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此博目前主米英&双关
APH米英本命,除此之外法贞普洪不可拆,推北米亲情向。
白夜双关主无差,不过年上年下互攻都吃啦,就是不一定会写。

各种欧美日漫小说游戏武侠国产剧都看,墙头无数,什么都可能发。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我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不要拆,不要拆……

【米英】寻找星辰(二)

※ 架空玄幻设定

※ CP为米英主,普洪辅,注意避雷

※ 前篇戳:(一) - 后半部分有不小修改,建议重温

※ 久违的更新,没有破万,但足够粗长_(:з」∠)_


第二章


星空的模样对任何生活在这片大陆上的居民都不会陌生。

亚瑟循着那孩子的目光抬起头,只见天边的白色主星依然漫不经心地发挥着它半斤八两的照明作用,周边主星轨道上颜色各异缓慢旋转着的大星辰们时不时互相攀比般闪烁一下,却愣是没有一个的光芒能够盖过那软弱无力的主星。至于主星轨外的亿万小星辰则更是毫不起眼了,如同数不尽的尘埃,散漫地落在各处,千百年来忽明忽灭,谁也记不清楚它们,于是就当它们从未变动过位置。

——这番景象可不是能够故弄玄虚的理由。

亚瑟打小就倔,长辈念叨他不成器的批评他向来当作耳边风,如果傲气是一种修行,他大概没出生几年就已经修炼到登峰造极了。

被冷眼得多了,他的世界便自有一套严于律己的规矩。如若见有人没有达到他的标准,他或许不一定说出口,心里的嘲讽劲可足。连我能做到的事情都不能做到,就算有天赋,又有什么资格嘲笑我。他持着这其实逻辑不怎么对头的想法,久而久之,把自己活成了一个油盐不进的铁罐子,旁人瞧不见里面,他也将自己与外头那些碎言碎语隔得远远的。

——但并不代表他不会有感觉。

比方说他最讨厌有人以为他是一张一文不值的白纸,于是使劲忽悠。

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谁能听见星星说话?即便是一个没有受过魔法师入门训练的小少爷也懂这个常识。先不提星星是不是真会说话,连魔法师所谓被星辰呼唤的说法也只是身体与星辰的力量产生共鸣,而并非星辰当真主动有所指引。

在种种变故之下被亚瑟搁置许久的判断力终于开始提醒主人它的存在感。

于无垠之海中自由活动的诡异孩童,他过于年幼,却有着超出他外表年龄的敏捷思维和语言能力,以及可怕的怪力。他有个奇怪的师父。他似乎一直在等一个人且苦等不到,便将出现在面前的自己错认成了那个人。他不知为何知道自己的名字。

这一条一条叠加起来,哪怕是那孩子身上那奇异的让他放下戒心的气息,也无法再让亚瑟对此视而不见。

孩子没注意到亚瑟投向他的那不算友好的视线,一连踩了几个雷又回避了问题的他仿佛被头顶一如往常的星空剥夺了说话的能力,一动不动地伫立在原地。

“你……”满腔的质问卡在半路,亚瑟在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觉得自己一定被一副可爱的外表迷了眼睛,才会莫名地担忧起这个认识了没多久的家伙……他应该一直笑着,伶牙俐齿,而不是像个沉默的洋娃娃,眼角眉梢全是无精打采。亚瑟定了定神,还是把心里的话用一种最尖酸刻薄的方式一股脑儿吐了出来,从他把他撞晕后毫不认错的态度,说到他有多么粗鲁无礼,然后再质疑他的身份,与他的故作神秘,到最后竟开始嘲讽起这片草原。

离家已久,在这世人皆惧的凶地因为碰到另一人后被强压下的恐惧,在这一刻涌上心头。哪怕表现得再成熟,他也不过是个刚满十岁的孩童,普通孩子面对这种情况该有的情绪,他一个都没落下。

“……住在这种四面八方都长一个样的地方,单调到无论做什么都像在原地打转,见的是绿的,踩的是绿的,吃的还是绿的,怎么你的人还没变成绿的啊?”

