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二代绿灯/616美队
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Halbarry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靖苏、双关

【双关】从何起(三)

Summary:雪夜关宏宇意外得知关宏峰暗恋自己,还没想好要如何应对,一睁眼就重回了213刚发生的时间点。除了靠着先知想找出陷害自己的人证明自己的清白,他还面临一个难题: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又因为什么,他哥才会对他产生那样的感情?

这大概是个……“你喜欢我什么?我立刻改”的故事。

前篇戳:(一)(二)


关宏宇回到了过去。

他花了好久才终于成功说服自己去相信这件事。

起初他浑浑噩噩,本能地摸到遥控打开电视,便立刻与他那张入狱后拍的正面照对上了眼。耳边清晰地播放着他的通缉,关宏宇却对着照片发起呆来,照片里的人双目无神,茫然地看着镜头之外,像在无声控诉这个操蛋的世界,关宏宇发现自己已经彻底遗忘了当时的心境。如果人发自内心地承认了一个错误,那么一定会愿意当做它从未发生。可惜关宏宇清楚,在另一个人心底他所有的错都被登记在案,从小到大的一笔笔分毫不少,而那个人已经用这么多年来的疏离冷漠惩罚了他。

——然后关宏峰亲吻了他。

脑海中弹出的的文字让关宏宇倒抽一口气,他关掉电视机,焦躁地在屋内来回踱步,最后停在了鱼缸前。


老虎是条神奇的肺鱼,关宏宇第一次见到它时它还没有名字:“哥,你怎么突然有兴趣养鱼了?”

那时关宏峰只是面无表情地睨了他一眼:“添个活物。”

这回答太正常,正常得已经不像关宏峰了,关宏宇惊悚地瞧着他哥,转而又趴回鱼缸边上对着那条鱼上看下看,末了不确定地道:“它怎么一动不动无精打采的?……你上次喂食是什么时候?”

自他们天各一方地减少了联系,那是关宏宇鲜有地目睹到关宏峰一脸尴尬的时刻。得,这大忙人一定专注于案子,完全忘了养鱼还需要喂这码事了。

关宏宇十分热情,他把网上搜罗到的饲养肺鱼的资料打印了出来,还去超市买了饲料,然后语重心长地交到了关宏峰手里。

“哥,既然养了活物,就要上点心,好好记住要按周期喂食,也算给自己闲暇时找点事做不是?”他边说边沮丧地抱怨道,“我一直想养个什么玩玩,可亚楠说,她看到小动物的第一反应不是多可爱,而是它们的内脏长什么样,有几根骨头,你说这干法医的,怎么就……”

“包括鱼?”关宏峰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

“尤其是鱼!”关宏宇摸着脑袋,傻乎乎地笑了,“她和我开玩笑说啊,大部分鱼生在这世上,就是要被吃的,养着一份食物,看它从生到死,付出感情,还不如一开始就让它在胃里寿终正寝。是不是很奇怪?你看,和别的姑娘的想法完全不一样……”

关宏峰默默地听他说完,冷不丁冒出一句:“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莫名其妙就看上了你,但你可别不当一回事,给我收收性子,如果再让我知道你三心二意拈花惹草,我不会放过你。”

“唉呀,哥,这口气——你究竟是我哥还是亚楠她爸呀?还有,什么叫莫名其妙?你弟我本来就很优秀才能追到好妹子,怎么到你这儿就被嫌弃来嫌弃去的?”

213之前,让自关宏宇出狱后就几乎切断了联系的兄弟俩重新往来的契机就是高亚楠。都是一个刑侦支队的人,关宏宇和高法医这场恋爱谈得和他哥抬头不见低头见,虽然关宏峰一如既往看不上他总是跟“乱七八糟”的人和事扯上关系,在警局与他打个照面都活像下一秒就要把铐子拷上来,但总归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至于跟对仇人似的对待亲生兄弟。


现在关宏宇回想起那些零碎的往事,还是能十分地肯定,他没有发现任何他哥对他有什么想法的细节,如果不是他哥隐藏得太好……关宏宇咽了口唾沫,那就是之后半年同吃同住带来了什么错觉?这单身太久的禁欲男人开窍起来可真惊天动地啊,世界上有那么多人,是怎么的才能直接挑上亲弟弟?

