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二代绿灯/616美队
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Halbarry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双关、靖苏、楚路、伞修、双花

【超蝠无差】预见(短,一发完)

* 星号表示台词出自原著漫画,但没有任何漫画剧情

* 看到死亡三十题的第十六题“假装你从未离开”后开的脑洞


   在老年时,会有许多闲暇的时间,去计算那过去的日子,把我们手里永久丢失了的东西,在心里爱抚着。——泰戈尔


    这已经是土星女孩第不知多少次在地球看到那个年轻人了。他块头挺大,戴着一副老土的眼镜,身上是大概已经属于几百年前、和31世纪完全格格不入的款式。每次看到他,他似乎都坐在那张因年久失修早已锈迹斑斑的长椅上,什么也不做,只是对着眼前充斥着死灰色的城市废墟发呆。

    大概又是一个在灾难中失去了亲人朋友的可怜人,土星女孩想,这样的人太多了,然而如今距离那场灾难已过了近十年,还这么执着地守着这处城市旧址——土星女孩估算了一下他的年纪——当年噩梦发生时也许还是个孩子?

    她注意到这个年轻人是因为眼睁睁地目睹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半大孩子手里握着把刀子悄悄摸到他的身后,想威胁其交出财产时他的动作。

    哦,其实年轻人没有做任何动作。抵在脖颈的刀子让他仿佛终于从发呆的状态回到了现实世界,厚重的眼睛遮蔽了他的眼神,看不出他是否为此感到了恐惧。

    “你很缺钱吗?”年轻人开口道,他的声音毫无颤抖。准备出手的土星女孩犹豫了一下,顿住了。

    尚且年幼的抢劫犯抿了抿唇,摆出一副所谓的凶神恶煞状来:“少废话,把你的钱交出来。”

    年轻人笑了笑,他慢吞吞地将手伸进裤袋——一种绝不会让身后人产生警惕的速度——真的取出了钱包来。

    “你看,我并没有带多少钱在身上,”年轻人说,他注视着握刀的手已经有些发颤的半大孩子,“不过,应该够你添件新衣,再饱饱地吃上一顿。”

    小抢劫犯没有回答,他放下刀劈手夺过钱包狠狠地瞪了年轻人一眼,然后拔腿就跑。年轻人遥遥目送着小小的身影冲进了不远处的断壁残桓,几个起落便不见了踪影。   

    “他竟住在废墟里。”年轻人叹了口气,转过身,望向一脸惊讶想不通自己何时被发现的土星女孩。

    “呃,你好。”她尴尬地打着招呼。

    “你好。”年轻人的笑容更灿烂了,似乎并不计较她的偷听,亲切得如同面对一个至交好友。

    “你不打算……报警吗?”尴尬感散去了不少,土星女孩想了想,问道。

    年轻人摇了摇头,他的目光又移向了废墟的方向:“为什么还有人在这片废墟里生活?”

    “你不知道吗?”土星女孩惊讶地看着他,“怀特市在十年前被完全摧毁,政府否决了重建的提案,这让很多一辈子都生活在这里的人不满,他们中的一些宁可没有灾后补助,也不肯移居别处,要留在这里自己重建家园。”

    “可惜了。”年轻人明白了什么,看向方才那孩子消失的地方,那废墟的深处,隐约有屹立着的建筑,只可惜与整块庞大的废墟相比还是太过微不足道。他叹息了一声,脱下眼镜,用身上的衣服擦拭着,土星女孩注意到他的眼珠是蓝色的,那是一种纯粹干净毫无杂质的蓝,太过剔透以至于让他的双眼看起来如同玻璃珠一般,有种不似人类的质感。

    “所以你不该再来这里了,”土星女孩说,“废墟住民已经半脱离了政府的管辖,他们自成一个集体,像你刚才遇到的那个孩子一样的人还有不少,他们若缺钱财,便会选择路过废墟外围的人下手。”

    “这我知道,”年轻人愉快地笑了起来,“那个孩子这个月已经抢了我三次了。”

    哦。土星女孩眨了眨眼。

    这真是个怪人。


——————————


    “你真是个怪人。”土星女孩说。

    “谢谢,”年轻人接过她递过来的咖啡,轻啜了一口,又开始了望着废墟发呆的日常。

    “我是说,你没有事情要做吗?你每天都来这里,然后什么都不做,就只是,看着……是不是……”

    土星女孩还在琢磨着该如何说下去,年轻人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我有个朋友,就是在这座城市去世的。”

    “抱歉……我……”

    “不用,你早就猜到了不是吗?”年轻人又笑了起来,他看上去毫不在意,甚至缺乏必要的伤感。

    “他,还是她,一定是你很好的朋友。”土星女孩懵懂地瞥向他镜片下蓝色的眼睛,她没有看见悲伤,然而她肯定有某种更沉重的东西隐藏在那古井无波的眼神之下,让他整个人散发着一种不符合年纪的沧桑。    

    “是他,”年轻人说,“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事实上,是最好的。”

    “他是在大灾难里?”