毫无生气的洋娃娃终于动弹起来,他回过头,脸上没有丝毫亚瑟想象中应出现的怒意,反而很认真地思索道:“吃什么颜色的东西就会变成什么颜色?你们人类都是这样的吗?”他上下打量着亚瑟,似乎在判断他上一顿吃了什么。自己紧张得口不择言的内容似乎教坏了一个非人物种,亚瑟被噎住了,他张了张口,刚要说什么,那非人物种包含着惊人力道的手便伸了过来,猛推了毫无防备的他一把。

“哈,那就去看点不是绿色的东西吧。”句末还带着短促的笑声。

亚瑟直愣愣地朝后倒去,没有跌在草原冰冷的泥地上,却摔进了一片深色的星空。某个他从未触及的世界就这样轰轰烈烈地朝他倾覆过来,无所不在,无处可逃。


星空,或者说宇宙,这个词汇之于人类一直是遥远的,它在无法触及的天幕之顶,将一切神奇力量的初始与终结囊括在内,是星辰的故里。

亚瑟此刻就躺在传说中的星空之中,大大小小的星辰自他身周掠过,他们有着斑斓的色彩、各异的形状,缠绕着虽然他无法产生共鸣却能轻易感知到的或薄或厚的能量。这副令人眼花缭乱的盛景让亚瑟几乎忘记了一切,全身心沉醉进去。

“嘿,别被吓到了,你并没有真的跑到天上去。”熟悉的声音响起,亚瑟转过头,却不见幼小的孩童躯体,而是一颗近在咫尺,足有好几个他那么大,表面流窜着金色光晕的球形星辰。

“你……”接二连三的冲击已经让亚瑟贫乏的世界观不堪重负,他僵着脸,只觉得那没有五官的星星怎么看怎么欠揍,让他脚有些发痒,直欲把它当成皮球踢上一脚。

星星仿佛察觉到了他那不太好的念头,他哼着调子奇怪的歌在空中转了一圈,有意无意地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亚瑟你现在正在我的眼睛里哦!”星星不慌不忙地将一颗朝这个方向极速飞来的星辰撞离了轨道,然后语调跳脱地解释。恢复本体似乎让这家伙把他身上难得可爱的地方全都舍弃了,同时他说的话也由难以理解蜕变为了彻底没法听,“唔,不是指字面意义上的眼睛……”

“这你就不用解释了,毕竟你根本就没有眼睛。”亚瑟冷冷一笑,对这家伙不打一声招呼就改天换地的行为义愤难平。


“星星,都是这么……”听到这里,老板娘没忍住喃喃自语了一句。

那早已湮没在时光中的记忆里,有个一头白毛的男孩从天而降,砸坏了女孩精心保养的铠甲。

那时的女孩蓄着短发,穿着男装,她张牙舞爪地扑过去掐住了男孩的脖子,把他狠狠揍完一顿才想起来问他为什么会从天上掉下来。

“不就是一件铠甲!你怎么跟个女人一样小肚鸡肠!”男孩龇牙咧嘴。

“女人怎么就小肚鸡肠了,给我站起来,来一场男子汉的决斗!”

“来就来,本大爷可是天上的星星!你这小孩,我刚刚完全是让着你的,听到了吗!”男孩大咧咧地自报家门,紧接着便虚张声势了起来。他可以眼残到认错性别,却还没感知残废到体会不出刚揍过他的人那对拳头的威力。

“你就吹吧!”女孩捕捉到他话语中摇摇欲坠却仍然竭力维持着的可能是星星的尊严之类的东西,颇为不屑地撇了撇嘴。

无论过去多少年,这流落在天真岁月的一幕依然那么栩栩如生。

被无数人视作信仰或神明的星辰们——总是洋溢着浓浓雄性气场的老板娘妍丽的眉眼间带出了一丝罕见的近乎温柔的神情——是不是年幼时都有着风风火火的性格,和轻易惹怒人类的欠揍本事?


