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带土/美队,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我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不要拆,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德哈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靖苏、伞修、双关

【米英】非分之想(上)

※ 国设。

※ 失踪人口诈尸,第一次挑战轻松愉快甜向的国设,方。

※ Summary:无论真伪,美.国必须就英.国对自己怀有特殊感情这一前提采取措施。



“你知道英.国对美.国有非分之想吗?”


甫一眼从屏幕上瞄到这样的文字,美.国近乎本能地一哆嗦,嘴里尚在咀嚼着的半个汉堡顺着张开的口腔滑了出来,垂直落地后死不瞑目地躺在地板上,而汉堡狂热爱好者竟是一分多余的注意力都没施舍给它,他捧起手机,目光直勾勾地落在发信人的名字上。

——就·知·道是他妈的法.兰.西!

偏偏这条信息的用词也太微妙了些,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该回复“你以为你这样干就能挑拨国际关系了吗”还是“你那满脑子的风花雪月消遣到我头上之前考虑过后果了吗”才能更加一针见血地表达出他心中的愤怒。

所幸在他做出选择之前,来自同一人的第二条短信已经急吼吼地飞了过来。

“发错人……那个,只是个玩笑而已,别当真了啊!”字里字外强装的镇定之下是掩不住的心虚。这欲盖弥彰的没种态度把前一条短信的内涵往桃色的方向拨了一大截,就差没明着承认了。

美.国咽了口唾沫,将已经第一时间敲进输入框的“F*ck”删掉,换成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脸表情。年龄所限,他不知道而法.国知道的关于英.国的事情多得去了,可没有一次像今天这个一样,让他有种想拿枪当面指着他额头逼问的冲动。或许是从笑脸中感受到了合众国内心蠢蠢欲动的恶意,几秒的寂静后更多的新信息提示音接踵而至,美.国却已经不想继续理会那些铁定是废话的澄清,他随手扔了手机,神思恍惚地把自己的头埋进了被褥里。

英.国对我……有非分之想?

——什么才叫非分之想?

美.国脑子里瞬间勾勒出一个西装笔挺的金发青年,岁月不曾在他的脸庞上留下丝毫痕迹,多年来无论关系是好还是糟糕,自己都不曾停止注视过他,所以他的一颦一笑都在名为阿尔弗雷德的记忆储存空间里栩栩如生。脑海中的青年正背对着他立在前方,美.国快步走近,想要如数百年前那样拉住他的衣角,却在伸手的那一刻意识到了自己已不再是当年的孩童,于是他恶作剧般敲了敲青年的后脑勺,指尖顺着脖颈那截裸露在军服之外的皮肤滑了下去,最终整只手臂环住了青年,连带着半个身体全压在了他的肩膀上。这个一直试图维持矜持有礼形象的年长国家在重量的钳制中艰难地回过头,看清是他后瞪大了那对漂亮的绿眼睛,英俊的脸庞之上略粗的眉毛微微蹙了起来,明显打算开口说些什么。

是笨蛋、幼稚、还是没教养的家伙呢?美.国朝不知是因为气恼还是窘迫脸有些泛红的青年扬起一个无辜的坏笑,暗暗猜测接下来的说教内容。

“我爱你,阿尔弗雷德。”青年开口就是一副好听的英伦音。

操操操操操操———

美.国惊魂未定地坐起身,寒冬腊月,他被自己突然神展开的脑补硬生生吓出了一身汗。

你死定了,法.国,他恨恨地想,你等着,这一回自由女神像也救不了你。


次日的美.国一如往常掐着点走进会场,几乎所有与会者都已经先行抵达,各国彼此间早已混得眼熟的官员和代表们或站或立,其间还混杂了一些与他同属的非人类们,他们有的待在自己的小团体里互相低声交谈,有的则专心致志地做着自己的事情,乍一眼看去两者间并不存在明显的不同,顶多后者的容貌都过于年轻了些。年方十九的美.国青年到上司跟前露了个脸报道完毕,便扬起自信满满的笑容昂首阔步走入人群,游刃有余地与众人打招呼闲聊,同时不住地用余光在会场中四处梭巡着。

