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幸运S+

美漫粉/古龙迷/Priest吹/APH不毕业/盗笔推
男神吴邪/费渡/带土/美队,女神贞德
挚爱APH新大陆家族
惯性挖坑,填坑艰难
不擅回复评论,但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我吃的CP随便逆无所谓,但洁癖严重,不要拆,拆了会死。
以下是本命级CP墙头:
欧美:盾铁(漫画)、超蝙、SD(SPN)、德哈
日漫:米英、带卡、法贞
国产:瓶邪、靖苏、伞修、双关

【北米亲情向 & 米英】有弟如此(3:改变)

* 前篇戳:(1)(2)

* 马修中心,国设史向

* 北米亲情向 & 米英CP向

* 有引用漫画台词,以#标示

* 有许多对角色的个人理解


马修 to 阿尔弗雷德:

“最近这阵子,我突然怀念起当初那段时光。那时候你会和亚瑟先生一起吃着我看到都要吓一跳的东西。你喜欢玩,热衷于打架,很长一段时间最大的烦恼大概只有如何欺负我如何留亚瑟先生待得更久一点……是什么时候开始,你变了呢?又是什么迫使你改变了?你认为你正在做正确的事吗?你喜欢现在的这个自己吗?

阿尔弗雷德 to 马修:

“看起来很有趣的样子,不过你是哪位来着?”

马修 to 阿尔弗雷德:

“不想回答就别回答!连收信人的名字地址都是你手写的情况下,就别开这样的玩笑了!”

阿尔弗雷德 to 马修:

“……”(一片空白)


其三:改变

从甲板踏上陆地的那刻,马修的头开始嗡嗡作响,所幸一个踉跄栽倒在地前,后头跟着的加/拿/大小青年眼已经疾手快地扶住了他。

“谢谢,我只是……”马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下一刻却僵住笑容,脸上泛出几丝青白色。

小青年很及时地别过了脸,贴心地不去看马修匆匆走出几步便开始大吐特吐的惨状。

“我……”已经拥有少年身型的加/拿/大意识体站在海风中,显得格外苍白和单薄。

“这是正常的现象,加/拿/大先生,只是您不习惯于长时间的海上航行而已。”

“我们这一程花了多久才横跨大西洋?”

“约两个月,先生。这已经是目前我们掌握的速度最快的航道,以及航速最高的风帆船。”

“什么?已经这么久了!”晕船晕得已经模糊了时间概念的马修很是震惊,然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捧起手中的熊,“阿尔弗雷德曾经跟我炫耀英/国先生一年去看了他多少次来着?”

“四次。”熊先生肯定地点点头。

“那英/国先生一年是有八个月都在海上飘着吗!那家伙……又欺负我不懂!在这种事情上夸张根本一点意义都没有,对吧,熊二郎?”

“谁?”

“……加/拿/大呀。”

到达英/国的第一天,便在各种毫无意义的事项中结束了。


第二天。

“熊五郎先生,你说英/国先生会不会见我?”

“熊吉先生,你说英/国先生会不会看到我的脸就揍上来?我长得和阿尔弗雷德……”

“熊先生,你说我应该如何开口说明我的来意?”

“熊二郎先生……”

“要撞到门了哦。”

“呜哇——”

英/国大宅外墙前看守的士兵拎起一头撞在门上的少年,在看清他脸的那刻一个脱手把他砸在了地上。

“新/英/格/兰!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不是!”

“英/格/兰先生不会见你的,请回吧!”

“不,听我解释!我是加/拿/大啊!”


一小时后。

“还没见到英/国就失败了呢。”熊先生伸出爪子拍了拍垂头丧气的马修。

“我和他就这么像吗?”马修一脸无奈,“明明差别那么大,怎么所有人都看不出来呢?”


两小时后。

“都没人注意到我呢。”马修站在宅子门外微笑着,细看这笑容却十分勉强。只要不做出撞门的举动,避开外墙的守卫意外的毫无难度。

“这是好事,马修。”熊先生悄悄地说。

“熊二郎先生,你刚刚有说什么吗?”


三小时后。

亚瑟拉开门,居高临下地看着蹲在门口不敢敲门的马修:“你还要在门口待多久?”

“对不起!英/国先生!”

“……我还什么都没说,你是道个什么歉啊?”


真正来到英/国家中,马修才察觉自己的一时冲动让自己尝到了怎样的恶果。他本以为此刻的亚瑟一定会很难过,也许会坐在一大叠来自13殖民地的消息中间,气愤地咒骂他那位叛逆的兄弟。谁想英/国的家中正放着轻松愉快的音乐,他本人刚刚泡完一壶红茶,手中的书本也才翻开扉页,给马修开了个门的工夫如同按下了暂停,他坐回去的那刻,这充满生活气息的画面就继续流动起来

等等,那他是怎么知道我在门外的?马修惊恐地想。继续思考这个似乎是件很可怕的事情,于是马修当机立断掐掉了这个念头。

金发绿眼的青年在书页间观察了忐忑不安的少年一会儿,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主动开了口。

“你是为阿尔弗雷德来的吗?”

“是,”马修点了点头,过一会儿又添上了一句,“不全是。”

“如果你以加/拿/大的身份递交与我会面的申请,很快就能拿到我上司的批准,何必这么偷偷摸……小心谨慎?”