欠揍的星星显然没有洗心革面的打算,他见一时半会儿根本解释不清,便理直气壮地放弃了解释,留下一句“你的意识在你的身体不在我必须把你带进来等我一会儿马上回来”这样前言不搭后语的留言,被抛弃在原地的亚瑟一句咒骂还没出口,那金色的球体便打着旋遁入了无尽星空。

一个人类孤身一人飘在星空之中是什么样的体验,亚瑟很快体会到了,比沙漠辽阔,比雪原浩瀚,无垠之海里那四面相同的视觉疲劳感也比不过星空中随时随地星起星灭的震撼。他依然记得星星所说他没有真的跑到天上去这点,但耐不住周围的景象实在逼真,星辰擦肩而过时甚至能感受到能量汹涌沸腾的热度。

“那个笨蛋——”亚瑟崩溃地大吼了一声,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是这般无力。

都是那颗该死的星星的错!

一股好闻而熟悉的气息就在这时涌入了他的鼻子。

“唉,这是……?”亚瑟猛嗅了几口,蓦地意识到这正是与星星初见时他身上的那股让他舒畅而放松的味道。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亚瑟站起身,循着气味传来的地方走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途中堪堪避过了两颗星辰的运行轨道,见证了一颗星辰凭空炸裂碎成尘埃的过程,终于,亚瑟远远望见了那颗颜色格外耀眼的星星。

他在……

他在——?!

三颗体型比星星要大上好几圈的星辰正团团围着他。离得太远,亚瑟听不清他们的对话,可却能清楚地看见三颗大星辰身上逸散而出的能量全是对着被他们包围的星星的。

这是被围殴了?

下一刻发生的情景证实了他的猜测。大星辰的能量正中星星的身体,那一直表现得牛逼哄哄的星星不知为何没有躲,而是摇晃了一下,金色的光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萎靡了下去。大星辰们唤来了更多的能量,它们盘旋在空气里,颜色各异,眼见第二波攻击即将成型。

他说过了,亚瑟想,这里不是真实的。

所以就算那笨蛋被欺负得快死了,也全都是假的。

并不是真实。

不是……

……去他妈的不是真实!

亚瑟迈开脚步,全力冲向了那颗星星。

此前所有的怨愤、不满和质疑在这一瞬间被他抛诸脑后,他脑海里只剩下那星星化作孩童朝他微笑的样子。

——“你能特地来找我,我真的很高兴。”

“轰——”可怖的能量流统统轰在了他瘦弱不堪的背部,亚瑟甚至没感到丝毫疼痛,他周围的星空、他身后的大星辰,他面前尽管没有五官却依然不知用什么方法成功传达出目瞪口呆意思的星星在这一刻统统像是浸了水的画布,被扭曲成了斑斓驳杂的色块。


他于一片最原始的黑暗中张开了双眼。

金头发蓝眼睛的孩子正抱着他的身体哭泣。

“……喂,我还没死呢。”

“你终于醒了,亚瑟!”星星哭得更大声了,那撕心裂肺像是不需要喘气似的哭嚎吵得他头痛。

“别哭啊……你……”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还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呃,你叫什么?”

星星抹着眼泪抽抽搭搭地开口:“我?我没有名字。”

“唉?”

“不过你可以叫我马修,这是我兄弟的名字,我一直以来都用的它。”

星星的兄弟……另一颗星星?尽管这个设定来得太突然,亚瑟还是不甚赞同地摇了摇头:“不管你是星星还是人,都该有属于自己的名字,哪怕对方是你的兄弟,既然生存在同一个世界,怎么能共享同一个名字呢?”

