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二代绿灯/616美队
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Halbarry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靖苏、双关

【国设】Terror made me cruel

* 独战后,比较意识流的一个片段

* CP:米&英


——恐惧让我变得残忍。*

合上书本,端起精致的杯子,小抿一口,红茶已经半冷。

目光扫过架子上尚未完成的刺绣,突然意兴阑珊。


“祖国,该出发了。”

“这就来。”


笔挺整洁的衣服、一丝不苟的坐姿、淡漠的表情……长桌对面的青年朝这望过来,那精致的伪装壳子瞬间崩裂,那是近乎于喜悦的……叛逆者的笑容。

不由地攥紧了衣角,嘴唇几乎被咬出血来。

“我以为你说过你不喜欢这种正式的衣服。”

那是当初精心挑选许久,然后跨越了大西洋为其送去的。

“怎么会?毕竟是正式场合,穿着再好不过。”青年毫无破绽地微笑。

——之后再脱也不迟。

当我脱下那愚蠢的、来自压迫者的资本主义外衣。

就在一步之遥的地方看着我吧,看我将蜕变得多么自由。


现在就揍他一拳吧。

狠狠地揍下去。

把大雨滂沱中撕心裂肺的绝望、把几百年心血付诸东流的怨气立刻宣泄——


“英/吉/利啾?”小小的孩子担忧地睁大眼睛,“你累了吗?”

是的,那么漫长的岁月、那么多身不由己。我偶尔也想有一个地方可以放下一切负担,偶尔也想亲手养育一个孩子,护他爱他,教他知识文化,教他身为土地的化身,别忘了无论如何,一切都以人民意志为重。

——无论如何。

“如果太忙的话,就没必要特地抽出时间来看我的哦,”小小的孩子伸手抱住他,“毕竟,我一直都会在这里啊…………英/吉/利/斯,你怎么不说话?”


“英/国,你怎么不说话?”

约/克镇之后两年,撇开了荷/兰、西/班/牙,撇开了法/国,这个新生的国家意气风发地坐在那里,看过来的目光再不复昔日的憧憬和仰慕,深邃得甚至一时不能分辨出到底包含着什么含义。

“不,”低下头掩盖了自己的走神,“我只是很意外,你竟没有一味听从法/国那混蛋的意见。”

“是啊,没有法/国,就没有美/利/坚的今天,”金发蓝眼的青年笑得意味深长,“你是在责备我不知感恩,没和法/国以及西/班/牙他们说一声就来了吗?”

“笨蛋,这是密谈,”忍无可忍地骂了一句,“如果你真那么干了,就不用出现在这里了,在战场上就应该自尽,别丢这个脸。”

“喂喂,英/格/兰,”青年眨了眨眼睛,“我说啊——我能丢谁的脸,难不成是你的吗?”

——向我投降了的兄长,认清现实吧,你对我,还存在着任何干涉的资格吗?

“……北/美殖民地,你!”

“说了是美/利/坚/合/众/国,都已经把文书退了让你重写一份了**,怎么还是记不住呢……唔,果然是年纪大了吗。”

“阿尔弗雷德!如果你继续维持这个态度,我们就别谈了!”被气得直哆嗦,只好站起身来狠狠锤了下桌子。

青年似乎被那个称呼震了一下,终于微妙地沉默了下来。


“哎呀哎呀,出息了。”

身着海盗服饰的年轻人站在面前,绿眸微眯,笑得一脸嘲讽。

“不过是个脱离了掌控的殖民地,也值得你大动肝火吗?”

你懂什么?

“我就是你,又怎会不懂?”

你没有朋友,也没有牵挂。

“说的跟你现在有朋友一样,而你的牵挂就站在这儿呢,喏,才刚捅了你一刀。”

闭嘴。

“我说啊,”年轻的海盗扶着下巴,“你是不是把自己的位置摆错了?”

“你怎么看起来那么可怜啊,一败涂地,一身好久没见过的落魄样,可这到底不是你自己作下的孽吗?”

“你对他做的事情,他这样回报你也无可厚非,不是吗?”

我不过让他履行自己应尽的义务,他就彻底地离开了我!

“说得好,有我一点风范,”海盗鼓起了掌,“那你难过什么劲呢?”

“不过是一次失败而已,噢,错了,你甚至最后都下不了手。”

有了那些家伙的干涉,我下手也不会改变他赢的事实。

“那你后悔吗?”

关于?

“所有的一切。”

凭什么?

“那么,就这样面对他吧。”


摔下厚重的文件,冷冷地盯着对面。

“那么,美/利/坚/合/众/国,可以开始谈判了吗?”


注:

* “恐惧让我变得残忍。” 出自《呼啸山庄》,亚瑟喜欢刺绣也是因为针线交织的场景有种呼啸山庄的感觉。

** 把文书退了重写一份,指的是英/美密谈前,英方的文件上写着“此行是与‘北/美殖民地’谈判”,被美方以“必须写清楚,英/国是在与‘美/利/坚/合/众/国’谈判,否则,咱啥也别谈”的理由退回去重写。



## 大概算是一个故事的开头w毕竟还没点题不是嘛w 看会不会继续写下去了。

## 关于这个谈判一部分内容的无责任小剧场:


米:你霸占着我哥有什么用,离你这么远,白花钱,不如给我吧,免了你的赔款。

英:少来了,你真以为我会同意?你哥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米:哦?不久前他不还是法/国家的吗。

英:别扯开话题,总之关于你哥的归属,一切免谈。

米:我要在他的纽/芬/兰海域捕鱼。

英:否决。

米:还要加上圣/劳/伦/斯。

英:做梦。

米:你是不是忘了你刚对我投降?

英:可恶……魁/北/克南边归你,不能更多了。

米:成交。

…………

马修:在你们吵之前,有问过我的意见吗……QwQ

接下来的许多年……

米:啊又觉得英/国不顺眼了,算了,去打加/拿/大吧。(第N次)

马修:我……我……有你这个弟弟倒了八辈子霉QwQ


评论(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