    “不,他走在更早之前,他已经走了很久很久了,”年轻人注视着废墟,“我……也离开了很久,等我回来,大灾难已经发生了……这里是他的城市,他的家,他的葬身之所,可惜我没保护好它。”

    “没有人能在大灾难中保护一个城市,”土星女孩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想啊,连超人都没有做到。”

    超人的字节像开启了一个开关,始终很平静的年轻人眼神动了动,右手附上左手,摩挲着小指上一枚小小的戒指,那戒指似乎也是个古老的廉价货,泛着难看的红色,造型寒碜得连一个月盯着他抢了三次的小强盗也没有拿走。

    “怀特市,很久以前似乎不叫这个名字?”年轻人静默了半晌,突然提出了个与先前话题毫无干系的问题。

    “这个我知道,大概一千多年前,也就是超人刚刚出现在世人眼前的时候,这座城市是初代蝙蝠侠的地盘,我记得,是叫做哥谭吧,”土星女孩回忆着,“据说世界最佳搭档也是在这里相遇,他们一见如故,从此开始了默契的合作。他们是最伟大的英雄,是榜样,是先驱者。”

    “怎么可能一见如故啊?”年轻人轻声嘀咕了一句,土星女孩没有听清,疑惑地瞥了他一眼,继续道,“可惜蝙蝠侠是个人类……”

    “所以他战胜了那么多阴影与邪恶,却没能够战胜时光。”


——————


    “我这样子很难看吧?”躺在床上的人转过头看他。

    卡尔.艾尔没有说话,他走近了些,用一种全然的专注凝视着挚友的容颜,男人头发花白,皱纹形成的沟壑爬满了年轻时俊美的脸庞。

    他看上去就像个老人。

    不,他就是个老人。

    而且即将死去。

    可他的眼神还是那么明亮,穿越了岁月,穿越了无数死亡和痛苦,看着他爱的世界,看着他爱的城市,看着卡尔.艾尔。

    来自氪星的神之子倏然泪流满面。


——————


    “跟我说说你的朋友。”土星女孩抚了抚金发,大咧咧地在年轻人身边坐了下来。

    “这……你想听什么?”

    “随便吧,他是个怎样的人,你和他之间的故事,为什么那么多年了,你依然坚持来到这里,你在悼念吗?”

    “不,”年轻人微眯着眼,神色安然,如同正聆听着从未知的虚空传来的歌曲,“我在告别。”


——————


    * “我们是相反的。你代表光,我代表暗。你是爱与秩序的产物,而我却是暴力与混乱。”

    * “至少我们需要合作的时候,我们可以把彼此的差异推到一边。有时我甚至会说我们几乎学着去喜欢彼此了。”

    * “是啊,几乎。”

    * “你怎么老爱多管闲事?”

    * “我讨厌他这种出现的方式。”

    * “我必须要承认,我喜欢用这种方式和他打招呼。”

    * “我会将置我于死地的手段交给一个我会用生命去信任的人。”


——————

   

    “我们的初遇很戏剧化。”

    “我们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思想、行为处事,你大概想象不到我们之间的差异是多么巨大。是的,我们互相尊敬,但不妨碍我们在某种程度上厌恶彼此。”

    “后来我不止一次为我对他的质疑和不信任后悔过。”

    “我是说,如果你想和一个人往来,你就得了解他,很多人总不是他表现出来的样子。”

    “没有人有权利干涉另一个人的人生。”

    “他不是会对你微笑的那种朋友,但他却可以为你付出生命。”

    年轻人又开始摩挲他的戒指,土星女孩注意到每当他的手划过戒指上灰蒙蒙的红色镶嵌物,他整个人似乎都会似感到了巨大痛苦一般震颤一下,然而他始终挂着微笑的脸却又让人觉得方才所见只是错觉。

    “我们相识的几十年里……”

    “等等!”土星女孩打断了年轻人的话,“你……几十年……”

    “别看我这样,”年轻人突然有些俏皮地耸了耸肩,“我可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


——————


    剧痛。全身无力。

    卡尔.艾尔瞪大了眼睛,看了看被套上手指的红色氪石,又看向不知何时从床上爬起身来的挚友。

    他身手干脆利落得根本不像个老人。氪星之子愤愤地想,丧失的力量让他昏昏沉沉,然而他没有做任何反击,只是疑惑地看向挚友,等待一个答案。

    “我大概用了一辈子时间来观察你,”那即将死去的英雄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你永远比我想象中更具有人性——类人性——这样更准确些。”

    “可是卡尔,”蝙蝠侠的人类化身用老年版布鲁斯.韦恩的声音开口道,仿佛他仍然站在哥谭的高处指点江山,“你不是人类。”

    “哪怕失去所有力量,你也永远不会成为人类。”

    “现在的你依然能保持本心,可如果许多年过去了呢?当你所有的亲人、朋友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谁能保证你不会开始厌倦地球、厌倦人类?你只要稍稍动一下念头,你就能成为统治者,将你过去保护的种族踩在脚下。”

    我!不!会!卡尔.艾尔想反驳,红氪石却已然将他的说话能力也一并剥夺了。

    “别那么肯定,”他的挚友,他的搭档,他用生命相信着的人冷冷地看着他,“等我死后,还有谁会及时阻止你?”