“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星星嗫嚅道。

亚瑟顷刻间瞪大了眼睛:“抱歉……抱歉……”他支吾着想要说出更多安慰的话,却深觉自己语言匮乏,急得连眼睛都憋红了,还是星星主动拍了拍他的手臂示意他放松,他才咽了口唾沫,半晌低声道,“要不,我来给你起个名字,好吗?”

星星凝视着男孩,他的哭泣不知何时停了,唯有稚嫩的双颊还留下了一道道湿润的泪痕。说错话的沮丧让亚瑟不知所措地蜷缩着肩膀,脸上写着不甚明显、却又小心翼翼的期待。这一刻,这个人类男孩终于脱去了那层倔强刻薄的外衣,露出了他温柔敏感的内在。

“好啊。”星星说。

好啊。星星在心里又重复了一遍,如同对遥远的光阴之前,他曾无礼拒绝的对象一个迟了太久的致歉。


星星和他的兄弟是同一时间诞生的。

他们这样的存在并非独一无二,有一个词汇可以很好地诠释:双星。他们在无边星空的一隅,共享着同一轨道,拥有着同属的力量,这种特殊的“血脉相连”能让他们清晰地感应到对方的存在,无论相隔多远。

不晓得是不是出了什么差错,作为典型的双星,星星和他的兄弟间可以说天差地别。

首先是外形。一般情况下双星的外表都一样,这点他们还是挨上了边的,同为金色发光的标准球形形态。只是若要深究,星星的金色是那种很是嚣张的灿金,哪怕不移动,他那耀眼的光辉都能照亮身周一大片区域,而他兄弟的金色则跟画上去的一样,几乎没有什么外散的光芒,在周边星辰中极不显眼,以至于看见星星,第一时间绝不会怀疑不远处那个模糊的存在是他的双星。

其次是能量吸收和成长速度。星辰并非日常只需要在天上散散步的种族,甫一诞生便要琢磨着如何在瞬息万变的星空中保住性命。吸收能量壮大自己是本能,只是每个星辰的承受力都不一样。星星属于那种得吞噬大量外来能量才能维持自身运转需要的存在,他的兄弟却相反,仅仅一点能量便能满足,还不贪多,只要够了就会停下。长此以往,星星的形态无比凝实,移动间充满了力量之感,他的兄弟却比他要小上了一大圈,黯淡毫无光泽。星星虽恼他“不思进取”,却也知道虽然他成长进度缓慢,实力可不见得没比自己差多少。

最后便是巨大的观念差异了。星星的性格十分跳脱,刚诞生没多久他就敢追着大星辰们跑,或者四处做恶作剧,把周围一干同胞搅得鸡犬不宁。他热爱修炼,二十分认真地渴望成为主星轨的一员,而非芸芸众星不起眼的那个点。他的兄弟则喜欢四处游荡,听各种传说和故事,或欣赏不同的风景,他并非不修炼,却根本是随遇而安,做不做全看心情。故而大半的时间他们谁也见不到谁,忙自己的事情忙得不亦乐乎。


“我刚刚经过的地方有一处超漂亮的精致,我们一起去看吧!”

“哇——好像很有趣耶!快点带路!”

“听我说听我说,那边的星星运行的轨道正好组成了一条光带,非常壮观。你也一起……”

“我正在修炼呢,才刚想明白一个地方,下次吧。”

“唔,今天也不能一起去玩对吧?是这样的,最近我听见他们都在说名字的事情,于是就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你要我帮你也起一个吗?”

“不用,名字这种东西根本毫无意义,你是不是真的太闲了啊?”

“对不起……呃,你的成长速度这么快,真好。”

“是吗?我更羡慕你呢,一直以来都不需要吸收多少能量,所以才能长得如此小巧可爱啊。”

他们的关系就以这样的方式一步步往“恶劣”的情况发展,若非一个毫无所觉、一个混不在意,保不准早就相看两厌了。


星星去挑战主星轨的时候,硬拽上了他已经更名为马修的兄弟。

并非星星需要有人给他壮胆,而是双星本就不能离开太远,且万万没有各方面都有所关联的两颗星辰一个去了主星轨,一个还留在宇宙外围的道理。

“你说的好像一定能进去似的。”马修晃了晃他……透明金的身体,无法理解这种过盛的自信从何而来。

“这不是肯定的事情吗?我是谁啊!有我这样的英雄做兄弟,你只要乖乖沾光就好啦!”