“英/国先生说笑了,最近这段时间,我也是您应该警惕的对象呢——那个,阿尔弗雷德来找过我了。”马修注意到亚瑟拿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他咬了咬牙,继续叙说。


#“加/拿/大……我要从英/国那边独立了,你有什么打算?”# 阿尔弗雷德脸上遍布着擦伤和创口,马修情不自禁地想象着那些都是因为什么。

#“你无论如何也要独立吗?!认真的?!”# 他这样问着,心里早就清楚他的兄弟认真得不能再认真。

#“我们已经能够靠自己的力量前进,我觉得不能再继续以殖民地身份走下去了。”# 以前马修很少看见阿尔弗雷德情绪这么激动的样子,但近来他觉得见到的次数越来越多,每一次都让他感到十分不安,尤其是这一次,字字句句清楚得不含任何歧义,他在他弟弟的眼睛里看到了不顾一切的决心和信念,那是他一直以来都缺少的部分。

#“加拿大!你也同意我的看法对吧!?”#

#“嗯……对……”# 不管怎么想,先敷衍总是对的。


亚瑟握着茶杯的手攥得更紧了,他闭上了双眼,呼吸有些急促,似乎在细细消化这个信息。

马修没有打扰他的思考。无论之前阿尔弗雷德做了些什么,都不会比“独立”这两个字更能给予亚瑟打击。马修不愿意伤害亚瑟,尤其是用阿尔弗雷德来伤害亚瑟这种事情,即使是他,也只能驻足门前,犹豫着直到一切避无可避。

“那么,马修,”亚瑟深呼了一口气,绿色的双眼似乎在短短的片刻就被蒙上了一层阴霾,他看向面前的加/拿/大意识体,距离上一次见面不算太久,他已经从原本那个始终长不大的孩子长成了一个少年,这多多少少意味着他终于能以自己领土的角度和更复杂的政治眼光来看待问题,就像……当初的阿尔弗雷德。这个孩子又是因为什么契机呢,是为了帮助他的兄弟吗?“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呢?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即使你最终选择了站在你兄弟那一边,我也不会怪你。”


“这正是我今天来见您的主要原因,”马修站起身,向亚瑟满含敬意的鞠了一躬,“阿尔弗雷德告诉了我他希望独立的原因……唔,不是全部,但也有相当一部分我相信他说的确实是实话。我将它们都写了下来,希望您能认真看完。”

亚瑟打开了马修递过来的纸张。

“他想要得到政治的地位,想要得到您议院的决策席位,而您非常坚决地拒绝了他。”

——开玩笑,如果有了这个先河,我的殖民地一个个的决策权加起来可以直接把我架空。

“他想要扩张领土,合并包括我在内的的其它殖民地,而您断绝了他前进的路。”

——我只给你这样的优待,你要我赔去无数的钱财,去养活比我本土大太多的地域里所有的人吗?

“您让他从免税到要交纳税收,让他的全部民众都产生了不满。”

——那只有我自己的民众需要交纳的五分之一而已!

…………

马修凝视着亚瑟一条一条看下去后皱得越来越紧的眉头和逐渐被怒火充斥的神情,一种汹涌而来的悲伤几乎将他淹没。

他突然怀念起很多年前,他们两兄弟在青翠的草地上,一人枕着亚瑟的一条腿,在亚瑟的歌声中渐渐安睡的那一幕。他知道无论过去多久,无论他对他们两个的想法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产生多少改变,总有些永远不会变的东西在激励着他始终如一。


“他想要和你平起平坐,他也自信他能做到这一点。”

——……

亚瑟猛地抬起头,注意到马修的视线正略过他通红的眼角,连忙掩饰性地轻揉了几下。


然后他听到这个始终温和得好像没有脾气的孩子说——


“我爱我的兄弟,英/国先生。”


“但我选择为您而战。”



阿尔弗雷德 to 马修:

“这不是改变……从一开始,我和他就是不一样的。”



TBC



注:此篇马修相关的事件指:美/国在独立前,北美13州举行的大陆会议中,提出希望加入“反叛”的殖民地越多越好。既然《魁北克法案》绝了他们西进的可能,那么就想方设法让加/拿/大的魁北克(包含了今日的安/大/略和魁/北/克)、纽/芬/兰、爱德华王/子/岛等殖民地一起独立。历史事件冰冷无情,但这里我想表达的是阿尔的想法更多还是在独立前寻求一份来自兄弟的支持,哪怕先前他一直对于不能得到加/拿/大的领土忿忿不平。自然地契合了漫画里去找马修告知他自己要独立的这段情节。当然最后,这份努力是失败的。不仅加/拿/大本身经济的依存性和各方面原因让他离不开英/国,马修的忠诚也最终让他捍卫了自己最初的誓言,选择守护这位没有亲缘的家人。

注2:本篇提到的阿米独立的理由,以亚瑟的视角看自然是“无理取闹”,但从阿米的视角来看,就又是另一种样子了,这个在以后会说明。


PS:啊,好想立刻快进到米英谈恋爱(x

PPS:来点评论吧,“已阅”都行(x


评论(12)

热度(81)