    他要死了。

    卡尔.艾尔应该努力思考如何应对对方的质疑,如何摆脱红氪石的侵蚀的。可是这一刻,这个念头压倒了所有思绪,让他类人的情感中无关快乐的那部分达到了顶峰。

    他要死了。

    他的挚友,他的搭档,他用生命相信着的人。

    蝙蝠侠即将死去。


———————


    “克拉克.肯特,你可以叫我克拉克,”年轻人伸出手,“我们都见过那么多次了,结果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伊玛.阿登,”土星女孩快乐地握住了克拉克的手,“很高兴认识你。”

    “他叫布鲁斯.韦恩,”克拉克说,“我朋友的名字,他生在这个城市,虽然中途离开过,但他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他在此处安息。他生前用他的全部爱着、守护着这个城市,好的、坏的,所有的一切。我也爱这个城市,正如我爱我的朋友。我真的没有想到……”

    “他一定是个真正的好人。”土星女孩感叹着,笨拙地安慰她的新朋友。

    “他是,虽然他自己从没承认过。有个诗人说过:在哪里找到了朋友,我就在哪里重生。是他,让我变成了更好的人。”

    “我每天都来,但他不喜欢我总是跑去见他,所以我就在这里看着就好了,在心里告诉他我做了些什么,告诉他我从未辜负他对我的期望。”

    “然后,我会向他告别。”克拉克摩挲着手上的戒指,遥望着废墟,土星女孩不知道,他的视线在这一刹那穿过数不清的阻碍,直直地落在了城市废墟中一座雕像上,雕像披着黑色的披风,在空中飘扬的姿态恰似一双翅膀。

    “对我来说,他从未离开过。”


——————


    “这是我最后的研究。”布鲁斯.韦恩布满皱纹的脸隐隐露出了一个俏皮的笑容,仿佛那个年轻的韦恩家小少爷在这一刻回到了他的身上。

    卡尔.艾尔惊异地发现红氪石带来的痛苦随着他的这句话开始迅速散去。

    “你不用再把它摘下来了,事实上,你短期内也摘不下来了,”布鲁斯说,“这是你的那块氪石,在我搜集的所有氪石里是属于纯度最高的,既然你给我时就已经贴心地做成了戒指,我就这么还给你好了。我将它与我的另一项研究——半衰期比较短的同位素构成的红氪石进行了人工合成。”

    卡尔.艾尔看了看小指上暗红色的戒指,又抬头看向布鲁斯。他的挚友又变成了年迈的发明大师,朝他炫耀着他一生中最后的辉煌成果。

    “在你被心灵控制时它会自动启动如往常一般封印你的能力,不过不会有生命危险。在你动用力量却伤害无辜的时候,它也会启动。不要直接触摸氪石,那个效果我可不会改。然后……它大概能持续个几百年,这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对你的寿命来说这也许不算什么?我相信,未来总有人会继续接手我做过的事情,祈祷不要是卢瑟那种人吧。正义联盟交给你了,还有其它人。别搞砸了。”

    布鲁斯.韦恩端起床头的酒杯,不无严肃地朝他虚敬了一下。

    “敬未来。”


——————


    31世纪,超级英雄军团总部。

    土星女孩问霹雳少年:“我听说,超人回来了?”

    “你的消息落伍了,他回来有一阵子了,只是今天才来拜访。”

    “他在哪儿?”

    霹雳少年指了指里面。

    土星女孩风一样冲了进去,然后愣在了原地:“克拉克?”

    摘下眼镜的克拉克.肯特朝她微笑:“很高兴再见到你,伊玛。”


——————


    卡尔.艾尔早已预见过这一切。

    就在很多很多年前的那个夜晚,当克拉克.肯特看到布鲁斯.韦恩的那刻。

    那个看似虚有其表的花花公子举起杯,用一种深沉的、黑暗的姿态向夜幕下的哥谭敬了一杯酒。

    哥谭是沁着毒的黑玫瑰,布鲁斯用心脏作泥将它种在了自己的生命里,用血肉浇灌,将灵魂化作阳光,从此这世间再也没有什么能够打败他。

    除了时间。

    哪怕时间。

    卡尔.艾尔在他的双眼里看见了天空,看见了海洋,看见了人类最伟大的精神。

    看见了终局。

    看见了他早已预见过的这一切。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