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二代绿灯/616美队
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Halbarry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双关、靖苏、楚路、伞修、双花

【绿红】Fight Song(5-6)

一个脑洞,闪点悖论AU。

Summary:巴里在闪点世界见到了哈尔,他震惊地发现在这个已经一团糟的现实里,自己最好的朋友变成了自己的男朋友。


前文戳:(1)(2-4)


(5)


宝贝,来听我讲讲那些出现我生命里的人们。

我还没醉……好吧,可能有一点,但远没到神智不清的地步,至少比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好太多了,不是吗?

我猜我只是想趁机发表点什么有意义的看法,鉴于你平时总觉得我说了太多废话。所以拜托了,亲爱的,满足我这个小小的要求吧,我需要一个听众来让我坚持说完它。

我该从谁说起呢?这实在是很难抉择。但不,不会是我的父母或兄弟的……瞧,你又用那种悲伤的眼神看我了,我发誓那一部分从不是什么触及不得的创伤。他们是家人,他们长在我的心脏上,生在我的血肉里,我会永远记住他们,但我不会谈论他们。抱歉,我就只是……不能。

所以让我们从她开始吧。卡萝,我的好姑娘,我确信这辈子做的每一件事都在让她失望。她最常对我说的一句话是“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1 而我回答不了她。我不明白她关于长大的定义,于是我们总是就这一点吵架。要知道,她才是那个说出“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1 的人,对她来说,长大难道就意味着不能再追逐我从孩提时代就唯一在乎的东西,还是我必须停止做任何危险动作以及杜绝一切有自杀嫌疑的飞行?

——那我宁可永远不要长大。

噢巴里,你不用跟我解释她有多好,我比谁都清楚自己有多对不起她。

可惜无论她多希望我远离天空,在战争面前,都未免为时已晚。

当整个费里斯航空公司都被征召入伍后,我立刻变成了最巴不得她远离飞行的那个人。

这听起来简直就是个笑话,对不对?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有一种诡异的“直觉”?好吧,大概是没提过的,不然你给我贴的那些难听标签里可能会多出一个“妄想症”来。

父亲出事那天我仿佛有隐隐约约的预感,母亲走的那天我的心脏曾狂跳过。我一度以为这是我的超能力,所以当某种预兆告诉我你将会死去的时候,我选择了寸步不离地盯着你——对,这就是那天你怀疑我嗑嗨了的真相——死亡最终没有真的找上你的结局让我如释重负。

我的直觉,不,那之后我或许该称它为妄想,一度在梦境中朝我展现了你在空气中消失的画面……而我也相当真实地体会到了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就像一切都确切地发生过,而因为我重来了一遍,所以侥幸逃过了噩梦。

什么?!不,我才没有哭,我看起来像是会流眼泪的那种胆小鬼吗?

你知道没有什么能让我害怕。

我、不、害、怕。

我不。

……巴里,我可以现在亲亲你吗?


谢谢,我想我冷静下来了。我就不该添加那么多无关内容的。

回到正题,下一个就说绿灯侠好了。

事实上,我甚至都谈不上认识他。

我在一场战斗之后的兜风中捡到了那个外星人。他长得就像那种会出现在报纸上的超级英雄,坐在坠毁的飞船中,流着血,看起来随时都会咽气。

在他请求我帮忙拯救世界的时候,宿命的感觉击中了我,我那荒谬的妄想再一次摁住了我的呼吸,在我脑中尖叫着我的人生即将因此被改变。

就算没有自从预言你的死亡后它就再没实现过的前提,我也觉得这回的妄想有点过分可笑了。

要能改变我的人生,那得跟漫画一样,老前辈死前抓了个身边的壮丁来传承力量才行。

可那是外星人唉,才没那么容易死,不是吗?

我一直知道外界对我的评价:不服从命令、鲁莽且不顾后果。嘿,你为什么在点头?就算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们并没有说错,我也很伤心,小熊。

绿灯侠没能改变我的人生,却给了我一个看似光荣的前缀,那掩盖了所有负面的形容词,从此自动出现在一切有我名字存在的报道上——哈尔.乔丹,是他发现了外星人。

而那不是我想要被铭记的方式。

我是最普通的凡人,我没有神的力量,无法制止战争,只能尽我所能地拯救海滨城。如果有朝一日,我将名留史册,那我也一定要作为一个英雄死去。※2

别用那种不赞同的眼神看我,巴里,我答应你,在此之前我会努力活下来。

我不害怕死亡,但我想,我更不愿意让你悲伤。


我们说到哪儿了?我还有很多的故事,可我猜你大概已经听得不耐烦了?

那就长话短说吧。

我仍然记得那一天。

那是我生命中最糟糕的日子之一,我被自己的兄弟从母亲的葬礼赶了出来,因为我的选择让母亲至死都痛苦着。

我找了个劣质酒吧,试图通过灌酒来让自己忘记一切。理所当然的,我喝得太多了,以至于踏出酒吧门没走两步,就直接晕死了过去。

那是个较往常更为寒冷的冬夜,而彼时我身上只套着件无袖衫。

没人在乎我是不是会成为第二天报纸上冻死流浪汉那一栏新增的数字,所以我也从未想过自己还能睁开眼睛醒来。

我看见了你,巴里。

你的头发就像太阳,你的眼睛是我深爱的天空。

你笑着递给我一碗热汤,可能加了点醒酒的成分,让我被冻住的脑子稍稍摆脱了些许混沌。在我望向你的警局制服时,你开口了。

“很高兴你还活着,陌生人,”你礼貌地握了握我的手,“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竟然信了这个。

且从遇见你的那一天开始,就一直相信着。


(6)


哥谭深沉的黑暗、死亡和恐惧从未化作重重负担压在布鲁斯的肩膀之上。

它们早早地带走了他。

巴里凝视着与母亲一般死而复生的托马斯.韦恩,就像在凝视一座墓碑。

事实上,他也的确见过他的墓碑。至黑之夜尘埃落定之际,他与哈尔两人曾在托马斯和玛莎的墓前进行了一场久违的谈心,诚挚地希望未来会变得更美好。

现在看来,那根本就是一个不详的预兆。

他的记忆正在改变。

他看到亚特兰蒂斯淹没了欧洲。

他看到亚马逊占领了伦敦。

他还看到——

喝得醉醺醺的哈尔耍起了小孩子脾气,拉住他不放,跟他讲了许多清醒时的他绝不会说的话。多得足以让巴里明白他不在镜子里,而这也不是什么平行空间,这就是他的家,他的那个世界。

肆意屠杀人类的戴安娜与亚瑟、死在多年前小巷的布鲁斯、一直存活到现在的母亲、不再爱他的艾瑞斯,和深爱着他的哈尔。

有些被时间恶意地扭曲,有些则变更得令人难以招架。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TBC


注1:闪点哈尔支线中卡萝的台词。

注2:闪点哈尔支线中,哈尔的愿望是名留史册。“神的力量”一形容则来自《Justice》,哈尔质疑阿宾.苏给他戒指时是这样说的:“他为何要给我神的力量?”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