一时心里又涩又苦,下意识地剥了块冰箱里的烧鸡投进鱼缸,老虎摆了摆尾巴,没理他。

关宏宇怒道:“你他妈这是成精了吧,名字还是我起的呢,就吃个东西还挑喂的人,我哪里比不上我哥了,我们哪儿都一样——”最后一句话还没吼完就戛然而止,关宏宇伸手摸了把自己的脸,平整光滑,还没有出现那道被他自己划出来的疤痕。

可以说直到此时此刻,只顾着犯傻的关宏宇才真正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比起揣摩他哥怎么会暗恋他或者和老虎吵架,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要实际多了。

而答案一直摆在他眼前。

没有人能在眨一次的眼睛的时间就横跨几百公里,还能再见一次电视里刚发布关于自己通缉令时的盛况。

他回到了过去。


关宏宇从冰箱里取出昨夜的剩饭剩菜热了——这个昨夜对他来说是发生在一年前的——味同嚼蜡地扒拉了两口。

许许多多的人物和线索在他大脑里徘徊着。回来之前,他和他哥其实已经渐渐接近那张覆盖在津港之上的大网的核心,213虽还是悬案,凶手不明,但至少洗冤有望了。这个时间点,安腾还没死,乔森还没失踪,林嘉茵没有“变节”,叶方舟王志革等都还没进入警方的视线。那些因为这些人一个个或死或走而断掉的线索,都还有重新续上的希望。局面十分光明,就是他本人身份实在尴尬,如果不跟前次那般与他哥共用身份,他便既说不清自己的信息从何而来,又没办法光明正大地在外面行动。关宏宇敲了敲筷子,他甚至还没有想好该从哪处着手,只因这一切发生得太过诡异,他到现在也没能多出几分真实感来。

洗盘子时关宏宇打量着边上的刀,突然很颓废地冒出一个想法:说不定这是一个比较真实的梦,很多故事里都写着,梦里只要死一次,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了。然而关宏宇不是小孩子了,心态再怎么差,他也没有沦落到要用自杀来判断这是不是传说中的清明梦。原本这个时候的他,应该坐立难安,不知道一切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满脑子都是自己好不容易回到正轨的人生、甜蜜的爱情和在关宏峰心中的形象全完了。和现在什么都知道的他比起来,关宏宇竟然一时说不好哪种状态更和他的心意。

接下来一整个上午,关宏宇都在卖力地进行大扫除。他看了电视玩了老虎吃了饭还差点自我了断,把指纹贴遍了这屋子每个角落后才想起来仿佛有这么回事。

穿越就穿越吧,时间跨度还这么短,要再早那么一阵子,我说不定就可以阻止213发生了。关宏宇愤愤地嘟囔着,稍做了番遮掩便溜出了家门。

他要去做一些自己上一次在这个时间点没有做过的事情。


再回来已是第二天清晨,进门前关宏宇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谁想事情发展比他想象得还要刺激些,他竟然差点死于亲哥刀下。

我如果喜欢一个人的话,怎么会舍得打她?

关宏宇迷迷糊糊地想着。

关宏峰想必是气狠了,一巴掌抽得他眼冒金星,脑袋好半天都在嗡嗡作响,让随之而来的骂声也变得隐隐绰绰的,忽远忽近,根本就听不清楚。

不过他哥教训他时会说些什么,关宏宇不用听都能猜得出来。他早已习惯了他哥在他面前的那种“父亲风范”,往往只要他一看自己身上哪处不顺眼,瞥过来的眼神便凉飕飕的,带着些许“怎么养了个不孝子”式的嫌弃。

每当这时,如果起因是在关宏宇看来无关紧要的事,他都会当机立断怂成个“儿子”,装可怜耍无赖无所不用及,他哥吃软不吃硬,等他意识到他弟用和他一样的脸做出的行为是真的辣眼睛,面上的气往往会消去大半,心里怎么想的不得而知,但至少表面是不打算再和你一般见识了。

可惜此刻发生的并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

关宏宇示弱地煽情了一句,发现他哥完全不为所动,一时也倔了起来,咬着牙不说话。

关宏峰冷冷地看着他,似乎又要动手。

关宏宇心里咯噔一跳。先前那个念头又飘了出来。

我如果喜欢一个人,我绝对不会打她!