然而他并没有看到他想要找的人。

那个时常谴责他毫无规矩连守时都做不到的年长国家……今天自己却迟到了。

美.国的第一反应不是思索为什么,而是不由自主地长舒了一口气,舒到一半才意识到自己这副德性太难看。

先不提法.国说的话究竟能相信几个字,就算是真的,那也是英.国看上了我,而不是我看上了他,那么我何必怕见到他?“怕”这个早就被美.国从字典里丢掉的词显然触动了他的某根神经,他挺直了腰杆,五官微不可查地扭曲了一下,便又回归了方才的从容不迫。这么一番自我挣扎成果显著,至少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加.拿.大望过来的那一言难尽的目光、日.本礼貌又不疏远的微笑致意以及各类友善嘲讽警惕探究的视线证明了他一如既往帅得足以成为所有人的焦距中心。

没有第一时间见到英.国让他退而求其次,在人群中寻找起了法.国的身影。

要找到一个穿着无时无刻不光鲜亮丽、发型举止都和拿尺子丈量过般保持着优雅从容的人是相当容易的,他站在大厅的一角与西.班.牙谈话的身影是如此醒目鲜明。

随着美.国毫不掩饰的接近,法.国的声音大得愈发不自然,字字铿锵有力地宣告他有多么投入于目前的谈话中、禁止外物打扰——活像美.国从没有嚣张无礼打断过其他人的对话——这种消极的抵抗无力得简直和他国民们走下坡路的工作积极性如出一辙。

而最终拯救了法.国的却不是自由女神像,是西.班.牙。

“根本够不上越位!”法.国义正辞严,“如果那个进球判成有效哥哥的球队还不一定输!”※

“俺觉得——不对吧,判定时用的可是你自己的新式录像回放系统——”西.班.牙眯了眯眼睛,脸上依然挂着他那惯有的爽朗笑容,也不知是否察觉到了对方的没话找话和故意找茬。

法国权当没听见,他继续控诉道:“明明是一场证明我们友谊的比赛,结局却被令人发指的裁判黑幕所掌控……这真是催人泪下的惨案!”

那蒙受了惊天冤屈的表情和着他一转三折的语调让西.班.牙开始活动他的指关节,看起来要不了多久就会毅然抛弃某份一文不值的狗屁友谊亲手酿造出一场催人泪下的惨案。

不对,拍手称快还来不及,没人会为他流泪的。

美.国好以整暇地想,他脚一拐顺势离开了这个角落,不想介入关于足球的话题是其一——他从来无法理解欧.洲这帮子老家伙对一个球倾注的热情,其二,既然西.班.牙乐意代劳教训法.国这项工作,那么美.利.坚又何必亲自出动呢。

英雄需要在最关键的时刻出场,法.国的一次嘴贱?啧,伊.拉.克的事情都还没和他算完账呢。


美.国的演讲前所未有的顺利。

他的演讲稿巧妙地把重要的内容融合在字里行间,然后酌情加入了一部分废话和一部分或天马行空或狂妄的衍生,让人不仅得听,还得仔细听,然后被他那恼人的叙述方式激起各种不一但绝对算不上好的反应。

若是往常,不等众人有所回应,早就有一个声音毫不客气地打断他了。然而英.国的位置空空如也,法.国出于不可言说的心虚也没有开口,而如俄.罗.斯之类的国家又不在出席名单内,于是美.利.坚一气呵成地从头说到尾,感受到了空前的属于超大国应有的待遇——哪怕多数是投向他的、充满怨气的眼神,但连胃快抽筋脸色发白的德.国都没有做什么,其它人当然装也要装出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个决定。你们有什么意见吗?可以提出,”美.国环顾全场,他没有再费力维持笑脸,毕竟已经有不少人看出他的心不在焉。他不笑的时候,整个人仿佛都冷硬了几分,多出了些生人勿进的气场,没人想在这时候撞在他的枪口上,“那么,我的部分就此结——”

“吱呀”,会议室的门就在这时打开了。姗姗来迟的英.格.兰意识体抱着一叠文件,在一片寂静中走了进来。

“对不起,我迟到了。”英.国轻声道,他疾步走向自己的位置,途中不经意地抬头望了台上的美.国一眼。

——“你知道英.国对美.国有非分之想吗?”

四目相对。

英.国的目光首先移了开去。

而台上的美.国则悄悄搓了搓手指,放缓了呼吸。

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只是莫名其妙地,便口干舌燥了起来。



TBC


※ 2017 西&法足球友谊赛


一个短短的开头,突然的摸鱼脑洞,不长,大概再两三章解决,这会是一篇真正的甜甜甜,信我。

我也希望先填坑_(:з」∠)_然而大概进入了瓶颈期,每一篇的后续在我脑子里都有点想法,一下笔就_(:з」∠)_


评论(11)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