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二代绿灯/616美队
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Halbarry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双关、靖苏、楚路、伞修、双花

【米英】痊愈(中)

※ 国设,英中心,关于七月病的零碎思考。

※ 又在不可抗力下变成了中,前文戳(上)


第一份请柬出现在独立战争结束后大约十年。英.国能记得如此清楚,全因那段时日非常敏感。

法.兰.西的宣战书毫无眼色地趁他泡好红茶闭目养神、决定给自己放个七月假之际嚣张地砸中了他的脑袋。从死敌城市上空飘来的血腥味让意识到美.国十有八九会帮着法.国打过来的英.国一阵眩晕。

谁在乎那个半成品国家微不足道的援手呢?英.格.兰轻描淡写地想。

行啊,那这回可要记得顺手补他一枪!大病缠身的亚瑟.柯克兰嘲讽地哼了声。

杯中的红茶还冒着烟,英.国的双手却如尸体般冰冷。直到一只颇为眼熟的白头海雕从敞开的窗飞进他的屋子,扇着翅膀撇下一张装着请柬的信封。内容满是英.国用得最娴熟的那种腔调,半句属于本人的风格都没有,只在信件底部印了面小小的星条旗,在这个节点,以私人名义发出的生日邀请相对于信件本身而言,根本不重要。

英.格.兰忍不住笑:你瞧,美.利.坚才舍不得那四分之三握在我这端的贸易线,为此他竟然背叛了法.国!*1

亚瑟.柯克兰的血莫名其妙吐得更凶了:他花了十年才修复了一小部分美.英关系,怎么舍得为法.国自家的革/命战争把它弄坏了?

——这两个说法有区别吗?

——你希望它们有区别吗?

于是英.国沉默了。

十年,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忘了该如何哭泣。


如果说将第一封请柬仔细存放起来是个可笑的错误,那紧随其后的每一封都得以完整留存便是连英.国本人也无法对此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管他呢,我是英.格.兰,我想做什么根本不需要解释。最初那些个请柬的官腔一度看得英.国眼睛疼,似乎是料定了他的拒绝,或是干脆根本不会拆开,内容写得十分之敷衍,后来两国关系的忽冷忽热似乎终于让顽固不化的美.利.坚意识到了以他们每每见面的紧张气氛还不如不见面,于是这份每年例行公事的请柬便不知不觉衍变成了某种情绪发泄口。

英.国被迫在接收年复一年毫无差别的邀请之时,还得读完一段段或无聊透顶或含沙射影的前置词,偶尔再目睹一些随信附赠的奇怪物品。

“经历内部的武装叛乱可能是一个国家的必经之路,所幸这根本难不倒像我这样的英雄。”(这究竟只是毫无意义的自夸,还是意在影射什么?)

“你瘦得让我怀疑英.格.兰政府破产了,所以说,常年吃那种黑乎乎的玩意儿对健康并没有丝毫正面作用。要知道谈判桌上连总统先生都悄悄朝我提出了这点,显然对前母国的形象抱有疑惑,为此我严厉地斥责了他,毕竟从人类的角度来看,无论父母是什么形象,子女都不该对此有丝毫质疑。”(……噢宝贝儿,你可真贴心。)

“我觉得法.国想杀了我,如果不是我跑得快,他已经掐住我脖子了!可我明明什么都没做,你们这些活久了的老家伙总是无缘无故就这么暴躁的吗?”(就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你这脑袋空空的笨蛋!)

“我理想的中立,是你们随便打,我则安安静静做我的生意,可令人惊讶的是,竟然没有任何人是这般理解这个词汇的。”(你可算察觉到了,真不容易。)

“想念你花园中的薰衣草,此刻它们一定已经盛开了吧?”

英.国沉默地合上又一封请柬,随着请柬内容愈来愈私密,涉及的话题愈来愈宽泛而无厘头,他也就愈发搞不明白那个美.利.坚小子在想什么。

套交情?一年一次的频率未免太过低效。

向强国的示好?得了吧,以他那傲慢到不自量力的性子,能派公使来缓和关系已经是极限了。

年轻人压力过大之时惯有的诉苦或寻求理解?自己可根本没有回复过任何一封。

他是阿尔弗雷德,亚瑟.柯克兰说,阿尔弗雷德跟亚瑟说话不需要理由。

快闭嘴吧,阿尔弗雷德早就死了。英.格.兰气急败坏。

我也不想每逢七月就这么难过,亚瑟躺在床上叹息,那全是你的错。

——那全是你的错。

“不去,”于是英.国神情恍惚地对着请柬用上了最侮辱人的语调,“我会得这该死的病,全是你的错。”


第二封令英.国印象深刻的请柬,是由加.拿.大亲自送来的。

彼时那个一向存在感不高的北.美青年顶着一张与他兄弟十分相似的脸,神情自然地伸出手。

而英.国难以置信地瞪着加.拿.大身上还未褪下的戎装、手臂上显眼的仍然溃烂着的烧伤、和多日未曾休息因而写满疲倦的双眼,几乎失去了言语能力。

“这是他托我转交的,我想他或许害怕这段时日他的鸟会被谁一枪射下来,才更换了个保险点的方式。”加.拿.大抿着唇微笑,仿佛他刚说了个有趣的笑话。

英.国却完全笑不出来,他颤声道:“他刚放火烧了你的城市!*2”

“是的,”加.拿.大说,“我正计划着要向美.国复仇呢。”

“然后你为他送了请柬。”

“我为阿尔弗雷德送了请柬,”加.拿.大更正,他的眉目难得严肃而认真,“英.国先生,身为加.拿.大,我绝不会原谅美.利.坚的所作所为,但马修……并不介意为他的兄弟送一封信。”

这个安静又沉默、连国家都不是的孩子,却轻描淡写做到了连千年大国都无法释怀的事情。

愚蠢透顶!英.格.兰说不清他此时的感受,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哽住了他的咽喉。

他打开请柬。

“我希望他没有哭鼻子。”

“今年仍然期待你的到来。”

——不就是字母表背得比我快些,真不知道这一回他觉得能赢我的信心来自哪里。

——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

小小的阿尔弗雷德不屑地撇了撇嘴:“我怕他还没比就哭鼻子。”

“他比你想得可坚强多了。”顶着加.拿.大疑惑的目光,亚瑟偏过头,掩饰着蓦然红了的眼眶。

还带着欧.洲战场硝烟味的大.英.帝国三十年来第一次提笔回复。

“先打赢我,再考虑。”


TBC


※1 指法.国革/命中美.国宣布中立。

※2 指1812年第二次美.英战争,美.军一把火烧了多.伦.多。


评论(3)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