——屁,他哥和他能一样吗?!

关宏宇自诩作为一个男人,不打女人是基本的素养,但他哥作为一个男人,却反而对男人更感兴趣,本来男人之间已经不用那么计较拳脚了,可他哥何止是对男的感兴趣?他还喜欢他弟啊!他弟是谁?可不就是我吗!

关宏宇被脑子里的等式惊得出了一身冷汗,觉得凡事不能太想当然,既然是自己闻所未闻的情感领域,保不准看弟弟不顺眼就揍也是关宏峰爱的某种表现形式之一。

从雪夜至今不过短短一天,关宏宇身上却已经发生了太多事,这导致他眼里整个世界的组成方式统统变了味,最直接的后遗症就是:他哥简单的一个动作他也可以脑补出一堆有的没的来。

这不怪他,比起思考用何种解释才能合情合理得在他哥面前不露陷,他更乐意苦中作乐,琢磨些对现状毫无意义的事。直到他哥朝他的脸伸出手来,似乎想要碰他——

那个雪夜,关宏峰的手伸过来后不久,就转而吻了他——

关宏宇惊恐地挥开了关宏峰的手。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其实没有那么高深的演技,可以若无其事地假装他哥以爱情的方式喜欢着他这个事实不存在。

他可以在心里问自己无数遍为什么,却不敢开口问他哥一句: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又因为什么,你才会对我产生那样的感情?最重要的是,这份畸形的感情究竟有多深?

他不敢问,他怕挑明了这一切,他哥会被他伤得体无完肤。

……他怕啊。

两年前他曾亲眼看着他哥在黑暗里倒下。

“哥,你怎么了?哥?哥!”此前所有的不睦都无法让关宏宇心中的惊惶减少一星半点。

“开灯……快……打开灯。”关宏峰气若游丝地说。

灯光下他哥痛苦而扭曲表情,多少个日夜徘徊在关宏宇的噩梦之中。

似乎就是自那以后,他收敛了许多,减少了和那些三教九流的朋友胡混的次数,整个人仿佛都精神了起来。

第一个察觉他变化的是高亚楠,那个这些年来与他不断分分合合的聪明姑娘十分欣喜。

“你终于变得像个人样了。”她说。

关宏宇调笑着吻了吻她的额头:“怎么,难道之前我不是人时你就不爱我了?”

他们前一次吵架吵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复合却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我哥说谢谢我,终于让他们队高大法医的冷气攻击降低了范围,”关宏宇苦着脸,“你怎么什么都告诉他?”

“我没告诉他,”高亚楠愣了下,旋即好笑地点了点关宏宇的鼻子,“他可是你哥。”

”是是,他可是我哥,你也不看这些年他和我生疏成什么样,“关宏宇说,”没办法,谁叫我半辈子活在他眼底下,他当然什么都知道。“


他可是我哥。

他半辈子活在我眼底下。

在那个亲吻前……

我什么都不知道。


而现在的我仍在伤害他。

我甚至不敢想象刚刚这个动作在他眼里代表了什么。

关宏宇不知所措、近乎绝望地看着关宏峰。

“那个,哥,这是因为……不不不,我只是条件反射……对,条件反射。”

他心底忽然有种强烈的渴望,既然上天能把他抛回过去,那有没有可能让他再回到那个雪夜。

那么他一定会选择在他哥伸手之前睁开眼睛,笑着回望他:“哥,怎的,睡不着吗?”

从此岁月仍静好。

什么都不会发生。


TBC


如果BE我不会原谅我自己的_(:з」∠)_


评论(8)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