。”马修转头望向这场宴会人群最集中的地方,在那里英.国的意识体成为了政治家们争相攀谈的对象,以至于他这宴会的半个主人反而被冷落在一边。

年长的国家站在那里,着一身奶白色棕领的晚宴礼服,内衬薄荷绿的马甲,头发自然地向后梳起,神情冷肃,浑身散发着一种无与伦比的自信和傲慢,光彩夺目。

“你不需要去听他们在说什么吗?”阿尔弗雷德目不转睛地盯着亚瑟的方向,突然提问道。

“我家的人,可以说每一个对英.国的态度都不同,有些意在表示友好,有些却十分反感,我如果在场,反而徒增尴尬,有些人想说什么话就不好开口了。”马修小声地解释。

阿尔弗雷德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你还想得挺周到。”

带着政治意味的宴会,时间似乎总是流逝得格外缓慢。亚瑟初时还维持着绅士有礼的态度,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脸上逐渐显出几分烦躁来。当然,这是只有此刻正在角落里无所事事发呆的兄弟俩才能发现的细节。

“英.国先生其实根本没必要特意来我的生日。”马修有些不安地开口,对他来说,让英.国先生觉得不愉快显然罪大恶极。

“我也这么觉得。”阿尔弗雷德煞有其事地点头,无视了马修被噎住的表情。

远处的亚瑟微笑着又送走了一位政客,目光在大厅里不住地梭巡着,很快找到了马修,一个蕴含着求助意味的眼神还没做成功,就凝固在了马修旁边的位置,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得通红。

“英.国看到我了!”阿尔弗雷德有些兴奋地说。

“你小声点。”马修拉了拉他的袖子。

“他是看到我太高兴,所以害羞了吗?”阿尔弗雷德难得听话地压低了声音。

“你想太多了。”

“明明——”阿尔弗雷德反驳的话还没说完,只见瞪着他发愣了好一会儿的年长意识体突然垂头,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我的生日三天后就是你的独立日。”马修的嘴唇颤了颤。

“多谢提醒啊兄弟,”阿尔弗雷德的脸色忽红忽白,变幻得十分精彩,听得这话语调诡异地说,“我他妈早忘了这回事了。”

“你听好,我以后再也不会帮你了!”马修皱了皱眉,起身打算走过去看看情况,见阿尔弗雷德也打算跟来,忙拦道,“拜托,我不想马上必须得跟上司解释为什么美.国会出现在这里。”

“说得好像你能对我说不一样。”年轻的国家不以为然地回答,说这话的时候他一直凝视着正拿着纸巾擦拭血迹的亚瑟,眼神里充斥着某种马修读不懂的情绪。


TBC


※ 注1:这篇时间线被设置在了1927年,也就是加.拿.大废除和不.列.颠从属关系的第二年、美.国首次承认加.拿.大是国家的那一年。这个阿米是二月份承认、七月份就顺带来庆祝兄弟的生日了,所以他说“第一次庆祝国庆节的感觉如何”。这个第一次,完全是以米的视角而言的。这时候七月一日的加.拿.大日其实还不是国庆日,官方叫做“自治领日”,是1867年的《英属北.美条约》将几块地合并为加.拿.大联邦的日子。由于许多加.拿.大人觉得自己是英.国人,这个节日到1917年才有正式的官方庆祝。加.拿.大在一战中表现出色,故以一个并非独立国家的身份于1921年加入了国际联盟。

※ 注2:“他要执掌权柄,从这海直到那海,从大河直到地极。” 出自圣经,原文:He shall have dominion also from sea to sea, and from the river unto the ends of the earth. 为加.拿.大的座右铭。其中Dominion一词被译为自治领,本身加.拿.大建国之初想用“加.拿.大王国”的名字,后考虑到尊重英.国的权威(或者说是怕英.国不高兴),就变成了自治领(然而这个由来却依然显得有些嚣张?)。马修之所以一开始反应那么大那么慌,是因为英.国本人在他独立后第二年的这个日子来为他庆祝,可以暗示的东西太多了(英加两国之后也确实有长达55年的政治法律争端)。


PS:北米双子相处模式的灵感来自漫画。

有段记忆犹新的,是米去找加签订通商合约,在心中念叨加:“你总是躲在英.国身后,不按自己的想法来行动……如果不这样推你一把,你这家伙啊……” 却很体贴地没有说出口,用AKY的借口掩饰过去了。加表面愤慨,却在心里想:美.国似乎又成长了,变成熟了许多。

还有米询问加为何不赶快独立(和英.国翻脸打仗)却得知加打算和平独立后的黑脸hhhhh

还有加大骂米骂了整整三个小时,连英都看不过去跑来劝架的那里hhhhh

米英好!北米双子的手足之情也妙!他们都是天使!完毕_(:з」∠)_

下篇主米英。



评论(18)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