星星的豪言壮语甫一接触到主星轨外的能量流,就跟吹胀的气球似的,砰得爆开了。

“我们得离开!我们现在的水平或许撑不过去!”马修提高了嗓音。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星星一咬牙,拖着他的兄弟就一头扎了进去。

铺天盖地的能量流将他们覆盖在了其中,星空化作了愤怒的野兽,它张开獠牙,欲要狠狠惩罚两颗不自量力想踏入不该涉足领域的年幼星辰。

“你这个笨蛋!”马修愤怒地尖叫道,他的声音被能量流冲得支离破碎,“你总是这样!胆大妄为、毛毛糙糙、做事冲动、易怒好斗、吵闹、神经粗、满脑子不切实际的奇思妙想!”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功夫骂我?!想是这么想,星星还是被这一番一针见血的数落折腾得连光泽都黯淡下来。批评他可能会给他的兄弟带来什么特殊的成就感以达成转移注意力解压的效果——他完全可以谅解,平心而论,以前他对他兄弟的评价也不见得比这些好听多少——但在这种艰难的时候突然得知平素一声不吭的兄弟对自己有这么多怨言,对一贯自信的他来说仍是个不小的打击。

很长一段时间内兄弟俩谁都没有说话,似乎都在全力抵抗主星轨的能量冲击。

“但是,”马修的声音再次响起时更模糊了,不仔细听根本分辨不出他在说什么,“你勇敢、你努力,我的兄弟,你有着我永远无法理解的远大志向,你胸怀装着整个宇宙……所以,别为了任何事物停下你的脚步。”

身为双星,星星所能感受到的,他的兄弟绝对一份不落,被主星轨愈来愈强盛的能量冲击得浑浑噩噩的他还没思考出来这样的打击下马修哪来的精神说这么多奇怪的话,心中就陡然生出了不详预感。

———不!!!!

那一刹那的时间在他面前被无限延长,星星茫然地注视着他兄弟的身体毫无预兆地爆裂开来,不消片刻便化作了苍茫宇宙中再普通不过的尘埃。与他血脉相连的那份力量还停留在半空,它颤动了会儿,仿佛找到了目标一般,径自化作一道汹涌的水流,自上而下猛然冲入了他的身体。

他那总是没什么主见、只要能安稳生活就已经满足、存在感微弱的兄弟,在进入主星轨被能量侵入的那一刻便判断出了情况危急,用一种难以想象竟存在于他身上的果决第一时间斩断了自他们诞生起就不曾断裂的双星连接,他以为共享的能量流冲击,其实已经是经过重重过滤后的残余。毫不犹豫地做下这些的他,在生命的最后,还一举凝出了自己的星核,靠着其间残存的意识指挥着它主动与他的兄弟合二为一。

新生的星核中外来的那一部分力量在星星莫须有的“经脉血液”中沸腾了片刻,便重新归于一片死寂。

可他却明显感到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感到他的灵魂终于完整,他站在了更高的地方俯瞰宇宙,他无数的同胞再无法带给他任何压力,因为他挥手间就可以裁决它们的生死。

他进入了主星轨。

这是历史上没有任何一对双星成功进入的地方。

只因双星存在本身就是割裂了一份力量,将其划给了两个意识,从一开始,就注定无法双双承受主星轨的考验。

他从天空降落,无垠的草原将他包围,这里是星辰的墓场,也是一切初始之地。

无暇顾忌新生的身体,他茫然地感应着,然而从诞生起就和他紧紧相连的那条力量纽带,却已经不复存在了。

“哇新来的小子,不错嘛让哥哥我好好看看……你是怎么通过考验的?你叫什么名字啊?……这,别不是个傻的吧?怎么不理人的?”一颗路过的大星辰显然对他这个年幼的新同胞很感兴趣,他抖了抖周身那跟亮光片般不知道除了好看还有什么作用的星尘,绕着他转了几圈,边转边喋喋不休。

依然沉浸在失去双生兄弟的惶然中的星星被“名字”这个词汇触动了什么,他金色的躯体闪烁了一下,终于有所反应,只见他毫无老老实实回答问题的意思,在大星辰期待的目光中,扭头就跑。有生以来第一次用双腿踏在实地上,他奔跑着,连耳畔的风都仿佛被他甩在了后头。

他的名字是……马修。这不是属于他的名字,却是他唯一铭记在心的名字。

他是主星轨上唯一的双星。

儿时幼稚的野心、梦想触碰到的权柄,如今已然触手可及。

他自由地奔跑着。

眼泪全融化在了风里。


此刻此刻,从那段过往中挣脱出来、曾为自己安上了属于兄弟称呼的星星怔怔地注视着那个苦思冥想试图为他起名字的人类,心中一直以来隐隐作痛着的那道伤口似乎终于开始有了愈合的迹象。

“有了!就叫你阿尔弗雷德吧!你觉得怎么样?”绿眼睛的男孩像完成了什么大事,他高兴地敲了敲掌心,然后情不自禁地伸手揉了揉星星的头发。从初见开始,他似乎就特别喜欢这样做。

“啊……你是不满意这个名字吗?”见眼前的星星毫无反应,亚瑟的笑容垮了下去,几乎可以说是窘迫地垂下了头。

星星,不,阿尔弗雷德摇了摇头,他一把握住了亚瑟在他头上作怪的手,那郑重的模样仿佛是握住了整个世界。

“我很喜欢。”

“其实就算你说不喜欢也没什么的……”亚瑟偏过有些泛红的脸颊,还没来得及别扭几句,神色就变了,“你干什么?!”

阿尔弗雷德朝他狡黠地一挑眉,手上稍稍用力,就将亚瑟整个人抛入了半空之中,在他即将落地前又稳稳地接住了他。如此玩了几番,亚瑟惊魂未定,还不待站稳就愤怒地指着阿尔弗雷德开始了不痛不痒的咒骂,而被指责的对象则快乐地咧开嘴大笑起来,如释重负的笑声中,他望着亚瑟的眼瞳明亮,似盛了一道浩渺星河。


——“有朝一日,当你成为主星轨的一员,这世间便会应运而生一个与你灵魂相连的人类……”

那是他涉猎甚广的兄弟曾告诉他的故事,后半段具体说了什么他已经记不清晰,只记得他当时随口一句“哦,强制包办婚姻啊”的评论把他的兄弟气得不清。不过光这仅有的信息已经足够了。

从星辰的絮语中听到了那个人类的名字开始,我日复一日想象着,直到他出现在我的面前,那灿金的发丝,那粗犷的眉毛,那所有情绪全一览无余的绿眼睛,那奋不顾身挡在他面前的幼小身影,那被悄悄掩藏起来的温柔心灵,比我设想的任何一种模样都要美好。

看见了吗兄弟?

我已经握住了他的手。

而他赋予了我全新的名字。

灵魂相连……我至今也不明白这究竟代表了什么。

我唯一清楚的是——

从今往后,无论将遭遇到什么,我不会再孤单了。

因他将与我同在。



TBC



PS:

按年龄来看,本文应该算是若米遇见子英,然而我似乎还是没有摆脱国设米英的年下感。

PPS:

给马修安排了这样的戏份其实很难过……QwQ 他还会有出场机会的,大概……

PPPS:

写架空真的是放飞自我,是和天文学无关的纯玄幻,本篇为神志不清的修仙产物,待改。

如果觉得角色有ooc请务必告诉我_(:з」∠)_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